<div id="oh8lq"><tr id="oh8lq"></tr></div>
              1. <dd id="oh8lq"></dd>

                  男人愛不愛你,就看這3個問題他怎么回答…

                  荔枝小說 荔枝小說

                  霸道老公輕點寵


                  空蕩寂靜的走廊響起一陣突兀的腳步聲,高跟鞋與地面碰撞的聲響顯得格外刺耳。


                  林薈心手撐在墻壁上一步步的向前挪動,她高挑的身材套在一件黑白相間的酒侍服裝內,幽冷的藍紫色壁燈在她眼中越發模糊,仿佛下一秒就要一頭栽倒一樣。


                  樓底下的酒會依舊在繼續,被人灌了不少酒的她跑到二樓想找個房間休息一下。


                  正前方的拐角處忽然閃過一束身影,她半夢半醒的腦袋停頓了片刻,猛地想起那張面孔不正是自己今天要找的人?


                  伸手摸了摸藏在衣服里的相機,她加快步伐跟了上去。


                  “我在樓上休息一會就沒事了,你不用過來。”男人低啞的聲音在走廊里回響。


                  林薈心待對方一只腳踏入房門的一瞬間抓住機會,舉起微型相機對著他的身影一陣猛拍,可喝醉酒的她居然忘記了關閃光燈,“咔嚓”聲響起,二人的身影都頓在了原地!


                  男人高大的身軀緩緩轉過來,棱角分明的側臉被燈光襯得格外陰沉,銳利的目光很快鎖定在她身上。


                  “你,是什么人?”


                  這一聲質問讓聽的人冷到了骨子里。


                  林薈心反應慢半拍的愣了楞,收回相機轉身就逃,可他卻搶先一步抓住了她的衣襟,居高臨下的打量起眼前的人來。


                  女人一頭微卷的棕發扎在腦后,小巧的瓜子臉上皮膚白嫩,透著酒紅。一雙睜大的眼睛仿佛染上了一層薄霧般,迷離又醉人。


                  他臉上原本的陰寒在看清她模樣之后收斂了幾分,只是語氣依然冰冷,“干什么的?娛樂記者?打扮成這副模樣倒是很敬業啊?”


                  林薈心此刻只想著如何脫身,對他的問題充耳不聞,使勁掙扎起來,“你放開我!信不信我報警了!”


                  這男人叫凌寒曜,近年來在商場崛起迅速,據說暗地里的手段非常殘忍可怕,曾有人拿著證據想要舉報他,結果連人帶證據全都消失不見了。


                  不過也正是因為他名聲如此,她才非要調查個清楚不可!


                  “報警?”凌寒曜仿佛聽到了笑話一樣,薄唇輕輕勾起一抹諷刺,“這位小姐你可弄清楚了,現在是你偷拍我在先,還想惡人先告狀?”


                  林薈心一時語塞,找借口道,“我、我只是隨便拍幾張照片而已,有誰規定酒店不準拍照片嗎?”


                  推搡之間,凌寒曜嗅到了她身上那股濃郁的酒氣,恰到好處的把他體內那股邪火也給勾上來了。


                  幽邃的目光在她身上游走片刻,凌寒曜反而將她箍的更緊,修長的食指挑起她精巧的下巴,低下頭,呵出的氣息如火,在她嫩滑的脖頸留下一片緋紅。


                  “是誰派你來的,嗯?是金家的人么?那位金大小姐自己獻殷勤不成,就把你給派來了?”


                  這女人既然喝了這么多酒,就應該不是仇家的人。


                  而想要討好他的人里面,就屬金氏集團的可能性最大了。


                  “不過仔細看看,確實比那個大小姐模樣好看一點……”凌寒曜略帶輕浮的輕笑著。


                  “你在胡說八道什么!什么大小姐?趕緊放開我!”平時理智的林薈心此時已經完全失去了方寸,她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這算什么?調戲嗎?


                  她想逃,可這混蛋的力氣大得驚人,她拼盡全力也只能在他懷里動彈兩下。


                  凌寒曜冷峻的目光停留在她臉上,流轉了一會,竟“嗤”地一聲笑了出來,輕勾的唇角透著罌粟花般的蠱惑,“脾氣還挺硬,是為了引起我的興趣么……倒是挺對我胃口,不管你是誰送來的,這份禮物……我收下了。”


                  話音剛落,林薈心還未來得及去參透他話中的含義,下一秒自己的身體便被對方橫抱而起,在她驚呼聲剛剛喊出嗓子的時刻,房間大門應聲緊閉……


                  再次醒過來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


                  昨夜的狂風暴雨到現在只剩下絲絲綿綿的細雨,窗簾半敞,冷風灌進屋子里。


                  林薈心幾乎被抽掉了半條命,輕輕一動便牽扯著全身跟著疼。


                  她咬著牙坐起來,低頭看著身上手臂四處可見的淤青與紅印,腦海里又回憶起了昨夜的事情,屈辱與慌張夾雜著怨憤將她瘦小的身軀包裹。


                  一側大門就此打開,一陣熱騰騰的氣霧之后,凌寒曜的身影出現在她面前。穿著浴袍的他胸口隱約可見緋色肌膚上掛著幾滴晶瑩的水珠,脖子上殘留著她昨日抓咬過的痕跡。

                     

                        

                  凌寒曜與林薈心還之間會發生怎樣的故事

                  未完待續 

                  推薦
                  福建省彩票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