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h8lq"><tr id="oh8lq"></tr></div>
              1. <dd id="oh8lq"></dd>

                  男人再怎么“寵你”,也絕不會忍受你這幾種行為…

                  荔枝小說 荔枝小說

                  愛你在婚姻之外



                  豪華的別墅酒店。

                   

                  年輕俊美的男人剛剛從浴室里洗澡出來,健碩的腰身只圍著一條浴巾,充滿了力與美的身軀,仿佛西方阿波羅臨世。

                   

                  “該死的。”一聲低咒,男人低下頭,看著自已身上的反應,一臉煩燥懊惱。

                   

                  他拿起手機,拔通了助手的電話,“給我找個干凈的女人進來。”

                   

                  “少爺,怎么今晚有興趣了?”

                   

                  “在酒會上喝錯了東西,快點。”低沉的聲線已經不奈煩了。

                   

                  “好的,馬上。”

                   

                  一處景觀燈的牌子面前,穿著清涼的女孩抬起頭,看著那蛇線一樣的線路圖,感到相當的無語。

                   

                  明明就是來旅個游的,竟然迷路了。

                   

                  更可氣的是,她手機沒電,半路連一個鬼影都沒有看見。

                   

                  她并不知道自已走進了豪華私人別墅區。

                   

                  她只能繼續選了一條路往前面走,終于,一座在夜色下金壁輝煌的大別墅出現了,她心頭一喜,這下有救了。

                   

                  雖然這棟別墅看起來高端大氣,可是,為了能勝利回到她的酒店,她不得不冒險進去了。

                   

                  她按了門鈴。

                   

                  門拍噠一聲開了。

                   

                  她怔了一下,感覺這個開門的主人太給面子了。

                   

                  邁進宛如宮殿一般奢華奪目的大廳,唐思雨朝安靜大廳尋問一聲,“有人嗎?”

                   

                  沒有人回答她,不可能啊!開了燈,而且又明顯給她開了門,這別墅里一定有人吧!

                   

                  難道是在樓上?

                   

                  唐思雨一步一步邁上去,她看見了那一間開著燈的主臥室方向,她咽了咽口水,心弦緊繃,緊張得她直咽口水。

                   

                  她已經迷路半個小時了,再不找到個人問一下路,她今晚就得在露天里過夜了。

                   

                  “那個……有人在嗎?”她一邊英文問,一邊邁進了半開的臥室大門。

                   

                  倏地。

                   

                  一道強勢的力量猛然扯過她的手腕,她整個人被扯進了房間。

                   

                  而下一秒,臥室里的燈熄滅了。

                   

                  “啊……什么人,你要干什么?”唐思雨驚慌的尖叫出聲,以中文尋問。

                   

                  “閉嘴。”男人粗啞的嗓音冷酷響起。

                   

                  男人說得是中文。

                   

                  “你為什么要關燈啊?”唐思雨又極度驚慌的尋問一聲,難道遇上變態殺人狂了?想要殺她?

                   

                  “我不想看見你的樣子。”男人森冷又嫌棄的口氣。

                   

                  男人明顯把她當成了助理送上門的那個泄火女人。

                   

                  唐思雨驚恐失措間,身子被男人攔腰抱起,狠狠的扔在了床上,再一次的尖叫,唐思雨暈頭目眩,男人俊挺健碩的身軀直欺而下。

                   

                  “啊……”唐思雨拼命推他,“混蛋,你放開我……唔……”

                   

                  她的尖叫和驚恐下一秒被男人強勢霸道的堵住,她張開的唇舌,更方便了男人的侵犯。

                   

                  因為這個男人最討厭呱噪又不聽話的女人。

                   

                  即然是送上門的玩物,她還有什么資格拒絕他?錢也不會少給她一分。

                   

                  只是,這個隨便找來的女孩,氣息竟該死的香甜,令他原本有些厭煩的情緒,變得貪嘍起來,不停的想要探索更多。

                   

                  唐思雨瞠大著眼,小手奮力的推開欺在身上的男人,可是無果……

                   

                  一股直達深身的劇疼攫住她,她在他的深吻里嗚咽的哭了出來,眼淚如斷珠一般從眼角滾落。

                   

                  黑暗中,她看不出這個男人的長相,她唯一能感覺到的只是他非常強悍健碩的身軀。

                   

                  他身上濃烈的荷爾蒙氣息,以及爆發的力量。

                   

                  令她驚恐,不安。

                   

                  她預感這會是一個凄慘無比的夜晚。

                   

                  這是她結婚前的一次旅行,沒想到,卻失了清白。

                   

                  當另一個小姐剛進大廳,就聽見樓上女孩破碎的低泣聲,伴隨著男人狂野的低喘,她立即嚇得轉身離開。

                   

                  這一夜。

                   

                  水藍色的大床上,顛鸞倒鳳。

                   

                  在他進入浴室的時候,出來,床上剛才還累暈的女孩,竟然識趣的離開了,從頭到尾,他都沒有看清楚那個女人長什么樣子。

                   

                  不過,他也不想看,只不過是解決需要的工具,看了也煩心。

                   

                  就在他掀開床準備睡覺時,倏地,床上那一抹紅色令他震驚了幾秒,他早就吩咐助理要干凈的,果然,夠干凈。

                   

                  三天后。

                   

                  在天灰蒙蒙的機場里,唐思雨打著的士,心情慌亂,的士司機問她要去哪!

                   

                  她隨口就說了未婚夫慕飛的地址。

                   

                  那天晚上的事情,宛如惡夢一樣緊緊的糾纏著她。

                   

                  她不知道一會兒見到慕飛,她要說什么,她要怎么說,可是,她就是想見他。

                   

                  因為一個星期之后,就是他們的婚禮了。

                   

                  她到達別墅,才不過是早上七點左右,她想,慕飛最近公司忙,一定累壞了。

                   

                  她輕輕的按開了一則小門的秘密,輕輕的走進去,把行禮箱放到大廳門口,她就一步一步邁步上樓。

                   

                  她累了,累極了,她很想撲進慕飛的懷里去哭一頓。

                   

                  她輕輕的推開了主臥室的房門,她期望著看見慕飛熟睡的臉。

                   

                  然而,出現在她眼簾的……

                   

                  卻是令她憤怒崩潰的一幕,她的未婚夫摟著一個赤身的女孩,而這個女孩不是別人,是她同父異母只小她一歲的妹妹唐詩詩,兩個人似乎共度了瘋狂一夜。

                   

                  床下凌亂的衣服和空氣里惡心的味道,令唐思雨捂緊了嘴巴,只有瞪大的一雙眼睛。

                   

                  她幾乎奪門而出。

                   

                  一個星期后的婚禮,她發了一條信息給家人,慕飛,她單方面宣布取消婚禮之后,她玩失蹤。

                   

                  五年后。

                   

                  機場大廳,一個身穿純白色時尚一步裙的女孩,手里牽著一個及腰的可愛小男孩步伐從容的邁出來。

                   

                  女孩秀雅中透著一抹古典氣息,肌膚嬌嫩,神若秋水,姿態悠閑,她一雙清澈似水的眼眸落在身邊小男孩的身上,說不盡的溫柔。

                   

                  她已然成為人群里的焦點,然而,她牽著的小男孩,更是承包了四周旅客的目光,一身帥氣的黑色衛衣,配上酷酷的深色牛仔褲,灰色小球鞋,一張鵝蛋小臉,五官深刻立體,膚色白嫩細膩,濃密的柔軟黑發覆蓋著他潔白飽滿的小額頭,小小年紀,竟宛如T臺上最惹眼的小模特。

                   

                  明明只有四歲的孩子,顧盼間流露出了自骨子里散發的貴氣。

                   

                  “媽咪,外公真得會喜歡我嗎?”小家伙抬頭看向媽咪,對于從未見過面的外公,他一臉好奇。

                   

                  “會的。”唐思雨低笑著撫摸著兒子的小腦勺。

                   

                  當年,她只字不語,只是堅定的退了那場婚禮,唐慕兩家百年世交的關系,弄得非常尷尬,父親當時生氣之極,氣得一年都沒有跟她說話,而她生下孩子之后,他更是滿心失望。

                   

                  在繼母和繼妹和他的耳邊吹冷風,她和父親的關系僵硬之極,以為她是生活混亂,不知檢點的人。

                   

                  她這一走,就是五年不曾回家,只是,時間讓他對她這個女兒開始寬容了,她也會不時的發一些自已和孩子的照片給他。

                   

                  三天前,他生了一場病,他主動打電話給她,讓她回國,并帶上他的外孫子過來給他看看。

                   

                  五年的國外生活,也令唐思雨對五年前的種種忘斷,如今,她的生命里,只有這個小家伙的世界,那些前塵舊怨,她已經不想理會。

                   

                  的士從機場一路駛回了唐宅。

                   

                  站在唐宅豪華的大門口,唐思雨微微嘆了一口氣,這個家自從母親離世之后,就再也不完整了。

                   

                  邱琳帶著她的女兒堂而皇之的住進來,而父親在和母親結婚之后,在外養育私生女的消息也在三個月之后爆露了出來。

                   

                  她恨過,掙扎過,但母親離開了,她做為女兒的,也只能默然接受這個事實。

                   

                  只是,這個家,她漸漸的成了外人。

                   

                  “媽咪……你在想什么?”身邊,稚嫩的男聲尋問。

                   

                  唐思雨把思緒拉回來,抿唇一笑,蹬下身給兒子整理了一下兜帽,“一會兒要記得叫人知道嗎?”

                   

                  “嗯!我知道。”小家伙彎唇一笑,兩顆星辰般的大眼睛,美得令人屏息。

                   

                  自從生下這個兒子之后,唐思雨才對那個混蛋的怨氣扔開了,兒子越來越好看,可五官輪廓竟不像她,這令她很無語。

                   

                  不管怎么樣,孩子屬于她一個人的,但那個天殺的混蛋,她這輩子都不想再遇到。

                   

                  唐思雨起身,按了門鈴,沒一會兒,開門的傭人驚喜道,“大小姐,你終于回來了,喲!這是小少爺吧!長得真好看。”

                   

                  “我爸在家嗎?”

                   

                  “在!夫人和二小姐也在……”傭人后面的笑容有些僵硬。

                   

                  唐思雨已經對這這對母女的存在,不會在意了,她只是帶兒子回來看父親的。

                   

                  唐思雨牽著小家伙一路走到大廳門口,大廳里的沙發上,她的父親唐雄正在泡茶,抬頭看見走進來的一對母女,趕緊放下茶杯起身。

                   

                  “爸,我回來了。”唐思雨趕緊喚他一聲,因為她是女兒,必須先放下之前的成見。

                   

                  “哎!回來就好。”唐雄看著越來越漂亮的大女兒,他的目光微微落在她身邊的小男孩身上。

                   

                  在照片里,已經知道他這個外孫長相了,但是,活生生的看著這么一個可愛又帥氣的小孫兒,他的心還是蕩起了一抹激動,“你就是小熙吧!”

                   

                  “外公你好。”唐以熙彎了一下身,十分禮貌的喊他。

                   

                  “哎……來,過來讓外公好好看看。”唐雄的心一下子給喊化了。

                   

                  小家伙立即投身到唐雄的懷里,唐雄把他抱了一下,立即仔細的打量著小家伙,然后,硬是得意的挑了一下眉,“這孩子眉毛像我。”

                   

                  唐思雨暗暗無語,看了一眼父親的眉毛,再看看兒子的,哪里像了?不過,這一幕,令她的嘴角不由的彎了起來。

                   

                  爸爸喜歡兒子,這是她最開心的事情。

                   

                  而就在二樓的欄桿面前,一對母女看著這一幕,相視一眼,眼神里都劃過一抹怨恨和懊惱,邱琳勾唇不悅暗哼,一個外面私生的孩子,竟然得老公如此的喜愛。

                   

                  “喲!這就回來了,還以為你要下午到呢!”邱琳一邊下樓,一邊假腥腥的裝著熱情。

                   

                  “阿姨!”唐思雨淡淡的朝她喚了一聲,再略過唐依依的面容,她眼底的色彩更加淡然。

                   

                  “這孩子真可愛,長得也帥氣。”邱琳自然不能在老公面前,失了女主人的風采,當她坐下來,伸手拉小家伙的時候,唐思雨的心弦立即繃緊了,生怕邱琳會在暗中對兒子做什么。

                   

                  必竟,這對母女有多討厭她,她可是清楚的很。

                   

                  “姐姐。”唐依依笑得得意的走到她的身邊,“好久不見了。”

                   

                  唐思雨扭開了頭,不想看見她,五年前,她赤身和未婚夫相擁的畫面,還是在某些時刻刺傷她的心。

                   

                  她和慕飛從小青梅竹馬,感情深厚,她恨慕飛,也恨這個沒有底線可恥的妹妹,再長久的感情,也敵不過新鮮兩個字吧!

                   

                  那一年,她連受兩種傷害,清白被毀,未婚夫背叛,她算是看透了,世界上沒有一個好男人。

                   

                  “小琳,去收拾下客房,讓思雨母子住下來。”

                   

                  “不用了,爸,我打算帶著小熙去我好朋友家里住。”

                   

                  “有家不住,怎么去麻煩別人?”

                   

                  “她是我最要好的姐妹。”唐思雨堅持,因為她不放心兒子住在這個家,這對母女可不是省油的燈,父親這么喜歡小熙,這意味著,已經成了她們的心頭刺。

                   

                  “外公,那是我干媽的家,我也很想見干媽。”小家伙也替母親說話。

                   

                  “好吧!隨你們吧!”唐雄不爭了,然后他起身牽著小家伙道,“陪外公去花園里走走。”

                   

                  小家伙立即笑起來,牽著他的手,唐雄一直鐵石心腸的心,也被小家伙那笑容給暖化了。

                   

                  看來,這些年是他虧欠了女兒和這個孫子了,再怎么說,這個孩子的身上也是留著他唐家的血脈。

                   

                  唐思雨沒有跟著出去,父親想要和孫子享受一下天倫之樂,她去就不好了。

                   

                  “姐,怎么突然回來了?你不是在國外呆得很舒服嗎?”唐依依的嘲弄的聲音響起。

                   

                  “這是我的家,我為什么不能回來?”唐思雨冷冷的睨著她。

                   

                  邱琳有些驚訝的看著這個曾經離家出走的女孩,五年的時間,她似乎變了很多,雖然她這張臉蛋依然美得令她忌妒,但她身上的氣質更加迷人了,再看看女兒,雖然也不差,可和唐思雨站在一起,似乎就差了點什么。

                   

                  “我現在知道你為什么不和慕飛結婚了,算一下你兒子出生的日子 ,你早就背叛了他。”唐依依冷嘲熱諷起來。

                   

                  唐思雨已經不起提當年的事情,“對,你喜歡他,我讓給你。”

                   

                  “還真如你所愿,我已經是慕飛的女朋友了,我們近期就打算訂婚了。”唐依依得意之極的笑起來。

                   

                  唐思雨以為自已不會再為這個男人心疼,可是此刻,她感覺呼吸困難,心臟被一只手握緊了。

                   

                  她還是在意的,因為那個男人住在她的心里那么久,那么深愛過,五年的時間,還沒有抹去對他的感情。

                   

                  “你知道慕家現在的財富和地位吧!那可是你只能仰望的高度,而我就要成為人人羨慕的慕太太了。”唐依依笑得更加得意了。

                   

                  一旁邱琳假裝嗔惱的看了一眼女兒,“你和她說這么多干什么?現在慕家早就和她沒關系了,慕家對當年她逃婚的事情,還懷恨在心呢!”

                   

                  唐思雨看著這假腥腥的兩母女,言里話里都在炫耀著和慕家的關系,慕家,的確在全國數得上名的富豪家族,即便是唐家, 也不能與他匹敵。

                   

                  然而,慕家再有錢,和她有什么關系呢?

                   

                  “放心,我不會羨慕你的,你和慕飛好好結婚吧!我祝福你們就是。”唐思雨冷冷說這句話,完全像是詛咒的口吻。

                   

                  唐依依聽出來了,氣得臉色一變,“唐思雨,你別得意,等我嫁入慕家的時候,你就知道我會過得什么樣的生活了,你到時候,只怕忌妒得躲一旁去哭吧!”

                   

                  “不會有這么一天的。”唐思雨冷哼一聲。

                   

                  在大廳的門口后面,有一抹小身影氣得握緊著小拳頭,原本和唐雄去散步的,但是唐雄要接一個重要的電話,他就回來陪媽咪,哪里知道,竟然看見媽咪被這兩個女人欺負。

                   

                  小家伙咬了咬菲薄的唇瓣,腦海里出現了一個人,一個英雄一般的男人,那個人,就是他從未現身過的爹地。

                   

                  對,只要找到爹地,媽咪今后就不會再被任何人欺負了。

                   

                  小家伙的小拳頭緊緊的握住了,他必須要盡快找到爹地來保護媽咪。

                        

                  小家伙會找到自己的爹地嗎?

                  未完待續 

                  推薦
                  福建省彩票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