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h8lq"><tr id="oh8lq"></tr></div>
              1. <dd id="oh8lq"></dd>

                  现代诗投稿区:雕琢一块顽石

                  盒小说 盒小说





                  小孩


                  冰花的泪

                  缺了滚烫

                  那些许的温度

                  划伤那颤动的脸


                  晶莹的风情

                  温柔、轻抚这片婉转的?#33041;?/p>

                  带你入梦

                  潜入流年缠绵的天涯浪尖

                  回眸、风干的痕

                  飞舞满天还是柔柔的软

                  雪中伞、旋转雪躲沿

                  戏弄微澜

                  痴情的这片雪

                  落入唇边

                  含住这朵留下

                  融化永远


                  2019.1.4




                  雕刻家


                  烟雨江南


                  拿起锤子与凿子

                  他砸向自己

                  如同雕琢一块顽石

                  这必须经历流血、痛苦

                  积攒足够的坚定

                  来谋杀放弃。但他毫不犹豫

                  钢铁用硬溅起肉沫、骨渣

                  过程异常缓慢和剧烈

                  手心必须时刻保持干燥

                  保持稳定。他的眼睛

                  不能有一丝疏忽与畏惧

                  时间一口一口咀?#28010;?/p>

                  他穿梭于未知?#33080;?#32780;幽深的胃中

                  山楂红也红过了,候鸟飞也飞过了

                  他自春水中剪裁文理

                  从夏日浓翠提取向上的力

                  用这种力抵抗落叶颓唐

                  申请隆冬深处的冷肃与理智

                  站在檐下晶莹得赤裸裸的冰锥尖角

                  他缓缓,缓缓雕琢自己

                  如同雕琢漫长而精致的死亡

                  他必须剥出死亡的内核

                  重现?#25345;?#28040;亡,?#25345;质?#21435;

                  并于这种?#38180;?#28040;亡与逝去的颠沛流离中

                  一点一点提取出自己




                  下午的念头


                  来发叔


                  突然的念头

                  在整个下午燃烧

                  烧去从前

                  烧去将来

                  只剩下一件衣裳

                  火样的燃烧


                  整个下午,我在想

                  送你一件衣裳

                  没有布片

                  没有线缝

                  只有耀眼的光芒

                  穿在你身上




                  谁对我好

                    

                  文雨


                  ?#28572;?#24456;大

                  谁对我好

                  不是爱情

                  是我自己


                  是我的良心

                  我的真情

                  还有我的遮羞布




                  纪念日


                  来发叔


                  ?#31185;稹?#29942;中之花

                  在梦里谢了

                  初升的旭日

                  已被乌云遮盖

                  雨,开始在屋檐

                  滴着揪心的冷

                  桌上那首诗

                  滞留于昨夜的哭

                  无法完整


                  等待,也许要用去

                  我所有的光阴




                  七八岁,不快乐

                          

                  乔力


                  七八岁时的我,

                  在上二三年级,

                  ?#30422;?#22312;我5岁时,

                  把我送到小学,

                  想让我读一年级

                  然而我?#38180;?#26412;听不懂,

                  老师劝?#30422;?#26126;年再把我送来,

                  小学我没拿过奖状,

                  但是成绩都在前三,

                  亲哥小学时年年拿奖状,

                  拿奖励的日记本,

                  那时,

                  ?#30422;?#24635;善意的取笑我,

                  你看你哥,

                  再看看你,

                  她指了指那面贴了好些奖状的墙。


                  那些小学年年拿奖状的人,

                  你们如今是否已大展宏图。

                  我知道很多人已经泯然众人,

                  但至少我们还活着,

                  我们感受过青春期的?#28079;媯?/p>

                  感受过备战高考的流金岁月,

                  感受过大学四年的青春绽放,

                  感受过毕业季找不到工作的煎熬,

                  感受过你爱对方对方不爱你的心痛,

                  感受婚姻,

                  感受生育,

                  感受?#35828;街心輳?/p>

                  感受老有所乐,

                  感受儿孙绕膝。


                  而,

                  有这样一群孩子,

                  小到婴儿,

                  大到二十来岁,

                  被遗弃,

                  肢体畸形,

                  ?#36816;?#20260;,

                  兔唇,

                  那些疑难杂症,

                  都在他们身上,

                  他们的妈妈不急于送他们去上学,

                  他们的哥哥弟弟姐姐妹妹也不知道有他们,

                  他们有每天政府提供的儿童牛奶,

                  他们不用写永远也写不完的作业,

                  他们不知道中文之外还有西班牙语法语,

                  他们没见过真正的飞机,

                  他们不知?#36771;本?#22312;哪个方向,

                  他们的?#28572;?#23601;在他们能看到的?#22870;諞阅冢?/p>

                  甚至,

                  他们的?#28572;?#20165;仅就是他们此时的位置,

                  不能动,

                  动也要非常小心,


                  你会说他们苟?#30828;写?/p>

                  我认为这四个字太缺乏人性,

                  他们中会喊出声的会非常热情大声

                  并拖长长的音的喊你某某姐姐,某某哥哥,

                  他们每天都会在纸上涂抹他们认为的?#35272;鍪澜紓?/p>

                  纸是那么易碎,

                  纸是那么的不真实,

                  今天,

                  福利院的一个孩子走了,

                  七八岁,

                  前几天癫痫发作过,

                  今天120已把他还有体温的身体带走了,

                  他会去哪儿?

                  是他涂抹在纸上的?#28572;?#21527;?

                  是坐在了三亚飞往洛杉矶的飞机吗?

                  他过早的体验了人生的生死,

                  只记住了悲伤和离别,

                  却不曾拥有欢乐和归来。


                  备孕的准?#32844;?#20934;妈妈,

                  请不要吸烟酗酒吸毒长时间玩手机,

                  他们不该成为你不良习惯的牺牲品,

                  流产对女性和孩子都不好,

                  请为无辜的孩子负责,

                  我只愿生下来的都能拥有完整的人生体验,

                  而不是如我联合国副秘书长1943年出生?#21335;?#28207;的养父过早离世,

                  就像我1948年出生中央音乐学院鼓浪屿钢琴学校退休十年依然活跃在当地?#28382;?#30340;微信好友,

                  就像我1951年出生的微信好友老军长依然嗓音洪亮热情亲?#26657;?/p>

                  就像八十多岁依?#32531;?#25105;在2018年?#26412;?#31532;24届?#28572;?#21746;学大会?#20301;?#30340;老教授,

                  拥有完整的人生体验,

                  是多么宝贵的一件事。

                  七八岁的你,

                  不快乐。

                  命运如此不公,

                  竟让你如此在这人世走一遭,

                  愿你从此永远没有病痛。


                  2019.1.4








                  推荐
                  福建省彩票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