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h8lq"><tr id="oh8lq"></tr></div>
              1. <dd id="oh8lq"></dd>

                  現代詩投稿區:雕琢一塊頑石

                  盒小說 盒小說





                  小孩


                  冰花的淚

                  缺了滾燙

                  那些許的溫度

                  劃傷那顫動的臉


                  晶瑩的風情

                  溫柔、輕撫這片婉轉的心愿

                  帶你入夢

                  潛入流年纏綿的天涯浪尖

                  回眸、風干的痕

                  飛舞滿天還是柔柔的軟

                  雪中傘、旋轉雪躲沿

                  戲弄微瀾

                  癡情的這片雪

                  落入唇邊

                  含住這朵留下

                  融化永遠


                  2019.1.4




                  雕刻家


                  煙雨江南


                  拿起錘子與鑿子

                  他砸向自己

                  如同雕琢一塊頑石

                  這必須經歷流血、痛苦

                  積攢足夠的堅定

                  來謀殺放棄。但他毫不猶豫

                  鋼鐵用硬濺起肉沫、骨渣

                  過程異常緩慢和劇烈

                  手心必須時刻保持干燥

                  保持穩定。他的眼睛

                  不能有一絲疏忽與畏懼

                  時間一口一口咀嚼他

                  他穿梭于未知狹長而幽深的胃中

                  山楂紅也紅過了,候鳥飛也飛過了

                  他自春水中剪裁文理

                  從夏日濃翠提取向上的力

                  用這種力抵抗落葉頹唐

                  申請隆冬深處的冷肅與理智

                  站在檐下晶瑩得赤裸裸的冰錐尖角

                  他緩緩,緩緩雕琢自己

                  如同雕琢漫長而精致的死亡

                  他必須剝出死亡的內核

                  重現某種消亡,某種逝去

                  并于這種反復消亡與逝去的顛沛流離中

                  一點一點提取出自己




                  下午的念頭


                  來發叔


                  突然的念頭

                  在整個下午燃燒

                  燒去從前

                  燒去將來

                  只剩下一件衣裳

                  火樣的燃燒


                  整個下午,我在想

                  送你一件衣裳

                  沒有布片

                  沒有線縫

                  只有耀眼的光芒

                  穿在你身上




                  誰對我好

                    

                  文雨


                  世界很大

                  誰對我好

                  不是愛情

                  是我自己


                  是我的良心

                  我的真情

                  還有我的遮羞布




                  紀念日


                  來發叔


                  晨起。瓶中之花

                  在夢里謝了

                  初升的旭日

                  已被烏云遮蓋

                  雨,開始在屋檐

                  滴著揪心的冷

                  桌上那首詩

                  滯留于昨夜的哭

                  無法完整


                  等待,也許要用去

                  我所有的光陰




                  七八歲,不快樂

                          

                  喬力


                  七八歲時的我,

                  在上二三年級,

                  母親在我5歲時,

                  把我送到小學,

                  想讓我讀一年級

                  然而我卻根本聽不懂,

                  老師勸母親明年再把我送來,

                  小學我沒拿過獎狀,

                  但是成績都在前三,

                  親哥小學時年年拿獎狀,

                  拿獎勵的日記本,

                  那時,

                  母親總善意的取笑我,

                  你看你哥,

                  再看看你,

                  她指了指那面貼了好些獎狀的墻。


                  那些小學年年拿獎狀的人,

                  你們如今是否已大展宏圖。

                  我知道很多人已經泯然眾人,

                  但至少我們還活著,

                  我們感受過青春期的叛逆,

                  感受過備戰高考的流金歲月,

                  感受過大學四年的青春綻放,

                  感受過畢業季找不到工作的煎熬,

                  感受過你愛對方對方不愛你的心痛,

                  感受婚姻,

                  感受生育,

                  感受人到中年,

                  感受老有所樂,

                  感受兒孫繞膝。


                  而,

                  有這樣一群孩子,

                  小到嬰兒,

                  大到二十來歲,

                  被遺棄,

                  肢體畸形,

                  腦損傷,

                  兔唇,

                  那些疑難雜癥,

                  都在他們身上,

                  他們的媽媽不急于送他們去上學,

                  他們的哥哥弟弟姐姐妹妹也不知道有他們,

                  他們有每天政府提供的兒童牛奶,

                  他們不用寫永遠也寫不完的作業,

                  他們不知道中文之外還有西班牙語法語,

                  他們沒見過真正的飛機,

                  他們不知道北京在哪個方向,

                  他們的世界就在他們能看到的墻壁以內,

                  甚至,

                  他們的世界僅僅就是他們此時的位置,

                  不能動,

                  動也要非常小心,


                  你會說他們茍延殘喘,

                  我認為這四個字太缺乏人性,

                  他們中會喊出聲的會非常熱情大聲

                  并拖長長的音的喊你某某姐姐,某某哥哥,

                  他們每天都會在紙上涂抹他們認為的美麗世界,

                  紙是那么易碎,

                  紙是那么的不真實,

                  今天,

                  福利院的一個孩子走了,

                  七八歲,

                  前幾天癲癇發作過,

                  今天120已把他還有體溫的身體帶走了,

                  他會去哪兒?

                  是他涂抹在紙上的世界嗎?

                  是坐在了三亞飛往洛杉磯的飛機嗎?

                  他過早的體驗了人生的生死,

                  只記住了悲傷和離別,

                  卻不曾擁有歡樂和歸來。


                  備孕的準爸爸準媽媽,

                  請不要吸煙酗酒吸毒長時間玩手機,

                  他們不該成為你不良習慣的犧牲品,

                  流產對女性和孩子都不好,

                  請為無辜的孩子負責,

                  我只愿生下來的都能擁有完整的人生體驗,

                  而不是如我聯合國副秘書長1943年出生的香港的養父過早離世,

                  就像我1948年出生中央音樂學院鼓浪嶼鋼琴學校退休十年依然活躍在當地樂團的微信好友,

                  就像我1951年出生的微信好友老軍長依然嗓音洪亮熱情親切,

                  就像八十多歲依然和我在2018年北京第24屆世界哲學大會參會的老教授,

                  擁有完整的人生體驗,

                  是多么寶貴的一件事。

                  七八歲的你,

                  不快樂。

                  命運如此不公,

                  竟讓你如此在這人世走一遭,

                  愿你從此永遠沒有病痛。


                  2019.1.4








                  推薦
                  福建省彩票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