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h8lq"><tr id="oh8lq"></tr></div>
              1. <dd id="oh8lq"></dd>

                  “儒商大會”系列報道之一 | 山東重塑產業版圖

                  經濟觀察報 經濟觀察報

                  理性·建設性

                  傳統工業大省的經濟如何重塑?這樣的新生對中國商業經濟意味著什么,又將給中國經濟改革帶來怎樣的示范呢?山東正在書寫自己的答案。



                  山東省淄博市文昌湖區86家化工企業將被關停。


                  這場行動是從2018年6月29日開始的。文昌湖區經濟發展局經濟發展局局長劉京堯說:“化工企業關停,不是搬遷、不是提升、更不是升級和進園區,而是徹徹底底的關停,也就是說2020年后,在文昌湖將不再有化工企業。”


                  這是山東省和淄博市化工產業安全生產轉型升級專項行動總體部署的一部分。文昌湖是山東省級旅游度假區,也是淄博市工農業和城市生活用水水源地之一。由于歷史原因,化工成了這里的主導產業之一,全區遍布著大大小小的化工廠93家。


                  2017年,文昌湖化工產業實現銷售收入15.9億元,利稅1682萬元。然而,環境污染使周邊居民叫苦不迭,政府部門也面臨巨大的環保壓力。


                  當經濟與環保、眼前利益與長遠發展的矛盾日漸加劇、無法調和之時,當地政府選擇了“斷臂求生”,破舊立新。在關停化工企業的同時,根據山東省在新舊動能轉換中確立的“十強”產業和當地的資源優勢,淄博市開始引導企業向旅游服務、高端裝備制造、電子信息產業三大產業轉型。


                  這是山東省新舊動能轉換變革的一個縮影。


                  山東是全國重工業大省,化工、鋼鐵以及煤炭等傳統產業占工業比重約70%,其中重化工業占傳統產業比重約70%。過“重”的產業結構也使得山東的能耗水平位居全國第一。近年來,在區域經濟比拼中,以傳統產業為主的山東在與高科技產業為主的廣東、江蘇、浙江等對手面前顯得步履蹣跚、肩上環保的壓力卻越來越重。正如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所言,“標兵漸行漸遠,追兵越來越近”。


                  “騰籠換鳥、鳳凰涅槃”。新舊動能轉換因此進入視野。


                  2018年1月10日,國務院正式批復同意設立“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作為傳統經濟大省,山東成為中國第一個以新舊動能轉換為主題而設定區域發展戰略的省份。


                  一場產業結構的重塑就此展開。從年初開始,山東動作頻頻:6月招來50家央企、7月全省黨政代表團赴蘇浙粵三省學習;8月承辦“青年企業家創新發展國際峰會”;9月和外交部聯手向國際推介山東。9月28日,山東省將舉辦首屆儒商大會,圍繞新舊動能轉換“十強”產業,舉辦11場平行論壇,簽約一批重大項目。


                  傳統工業大省的經濟如何重塑?這樣的新生對中國商業經濟意味著什么,又將給中國經濟改革帶來怎樣的示范呢?山東正在書寫自己的答案。


                  產能替換塑造新產業

                  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的探索是一場除舊布新的大變革。對數十年來形成的傳統產業“動手術”,這是一個艱難而痛苦的過程。


                  在今年2月發布的《山東省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實施規劃》中,濟南成為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


                  作為鋼鐵大省,山東版圖上曾盤踞著兩大國企鋼廠——一個是全國排名第六的濟南鋼鐵集團(以下簡稱“濟鋼”),一個是全國排名第七的萊蕪鋼鐵集團(以下簡稱“萊鋼”)。兩大鋼廠有著諸多相似之處:歷史悠久、存續了半個多世紀,職工眾多、都在數萬以上,產能巨大、均有千萬噸級。


                  兩大鋼廠有著相似的特點。濟鋼位于山東省會濟南,萊鋼則位于山東最小的山城萊蕪。兩家鋼鐵企業都建在內陸地區,僅僅原料和產成品從沿海往來運輸一項,每年運費成本就達十億以上。


                  而當鋼廠規模日漸壯大后,與城市空氣、用水、用地等方面的沖突日漸加劇。


                  一位濟鋼的老職工向經濟觀察報回憶道,歷史上,濟鋼是山東最大的鋼廠,產能規模最大達1200多萬噸,銷售收入400多億元,在職和離退休職工合計5萬余人。2008年以前,濟鋼是濟南效益最好、工資最高的工業企業,多少人托關系想擠入鋼廠。


                  2008年經濟危機后,伴隨國家鋼鐵產業政策的變化,山東省成了全國唯一鋼鐵產業結構調整試點省份。山東省醞釀在日照市建設兩千萬噸級的精品鋼鐵基地,產業重心從內陸向沿海傾斜,產品結構在產業遷徙中同步升級。


                  一個鋼廠在興建時,往往處于偏遠的郊區,可當城市面積不斷擴張,人口數量越來越多時,鋼廠對環境的污染、對資源的占用,成為城市發展的障礙。鋼鐵新政實行“總量控制、淘汰落后”的原則,為了騰出產能,山東先將濟鋼、萊鋼資產置入新組建的山東鋼鐵集團,此后位于省會城市的濟鋼變更為山鋼濟南分公司,產能也從2007年1200多萬噸降至2015年600多萬噸。


                  即使如此,當地群眾遷建的呼吁聲和不斷加重的節能減排壓力,還是讓山東省下定決心關停這家老鋼廠。


                  另一邊,一座更大規模的新鋼廠卻在沿海拔地而起。今年9月1日,山東鋼鐵集團日照鋼鐵精品基地一期一步現代化鋼鐵生產線已全線投產。


                  日照精品鋼鐵基地將是有史以來山東最大的鋼鐵項目,產能規模高達2000萬噸,產品以附加值較高的熱軋薄板、冷軋薄板、熱鍍鋅板等,覆蓋海洋工程、石油化工、能源、高端建筑、汽車、家電等行業。老鋼廠關停后,數萬名在職職工一部分就地安置,一部分分流至正在建設日照精品鋼鐵基地,這既減輕了本地安置的壓力,也化解了新建項目用工難題。


                  通過鋼鐵產業的大挪移,山東鋼鐵產業的重心實現了向更具成本優勢的沿海、產品結構向附加值更高的精品鋼升級。


                  根據上述規劃,山東鋼鐵、煤炭、電解鋁、輪胎、水泥等行業落后低效產能將加速退出,為先進產能騰出廣闊空間。


                  整合全球資源打造新動能

                  山東省新舊動能轉換大幕開啟,正值新一輪開放政策漸次落地之時。借力全面開放促進新動能快速成長,成為這個傳統產業大省動能轉換的必然選擇。


                  對此,山東重工集團董事長譚旭光有著清醒的認識。他說:“當前,我們所面臨的挑戰,已經不再是過去簡單的柴油發動機的不斷升級,而是一次革命性顛覆。新能源和智能駕駛將是當前汽車工業革命的兩大主題。”


                  為了應對未來產業顛覆性變革,今年8月底,山東重工與濟南市政府簽下一份千億級產業投資——《“綠色動力、氫能城市”示范工程協議》。


                  根據協議,山東重工集團將在濟南率先建設“綠色動力 氫能城市”,計劃用三到五年左右時間,全面推進濟南節能減排和低碳發展,實現氫能產業布局,打造“氫能城市”。氫燃料電池技術是新能源汽車的終極技術路線之一。


                  在山東汽車業大整合中,譚旭光被選為這場產業重組的主導者,執掌著山東交工、山東重工和中國重汽三大國有汽車集團的帥印。“這一年來我心里總感到危機就在眼前。”譚旭光對記者坦言,其心里充滿了焦慮與不安。


                  原因很簡單,譚旭光所執掌的汽車業雖然看起來“風光無限”,但這產業是架構在傳統能源之上。可如今,汽車以及裝備制造正面臨一場波及全球的顛覆性的產業革命。


                  2017年全球智能汽車產業迎來了爆發期,與此同時,全球各國紛紛把禁售燃油車提上日程。危機,就在眼前。


                  汽車以及零部件產業在工業智能化與能源大交替的疊加作用下,面臨的是一場顛覆性的變革。多年來,中國重汽集團與山東重工集團基于柴油發動機累計投入了數百億的研發費用,形成了發動機、變速箱、重卡、客車、農機等產業鏈條。但這數十年積蓄的人才、技術和制造優勢或許在未來產業變革的一夜之間就會喪失殆盡,成為沉重的歷史包袱。


                  2017年,譚旭光4次趕赴日本、4次到訪歐洲、3次考察美國,行程超過15萬公里;走訪了大眾、博世、豐田、AVL、In-tel、FEV和斯坦福大學等30多家知名企業和科研機構,簽署了8項新能源技術合作協議,試圖尋求一條產業變革之路。


                  逐漸譚旭光心中形成了一項宏大的新能源動力產業規劃,未來5-10年所轄企業將打造涵蓋混合動力、鋰電池、氫燃料電池、電機、動力總成系統、整車整機的新能源動力產業鏈。其中包括投建新能源驅動電機制造基地、氫燃料電池制造基地、商用車新能源動力總成系統制造基地。


                  從2017年開始,譚旭光按照這個方向進行了一系列提前布局。他希望“借助與國際知名企業的合作,整合全球資源,加快突破氫燃料電池、固態氧化燃料電池、固態鋰電池核心技術,實現工程化落地”。目前,中國重汽、山東重工新能源項目均進入了山東新舊動能轉換重大項目庫,成為“十強”產業之一的高端裝備業的重要支撐。這也推動著山東傳統汽車與裝備制造產業開始向高端化、向新能源領域轉型升級。


                  新能源成就新山東

                  2018年8月17日,亞洲最大規模核電項目——海陽核電站實現并網發電。海陽核電項目總投資逾千億元,規劃建設6臺百萬千瓦級核電機組,留有2臺擴建余地,總裝機容量1000萬千瓦。其中,一期建設2臺美國西屋公司第三代核電技術AP1000百萬千瓦級壓水堆核電機組,投資就高達400億元人民幣。


                  國家核電技術公司(以下簡稱“簡稱國家核電”)一位相關管理人士向經濟觀察報記者介紹道,海陽核電站預計兩個月后就能正式投入商業運營。


                  海陽核電站也是山東有史以來最大的單體投資項目。“它不僅能夠改善山東的能源結構、減輕環保壓力,更重要的是核電對當地產業的帶動、經濟的拉動。”山東海陽核電裝備制造工業園區規劃建設部主任張華如是說。


                  山東在全國一直是重工業大省,多年來重工業占GDP比例都在60%以上。正如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所說,“產業結構等狀況決定了我省是能源消費大省。”所幸,山東西南地區煤炭資源豐富,大大小小的火電廠支撐著這個工業大省的能源需求。可正因如此,導致山東“電力供應結構不合理,火電占82.3%,高于全國平均水平20.1個百分點”。


                  從能耗水平看,山東省能耗總量、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均居全國前列,能源消耗占全國的9%,其中煤炭消費量占全國的10.6%;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化學需氧量排放總量全國第一。


                  多年前,為了同時化解用電需求和節能減排的矛盾,山東試圖希望上馬特高壓項目,從西部煤炭產區萬里輸電入魯。但千里調撥電力卻存在投資大、損耗大、占地多的現象,對于西部地區的污染同樣是個問題。劉家義也指出,“受落地成本影響,省外來電不確定因素增加,電力供應不足,預測2018年迎峰度夏期間存在250萬千瓦左右的供電缺口。”而按照測算,海陽核電站1、2號機組全部投產發電后,每年發電約為175億度,即可滿足山東省內近三分之一家庭的年用電量。


                  目前,僅在山東半島,就有海陽核電站、榮成石島灣核電站在建,利用中國自主三代“華龍一號”核電技術的招遠核電廠址已列入國家核電規劃。煙臺市核電辦副主任張潔非指出,未來在環渤海周邊地區,包括規劃建設、在建和在運在內的核電項目將達到9個,其中若有50%開發的話,至少可達5個核電基地,有望超過長三角和珠三角。


                  與火電廠不同的是,一個核電站能夠招徠一個產業,一個核電群能夠帶動一個區域乃至中國北方核電產業的興起。


                  山東海陽核電裝備制造工業園區規劃建設部主任張華告訴記者,該工業區圍繞核電裝備制造、檢測維修等環節引入了21個重大項目,規劃總投資高達1600億元。工業區希望以山東乃至中國北方正在興起的核電產業為依托,構建一套完整的核電裝備產業鏈。


                  根據山東省新能源產業發展規劃,山東省的定位是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核電裝備基地和集成供應商。到2022年,全省核電及配套產業產值力爭突破1000億元。到2028年,核電裝備與材料關鍵技術走在全國前列,具備新一代核電共用技術支持能力,成為中國核電走向世界的“橋頭堡”。


                  誰說“大象”不能轉身


                  改革開放40年,山東發展成就巨大,GDP突破1萬億美元,年均增長11.5%。不過山東經濟增長方式也到了不能不改的關鍵時期。


                  9月20日,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在外交部山東全球推介活動上說,我們增加了財富,但主要依靠物質資源消耗推動的增長方式,也讓我們付出巨大代價:2015年能耗總量、主要污染物排放全國最多。新動能不足,難以適應高質量發展新要求;治理模式滯后,難以適應市場經濟新變化;發展不平衡不充分,難以適應人民對美好生活新期待。這成為制約山東發展的主要瓶頸。


                  現在,這個傳統工業大省正借助國家戰略推動著一場新舊動能轉換的大變革——在淘汰落后產能、出清污染產能的同時,規劃出“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新能源新材料、現代海洋、醫養健康、高端化工、現代農業、文化創意、精品旅游、現代金融服務”等“十強”產業作為新動能重點發展。


                  預計到2022年,山東省十強產業增加值占生產總值比重將達到60%左右。


                  山東曾因大企業林立被形象的描述為“群象經濟”,推動“大象”轉身,是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2018年8月30日,山東省國資委印發了《關于推進省屬企業實施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的實施方案》。根據這一《方案》,80%以上的國有資本集中在新興產業、新興服務業、重要能源資源、重大基礎設施領域;新增10家國家級科研機構、40家高新技術企業;全面出清“僵尸企業”、長期虧損企業等。


                  到2022年,山東省屬企業將力爭實現營業收入1.6萬億元,利潤總額550億元,資產負債率控制在70%以內。


                  新動能需要新的投資。山東省重大項目庫儲備了900個工程項目,基本都以“四新”項目為主,沒有一個火電項目或傳統制造業項目。根據山東省提供的信息,總投資4萬億元的重點項目蓄勢待發。


                  由此,推動放管服改革因此變得緊迫。此前,山東省委深改組會議就明確,改革資源要向新舊動能轉換聚集,凡是有利于新動能培育壯大、傳統動能改造提升的改革,都要優先推進、優先落實。


                  在齊魯大地上全面展開的這場試驗,對于正在轉型升級關鍵期的中國經濟意味著什么?


                  從經濟地理的角度看,山東地處中國由南向北擴大開放、由東向西梯度發展的戰略節點,此間人士相信,山東這個經濟體量巨大的試驗區的實踐,能夠為促進中國南北發展格局優化提供支撐、為全國新舊動能轉換提供經驗借鑒。


                  對山東來說,背水一戰,不進則退。這更是一場不能輸掉的戰爭。正如今年2月,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在新舊動能轉換動員大會上所說:“加快縮小與先進省份差距,產業結構調整是必須要翻過的一座高山,是必須要打贏的一場硬仗。如果我們的發展方式濤聲依舊,產業結構還是那張舊船票,就永遠登不上高質量發展的巨輪。”




                  推 薦 閱 讀

                  洞察變化的商業世界

                  162億融資背后的“奇瑞邏輯”

                  十問馬云


                  改革開放40周年,周其仁再談改革:“大象感冒,不能只拿小勺喂藥”

                  經 濟 觀 察 報 理性 建設性
                  長按,識別二維碼,加關注


                  推薦
                  福建省彩票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