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h8lq"><tr id="oh8lq"></tr></div>
              1. <dd id="oh8lq"></dd>

                  跌落云端,集團總裁變農家次女,她如何才能買下全天下的農莊?

                  錦文小說 錦文小說

                  每次看到穿越女主設定

                  就覺得自己不適合穿越


                  因為

                  咱不是孤兒

                  前世不是各類吊炸天職業者

                  也沒有古代適合的職業技能

                  更不懂炸藥制鹽的方法


                  總體看來咱穿越之后

                  十有八九會餓死吧


                  那么作為標配孤兒總裁女主

                  穿越之后會如何呢?

                  鐘離,不,她現在叫鐘小花,睜大眼睛看著自己頭頂的茅草屋,陽光透過縫隙照射下來,給她帶來幾許溫暖。可實際,剛下過雨,整個屋子里濕噠噠的,身上蓋著的被子還泛著一股濃濃的霉味,單薄地讓人心涼。


                  這是她穿越過來的第十五天,從剛開始的抗拒到現在的無奈接受,只用了短短不到半個月時間。可這是哪里,什么地方,她還真不知道,更沒有打聽出來。


                  畢竟,你能指望著一個井底的青蛙知道外面的天有多大,海有多深嗎?“你個兔崽子,你給我站住!仔細我揭了你的皮!”外面傳來一個小姑娘稚嫩卻又尖利的聲音。


                  鐘小花蹙起眉頭,就見門口沖進來一個頭特別大,身子卻尤其單薄的小蘿卜頭。這是自己最小的弟弟,才四歲。每次她看他,都感覺心驚肉跳的,生怕對方一不小心,腦袋就從脖子上掉下來,畢竟腦袋太大,承受不住唄!







                  “小六,你又做什么了?”她有些好奇地詢問,有心想要出門,卻躺在床上沒辦法動彈。畢竟,“她”十五天之前出去割豬草,摔下了山,摔斷了腿,有心無力啊!


                  “阿姐,那個,我沒做什么啊?”他將手背在后面,睜大了眼睛使勁朝鐘離搖頭,一臉篤定和認真。可外面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姑娘已經追了上來,氣喘吁吁地站在門口,伸手怒指著小蘿卜頭。


                  “鐘小六,你別以為你跑得快我就拿你沒辦法。快把我們家雞蛋還給我。”雞蛋?他偷了人家雞蛋?鐘小花訝然地抬起眸子,環視一周之后,卻了然一笑,心底那種無力的感覺越發沉重。


                  這個用茅草搭成的家,家徒四壁,要什么沒什么,當真窮到掉渣。可窮歸窮,有些事情還是不能做,這是她前世之所以能夠縱橫商界的根本所在。






                  鐘小花秀氣的眉頭蹙起,抿唇,有些不悅。“去,拿了人家雞蛋快還回去。”鐘小六搖頭,清澈的眼睛如同清晨的露珠,耀人奪目。


                  “我沒有!我沒有偷雞蛋。這個雞蛋是我撿來的。”


                  “胡說!我們家雞窩里面的雞蛋今天早上被人摸走了你就這么好撿到一個雞蛋?你騙誰呢!趕快給我,不然等到我爹回來,我讓我爹揍死你!”


                  她沖著鐘小六揮揮拳頭,讓鐘小六驚恐的后退一步,卻依舊死死地咬著嘴巴,梗著脖子嘴硬。“我不管,這是我自己撿到的雞蛋。你就是讓你爹過來打我一頓,這也還是我撿到的。”


                  小姑娘氣的站在門口罵罵咧咧地戳人痛處。“哼!果然是個野種,就知道偷雞摸狗。”鐘家除了幾個小娃子之外沒有男丁,所以被罵野種這幾乎是大家的底線。






                  鐘小花心生怒氣,不過一個雞蛋而已,可沒有父親這件事情卻是整個鐘家的逆鱗,也是她的軟肋。她弓著腰劈手奪過他手中的雞蛋,遞給門口的小姑娘。


                  “給你,拿走,拿走。”鐘小六眼睜睜地看著小姑娘拿著雞蛋冷哼一聲,得意洋洋地離開,整個人猛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阿姐,我恨你。我再也不喜歡你了!”說完,拔腿就跑。鐘小花有些不悅地揉揉眉心,重新躺在床上枕著胳膊沐浴陽光。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永遠呢?而且,不喜歡就不喜歡,她也不見得多喜歡這小蘿卜頭。







                  她現在要想卻是自己究竟要怎么回去!這里沒電腦,沒電視,什么都沒有!況且,如果她不回去,她那么大的商業王國怎么辦?


                  可鐘小花卻沒有想到,一連等到晚上天色黑沉,鐘小六還沒有回來。“小花,你見小六回來了嗎?這孩子究竟哪里去了?”大姐鐘小草進門,將一碗甜水遞給她,皺眉詢問。


                  鐘小花眨眨眼睛,該不會因為自己今天做的那件事情,他跟自己賭氣吧?可那又跟自己沒關系,畢竟是那小蘿卜頭自己先偷了人家雞蛋的,這樣的孩子就得好好教訓一下。俗話說,小了偷針,大了偷金啊!


                  這樣一想,她淡了臉色,沖鐘小草搖搖頭。“或許辦了錯事,不敢回來了!你再等等,說不定他……”





                  話還沒有說完,就見鐘小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飛快地轉身出門。鐘小花心里面也很是復雜,這個家徒四壁的家,竟然連個雞蛋都要去偷,真的是……


                  前世自己窮到去賣血的時候,也絕對不吃嗟來之食。


                  她正想東想西的時候,就聽外面傳來一個陌生女人洪亮的大嗓門。“鐘家嫂子,在嗎?你瞧瞧你們家小六做的什么事情?看看我們家囡囡的臉被撓成什么樣子了?”


                  什么?鐘小花簡直不敢置信地掏掏耳朵,小六?撓臉?“花嬸子,你搞錯了吧?我們家小六肯定不會做出那種事情的!”


                  鐘小草看著花嬸子強勢的牽著囡囡進門,不由原地站定,皺眉反駁。母親眼睛看不見,長姐如母,家中一應大小的事情幾乎她全部承擔,花嬸子冷笑一聲,扯了自家女兒往前面狠狠一推,嗓門更大了不少。






                  “不信的話你看看。難道我們還來這里胡亂告狀不成?我不管,你們今天必須要給個說法。”囡囡臉上滿是血條印子,也不敢哭,只是欲泣不泣地看著鐘小草,一臉的委屈。


                  “囡囡,乖,你告訴小草姐姐,你跟小六怎么發生爭執的?他又是怎么撓你的?沒事,你說出來,如果是小六錯誤的話,我一定讓他給你賠禮道歉。”


                  花嬸子冷笑一聲,雙手叉腰往門口一站,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架勢,她提高了嗓門。“要什么賠禮道歉?我們不要賠禮道歉。你看看,我們家好端端的姑娘被抓成這樣了,以后還怎么得了?萬一那個毀了相貌呢?還怎么嫁個好人家?”


                  她說著說著,直接坐在地上哭了起來,伸手不斷拍打著自己的大腿。“哎喲,我可憐的囡囡,這以后可怎么得了?上天不長眼啊!怎么就這么不公平?”


                  鐘小草到底是小姑娘家,看到這一幕,半是羞愧半是惱怒地站在原地,紅了臉頰。就算她再能干,可面對這種潑婦,還是......







                  屋內正在摸索著縫縫補補的鐘氏也顫顫巍巍地走了出來,皺眉詢問。“小草,這外面是怎么了?”鐘小草飛快地扔下手中正砍著的干草,急忙過去扶住母親的胳膊,搖頭。


                  “阿姆,沒事的。只是小六和囡囡發生了點爭執而已。您放心吧,我能處理好的,我扶您進去。”地上正哭鬧不休的花嬸子抹了一把臉,飛快地竄出來拽住了鐘氏的衣服袖子。


                  “我說鐘家嬸子,你不能這樣昧良心啊!你是看不到啊,我們家囡囡讓小六給撓成什么樣子了!”屋子外面正哭鬧不休,屋里面躺著養傷的鐘小花也忍不住了!


                  她之前決定給出一個雞蛋息事寧人,可不代表真的愿意對方蹲在他們頭頂上拉屎。她艱難地從床上起身,然后扶著土墻一步步地走到門外,瞇眼看著這里的一切,她緊皺了眉頭。


                  那小姑娘臉上有幾條傷痕,可這才幾歲的小孩子,長長也就沒什么事情了!最關鍵的是,對方擺明了就是來訛詐的!







                  可是這家當真好窮,沒有父親,只有一個瞎眼的母親不說,下面卻還有六個男男女女的小蘿卜頭。換言之,這個家經不起任何風吹雨打,如果有,那無疑是雪上加霜。


                  “不!不是這樣的。是她先欺負我,我在草叢里面找到一個雞蛋,可她偏偏要說是我偷了他們家的。是她先欺負我。”門口,猛然傳來鐘小六那中氣十足的聲音。


                  眾人頓時回神看過去,就見鐘小六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憤怒地握緊了拳頭盯著這邊,只是四歲的小蘿卜頭而已,卻看起來氣勢非常。


                  花嬸子先是一愣,然后轉頭朝自家已經呆滯的女兒看了一眼,臉色微微一變,然后飛快地抬高了下巴。


                  “哼!那又怎么樣?我們家雞蛋就是沒了一個,不是你偷的是誰偷地?”看著母親為自己撐腰,小姑娘也抬起下巴,憤怒地對著鐘小六吼道。






                  “對,就是你偷的。就連你二姐姐都知道是你。她還親手把雞蛋給我了!”她在母親的瞪視下縮縮脖子,鼓著嘴巴看了一眼門口的鐘小花,想要禍水東引,一臉得意。


                  鐘小草猛然想到了什么,臉色一變,瞪著鐘小花,氣的臉色發紅。“小花,真是這樣的嗎?”布衣荊釵的鐘氏也拿著雞蛋疑惑地朝門口“看”過去,她猶豫一下,淡笑著安撫鐘小六的情緒。


                  “怎么了?雞蛋是怎么回事?小六,不要撒謊,我們拿了就是拿了,給他們還了。如果真沒拿的話,有人看到你撿雞蛋了嗎?”


                  鐘小六飛快地點點頭,拔腿就往外面沖。“有!有!有!”沒過一會兒,他一陣風地重新拐了回來,只是身邊還站著一個正流鼻涕的小男孩。


                  “虎子,你告訴你阿姆,今天我是不是撿到一個雞蛋?”

                   

                   

                   




                  虎子?跟這位花嬸子是母子關系?鐘小花瞪圓了眼睛,唇角不由彎了彎。


                  “是啊!你不是說雞蛋你要拿回去給你二姐補補身體嗎?所以我就沒要,然后我回家在我們家雞窩里面也摸了一個。真好吃。”


                  他根本不明白外面這劍拔弩張的氣氛,反而舔舔唇角,一臉饞樣!花嬸子尖叫一聲,高大的身體直接朝自家兒子撲了過去,伸手就開始在他屁股上揍。拳拳到肉,一點都不帶偷工減料的。


                  鐘小六嚇得愣怔在原地,而鐘小草急忙上前去勸解。


                  只有鐘小花站在原地,目光直直地看著門口頭大身子小的小蘿卜頭,她腦海中還回蕩著剛剛虎子說過的話。雞蛋要拿回去給二姐補補身體!






                  好像有什么東西在心中激蕩,鐘小花只感覺自己眼眶發熱,眼睛泛酸。所以,這就是家人的感覺嗎?從到這里之后,她就一直嫌棄的小蘿卜頭,拿了雞蛋只為了給自己補身體?


                  是了!


                  拿到雞蛋之后他沒有去找母親,卻來找了自己,可惜她卻……眨眼之間,花嬸子扔下自家虎子之后,開始矛頭對外。


                  “那也不行。就算是我們家囡囡錯了,可你們小六也不能上手抓臉吧?我們要賠償,一定要!”她伸手拽住自家閨女,強勢地抬起對方的臉給大伙看。門口,已經圍上了不少看熱鬧的鄉鄰。


                  鐘小草皺緊了眉頭,看著雞籠子里面還在啄食的雞,有些心痛的閉了閉眼睛。







                  “那不然,花嬸子,給你們捉一只……”話還沒有說完,就見鐘小六撲了過來,伸出又短又細的胳膊擋在雞籠前面。


                  “不行!堅決不行。我們就只有這么幾只雞了!如果給了花嬸子,那我們以后怎么辦?二姐腿還沒好,沒了雞怎么有雞蛋?”


                  鐘小草有些煩躁地去拉小六,場亂頓時亂成一團。鐘小花伸手擦擦自己臉上的淚水,猛然怒喝一聲。“夠了!”


                  大家停手,整個場面鴉雀無聲,大家紛紛好奇地轉頭朝她看過去。


                  “花嬸子,說到底你就是不甘心囡囡的臉被撓花了唄。”

                  花嬸子悶熱感對上鐘小花那亮閃閃的眼睛,只覺得心底發憷,可轉頭看到他們家養的雞,冷笑一聲,眼中的貪婪毫不掩飾。







                  “是又怎么樣?”鐘小花單腳朝他們的戰場跳過去,直接走到鐘小六面前,伸手捏著他的后頸,直接將人拖到花嬸子面前,再將囡囡重重地往前面一扯。


                  “來,他撓了你,你現在也來撓他!”圍觀的眾人此時也明白了鐘小花的意思,頓時哄笑一聲。花嬸子有些掛不住臉,憤怒地瞪著鐘小花開口。


                  “如果我們家女兒因為這個毀了容貌,找不到如意郎君怎么辦?”鐘小花沒有搭理她,反而笑瞇瞇地看著囡囡。


                  “你不愿意動手是不是?”囡囡怯生生地點點頭,將自己往母親身后縮了縮。不知道為什么,她總覺得現在小花姐姐很可怕!


                  鐘小花眉頭一挑,沖著仰頭看自己的鐘小六揚揚下巴。“你自己撓!你是怎么撓囡囡的,你就自己怎么撓回來!只許多不許少!”







                  鐘小六聞言眼睛一亮,只要撓了就能護住自家一只雞,撓了也行啊!他手上動作麻利地在自己臉上撓了幾下,臉上馬上滲出了血印子。


                  鐘小花嘴角狠狠地抽動幾下。這孩子,用得著這么實誠嗎?花嬸子氣的伸手指著鐘小花,惱恨地抬高了嗓門恨恨地開口。


                  “我不管,反正你要賠償。”鐘小花雙手環胸也學著對方的樣子,只是臉上始終笑瞇瞇的。


                  “那我也要賠償。你們家囡囡要嫁如意郎君,我們家小六還要娶一個如花似玉美嬌娘呢!再說,小六的傷勢可比囡囡重,到時候因為這些傷疤沒辦法考狀元,怎么辦?”

                   

                  考狀元?外面圍觀的人群開始發出嗡嗡的議論聲。

                  雖然此時臉頰生疼,可眼睛發亮的鐘小六抬眸看著鐘小花,一臉欽佩。







                  “你簡直胡言亂語!就憑著你們家小六……”花嬸子也被她強詞奪理給弄暈了頭,還想要說什么,就聽鐘小六壓低了聲音冷笑一聲湊近了她的耳邊。


                  “你信不信,今天你抱走一只雞,明天你家囡囡毀容的消息就會傳遍附近的十里八村?”


                  什么?花嬸子倒吸一口冷氣,驚駭地后退幾步,瞪圓了眼睛看著鐘小花,卻見對方依舊笑瞇瞇地看著她,剛剛那番話就像是一句夢囈。她臉色變了幾變,到底還是熄了心思。


                  “哼,看在囡囡的面子上這次就算了,下次我一定不會放過你!”而鐘小花卻瞇眼一笑,叫住了人,然后吩咐鐘小六。


                  “小六,去將我屋子里面那兩個雞蛋給囡囡和虎子拿去吃了。到底這倆孩子今天也受累了。”鐘小六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鐘小花,然后倒騰著小腿從屋子里面翻出來兩個雞蛋沖囡囡和虎子遞過去。






                  眼看著自家沒心沒肺的兒子興高采烈地舉著雞蛋沖出去,花嬸子也不好繃著臉,尷尬地沖著她們扯扯唇角。


                  “花嬸子,我們家孩子多,如果以后再出現這種事情,您多擔待。”吃人嘴軟,拿人手短,花嬸子擺擺手,飛快地應承下來,面子給了,里子也有了,現在不走還更待何時?鐘小草瞪了鐘小花一樣,出門將外面圍觀的村人趕走,這才狠狠地送了一口氣。


                  “二姐,你真的太厲害了!”花嬸子潑婦一樣的人,在整個村子里面是出了名的不講理,可沒想到,今天竟然被二姐給教訓了!


                  鐘小花摸摸他的腦袋,有些尷尬地笑笑。可下一秒,小家伙直接轉移了話題。“二姐,你說,我真的會做狀元郎嗎?”雖然他小,還沒有走出去,可是聽村里面那些老人們說,狀元郎將來都是有大造化的人!未來都是要吃香的喝辣的。


                  “是不是我當了狀元郎,二姐可以天天吃雞蛋?阿姆也能找大夫看眼睛?”場面,一時靜謐下來。







                  鐘氏滿是緊閉的眼睛朝他們這邊“看”過來,聲音惱怒。

                  “鐘小六,你給我進來!”鐘小花不明所以地看著母親關了門,然后就聽鐘小草無奈的聲音在耳邊回蕩。


                  “你說你提什么不好?非要說什么狀元郎?阿姆不喜歡我們能夠讀書識字,你忘了嗎?”不喜歡?為什么?據她所知,這才是古代眾多寒門子弟鯉魚躍龍門的唯一方法和途徑。


                  畢竟,士農工商擺在這里!出去摟豬草的幾個弟弟高高興興地進門,打斷了鐘小花的沉思。“大姐,看我抓到了什么!”


                  鐘小五興奮地拎著手中的東西進門,一張黢黑的臉上就能看到那熠熠閃光的雙眸。“我們小五真能干!”


                  鐘小草眼睛一亮,看著小五手上拎著的長條的泥鰍,不由快走兩步。四姑娘鐘小碟伸手捅捅小五的胳膊,冷哼一聲,不悅地翻了個白眼。







                  “誰說是你抓的?分明是三哥給我們做的東西,我們兩個人一起抓的。”被當場拆穿的小五也不懊惱,只伸手將東西塞進大姐的手中,笑瞇瞇地點頭。


                  “大姐,你快收著,給二姐去灶房做了吃,完了二姐的腿就好了!”鐘小草欣慰地伸手摸摸小五的腦袋,輕輕地點點頭。


                  “好!小五真乖。”看著這一切的鐘小花莫名有些觸動,眼圈微紅的她閉上眼睛,心中某個地方正在蠢蠢欲動。


                  他們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的二姐早就已經魂歸地府?自己只是一個寄生的生魂?如果知道了,必定要傷心難過的吧?


                  “二姐,你怎么哭了?是不是腿又疼了?我扶著你進去躺著好不好?”鐘小三仰頭看著鐘小花的眼淚簌簌而下,嚇了一跳,急忙開口。







                  鐘小花伸手緊緊地摟住鐘小三,將人抱在胸前,開始閉上眼睛嚎啕大哭起來。眾人紛紛朝她圍攏過來,七嘴八舌地安慰著。雖然詞不達意,可是那關心的眼神卻牢牢地印在鐘小花的心底。


                  許久之后她才吸吸鼻子,擦擦眼睛,抿了唇瓣看著他們,鄭重其事地開口,像是宣告。“從今以后,我就是你們的二姐,親二姐。”鐘小草沒想到等了許久就聽二妹說了點這個,頓時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開口。


                  “你該不會前幾天撞到的不是腿,而是腦子吧?都讓讓,都讓讓,小三和小碟你們把雞草給剁了,大姐馬上去做飯。至于小五,你陪著你二姐吧!”分工結束之后,大家四散開去。


                  看著大家各司其職的鐘小花有些過意不去想要過去幫忙,卻被嚴格執行姐姐任務的鐘小五給拖回了房間里面。


                  “二姐,你要好好休息,才能好得快。大姐說我們家沒錢看病,所以只能挺著。”小五伸手將潮濕的被褥蓋在鐘小花的身上,小大人地開口。







                  鐘小花卻透過屋子的窗戶看著外面兩個小孩子忙碌的樣子,心情尤其復雜,這在現代社會的話,他們還是剛剛一二年級的小學生,可在這里已經開始承擔養家糊口重任了!


                  她沖著鐘小五揮揮胳膊“你放心,等二姐好了,一定讓你們每天每天都能吃上好東西。”鐘小五并不相信,可還是點點頭。


                  大姐說過,有點希望還是好的,萬一就實現了呢?

                   

                  可這一躺,就是快一個月的時間。每天就像是一個活死人一樣躺在床上,不管她怎么哀求,怎么耍弄陰謀詭計,最終的結果都只能乖乖的躺在床上。


                  從剛開始的陌生到現在的熟悉,也只不過用了短短的一個月時間而已。如今,她甚至感覺,自己就是鐘小花。







                  只是,一直讓她意外的,卻是阿姆對于讀書人的看法,尤其禁止他們全家讀書。而只要自己一談到這個話題,不是阿姆甩袖離開,就是大姐將她拽走。


                  清晨,大姐帶著小三和小蝶出門去買繡花用的東西,而最小的兩個小家伙扔給了鐘小花。“小五、小六,收拾東西,二姐帶你們上山。”他們這個村子背后是一個高大的山峰,聽說往深了去里面有狼、熊瞎子之類的東西,可她想在外面轉轉應該沒事的。


                  小五小六這些天跟鐘小花混熟了,尤其聽著鐘小花每天晚上睡覺之前給他們講的那個猴子的故事,簡直將她奉為神明。


                  “二姐,我們走吧!”三個人背著竹簍站在高大的山峰面前,鐘小花忍不住心底有些激動。前世自己小時候也在饑一頓飽一頓的環境下長大,靠山吃山就是他們村子的習慣,可后來等到自己有錢了,她也沒有忘記攀爬的習慣。


                  “走,朝著目標,出發!”雖然小五小六還并不明白什么是目標,什么是出發,可并不代表他們不清楚鐘小花的手勢。在她一聲令下之后,他們飛快地拔腿朝前沖。







                  鐘小花緊抿著唇瓣,眼睛發亮地看著面前出現的一種有一種東西,最后眼睛一亮,被面前的野山椒給吸引了。


                  她動作麻利地將他們全部摘了下來,卻聽小五有些好奇地看著她。


                  “二姐,你摘下這些東西干嘛?又不能吃。”村子比較窮,大部分能吃的東西他們都嘗試了一遍,而鐘小花手中拿著的東西,他們從頭吃到根部,完全不能吃。鐘小花沖著他們神秘一笑。


                  “等回頭姐姐給你們做了東西吃,你們就知道了!”小五有些不以為然,倒是小六歡呼一聲,也跟著開始摘東西,三個人奮力合作,飛快地將這一片野山椒給摘完了。


                  而等到鐘小花看到樹林里面那枯木上長著的東西之后,興奮的歡呼一聲,直接朝著他們身出了爪子。






                  “二姐,那個不能吃,有毒的。” 小五一直跟著哥哥姐姐們往山里面跑,外圍的很多東西他們都知道。鐘小花詫異地看著自己手中的東西,沖他們搖搖頭。


                  “不!怎么會?你們說的那些有毒的東西是野蘑菇,但是這些是木耳,木耳啊!”這可是木耳,木耳啊!想到記憶中的木耳蛋花湯,鐘小花舔舔自己的的唇瓣,只感覺胃中空空,越發餓了!


                  小五小六看著鐘小花依舊堅持自己的想法,頓時有些無奈地對視一眼,只能放任她將東西帶回去,畢竟回去之后大姐還是要挑挑揀揀的。


                  鐘小花不管小五小六在自己身后的腹誹,自己自顧自地開始往前面跑,就像是進入了藏寶庫一般。“二姐,你是不是上次摔下去的時候摔傻了?這根本就不能吃啊!”


                  鐘小花眨眨眼睛,看著自己手心里面紅彤彤的小果子,就像是看到了金子。






                  “你們說這個也不能吃?你們都沒有吃過嗎?”她伸手抓著小五小六,連聲詢問,那張泛黃的小臉此時布滿了激動的紅暈。眼看著小五小六再次搖頭,鐘小花歡呼一聲,飛快地招呼他們。


                  “你們給我撿點,越多越好,等回去之后二姐給你們做好吃的東西。保證你們吃了一個還想要吃第二個。不,不能吃,我們要賣錢的。”


                  小五小六對視一眼,看二姐頗有種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架勢,兩人小大人一般的嘆息一聲,開始認命地往筐子里面放東西。


                   “二姐,筐子已經滿了,怎么辦?而且你不是說要吃那個黑色的蘑菇嗎?現在不要了?”鐘小五好奇地看著鐘小花,眼中滿是疑惑不解。


                  鐘小花這些天跟他們在一起,多了幾分親昵,也少了前世的淡漠和孤僻,伸手摸摸小五小六的腦袋,沖著他們擠擠眼睛。







                  “當然要吃啊!只是我們可以把這些東西藏起來,等到晚上我們再來這里運走。”


                  “二姐,我們大大方方拿下去就好。畢竟這些就算是拿回去喂豬,豬都不吃。”小六有些為難地開口。鐘小花嘴角狠狠地抽搐幾下,有些無力地點點頭。


                  “好,好,好。算是你們說的對。但是我不想給別人知道。這是要拿出去賣錢的,等賣了錢之后,你們才有肉吃,有新衣服穿。”而不是窮到只為了一個雞蛋都會大鬧一場的程度。


                  想到那個雞蛋,鐘小花伸手摸摸小六那跟身子并不相符合的腦袋,微微一笑。“等到我們有錢了之后,我們就能買很多東西。說不定還能送小五小六去讀書,到時候考個狀元,娶個公主回來。”小六突然紅了臉,有些忸怩地看著鐘小花,黑白分明的瞳孔滿是好奇。


                  “二姐,這究竟要怎么賣啊?聽狗子說,要去跟夫子念書地話,需要交很多束脩的。”狗子是隔壁賣肉王屠夫家的兒子,長得又高又壯,明明比小五大幾歲,卻偏偏喜歡跟小五玩。聽說收了莊稼之后就要送去城里面跟夫子讀書了。







                  鐘小花伸手刮刮他的鼻梁,哈哈一笑。“沒事,二姐說了讓你去,一定可以的。”鐘小六也跟著重重地點點頭,看著鐘小花滿是星星眼。


                  他還記得上一次,二姐大戰花嬸子的事情,簡直太厲害了。畢竟花嬸子在他們整個村子女人里面都是數一數二的,只要誰說起花嬸子,肯定不敢招惹。而那天的事情,直接讓鐘小六將鐘小花推上了神壇。


                  小五卻不管那么多,畢竟他比小五還要大一點,可二姐說了讓小六去,自己呢?所以只仰著頭,扯著鐘小花的袖子連聲說道。


                  “二姐,二姐,那小六去念書了,我也能去嗎?我也想去。”鐘小花低頭看著這兩個用純摯眼神看著自己的小家伙,頓時臉上起了笑容。“好!好!好!都有,都有。”她伸手將兩個小家伙抱在懷里面,拿了野山楂去喂給他們吃,等一個個酸的不行的時候,她這才揚聲笑了起來。


                  原來,有親人是這么一種感覺!前世她見了小孩子,只有一種感覺,那就是煩!各種煩!







                  鐘小花和小五小六他們將地上剛剛掉下來的山楂給撿完了之后,又瞄上了樹上那紅艷艷的果子。她將身上的裙子用草繩子給捆在一起,然后小心翼翼地爬上了樹,可沒想到,野山楂樹已經好多年了,太高她根本就夠不著。


                  所以她囧囧有神地在小五小六那崇拜的目光中下來,在附近找了個長長細細的枯樹枝,開始往下面打。可這樣做也有弊端,畢竟打下來的很多都被打壞了,影響美觀。


                  “二姐,我們還是趕快回去吧!現在天都快黑了,而且我也餓了。再晚一點的話,大姐和阿姆會擔心的。”小五看著他們堆成了小山的山楂,只感覺自己上當受騙了。這還是那些豬都不吃的山楂,這怎么能賣出去?


                  “好,好,好!沒想到我們家有大姐這個管家婆,還有你這個小管家公。我們現在先回家,等回頭我們再跟大姐說說,一起來把這些全部給搬走!”鐘小花心里面做著好打算,可現實很殘酷。






                  “你真是異想天開,你知道糖有多貴嗎?我們家里面都快揭不開鍋了,哪里有那么多糖給你造?有那個時間還不如多去山上打點草,喂喂我們家的雞,還能多下幾個雞蛋。”


                  鐘小草看著鐘小花面前成筐子的野山楂,嘴角狠狠地抽搐幾下,有些無奈地開口。鐘小花皺眉,有些不敢置信。


                  “大姐,那些糖很貴嗎?有多貴?”她還是沒有死心,糖很貴的話,她可以把價錢再往上面提高一點。“很貴,買一斤糖的錢,差不多夠我們買十斤鹽了。”鐘小花翻了個白眼,有心開口想要說她幾句,可生怕打擊了鐘小花的積極性,也只能閉上了嘴巴。


                  倒是里屋里面聽著他們說話的鐘氏聽到他們的話,顫顫巍巍地走了出來。


                  “小花,你姐姐說得對。家里面現在越來越難了,其實都是我的錯,如果我的眼睛還好好的,至少可以幫著繡花換點錢。”鐘小花聞言飛快地搖頭,再搖頭。







                  “不,只是我考慮地不周到而已,沒事的,沒事。”


                  “哼,什么不周到,阿姆,您去里面坐著,別聽小花在這里胡咧咧。她也就是三分鐘熱度而已。”而剛剛從外面跑進門的鐘小五卻飛快地沖了進來,站在鐘小花面前替他反駁。


                  “誰說二姐三分鐘熱度了?二姐今天還說等賺了錢讓我們都去跟夫子念書,到時候考狀元呢!”


                  “什么?”鐘氏驚怒的拔高了聲音,滿是眼白的眼睛死死地看著這邊,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


                  “胡鬧!我們家的孩子,不念書,不做狀元。”她沒說自家孩子考不上,而只是不念書,不做狀元。可鐘小花卻沒有意識到,只是摟住有些嚇傻了的小五沖著鐘氏開口。






                  “阿姆,為什么?士農工商,您看看我們現在這都揭不開鍋了。而且弟弟們都大了,沒錢怎么可以?再說,難道您不盼望著他們飛黃騰達嗎?”她有些不敢置信,這古代人的思想都是這樣嗎?


                  小富即安的思想她雖然也能理解,可他們家現在這是家徒四壁,和小富即安還相差很大一段距離。


                  鐘氏沒想到鐘小花竟然會說出這么一番話來,氣的臉色鐵青,胸口劇烈的起伏著。“住口,你給我住口!”她臉色扭曲,沖著鐘小花高聲喝到。


                  其他人包括鐘小草都有些嚇傻了,屋子里面寂靜一片,她們還從來沒見過從來溫柔和藹的阿姆竟然會有這樣暴怒的一面。


                  “阿姆……”鐘小花緩緩的朝著鐘氏走了過去,有些奇怪地看著她。


                  “是不是,有什么難言之隱?”

                   

                  為什么母親不讓孩子入仕?

                  請點擊閱讀原文

                  《獨寵將門農女》

                  作者:寧萌水  

                  狀態:已完結

                  類型:勵志 甜寵

                   

                  錦娘說:其實看開篇幾章,錦娘是拒絕接受女主穿越前是個集團總裁的,而且還是靠著自己做到總裁的孤兒(沒有任何家庭勢力可以依靠)

                  而在最初幾章的表現,讓我懷疑她的公司叫“集團”然后是給沒幾人的公司的那種

                  不過,后期劇情展開之后,女主的表現還是可以的,沒有太過小白,在女性受到歧視的年代,她選擇扮成男人去做事情,而不少直接以女性的身份,畢竟在歧視的背景下,女性去拋頭露面不會順利的,那種順利的基本就是理想化了。

                  關注錦文公眾號,更多好文等你來

                  點擊閱讀原文,精彩內容等你看

                  為什么母親不讓孩子入仕?

                  請點擊閱讀原文

                  推薦
                  福建省彩票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