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h8lq"><tr id="oh8lq"></tr></div>
              1. <dd id="oh8lq"></dd>

                  跌落云端,集团总裁变农家次女,她如何才能买下全天下的农庄?

                  锦文小说 锦文小说

                  每次看到穿越女主设定

                  就觉得自己不适合穿越


                  因为

                  咱不是孤儿

                  前世不是各类吊炸天职业者

                  ?#35009;?#26377;古代适合的职业技能

                  更不懂炸药制盐的方法


                  总体看来咱穿越之后

                  十有八九会饿死吧


                  那么作为标配孤儿总裁女主

                  穿越之后会如何呢?

                  钟离,不,她现在叫钟小花,睁大眼睛看着自己头顶的茅草屋,阳光透过缝隙照射下来,给她带来几许温暖。可实际,刚下过雨,整个屋子里湿?#32773;?#30340;,身上盖着的被子还泛着一股浓浓的霉味,单薄地让人心凉。


                  这是她穿越过来的第十五天,从刚开始的抗拒到现在的无奈接受,只用了短短不到半个月时间。可这是哪里,?#35009;?#22320;方,她还真不知道,更没有打听出来。


                  毕竟,你能指望着一个井底的青蛙知道外面的天有多大,海有多深吗?“你个兔崽子,你给我站住!仔细我揭了你的皮!”外面传来一个小姑娘稚嫩?#20174;?#23574;利的声音。


                  钟小花蹙起眉头,就见门口冲进来一个头特别大,身子?#20174;?#20854;单薄的小萝卜头。这是自己最小的弟弟,才四岁。每次她看他,?#20960;?#35273;心惊肉跳的,生怕对方一不小心,脑袋就从脖子上掉下来,毕竟脑袋太大,承受不住呗!







                  “小六,你又做?#35009;?#20102;?”她有些好奇地询问,有心想要出门,却躺在床上没办法动弹。毕竟,“她”十五天之前出去割猪草,摔下了山,摔断了腿,有心无力啊!


                  “阿姐,那个,我没做?#35009;?#21834;?”他将手背在后面,睁大了眼睛使劲朝钟离摇头,一脸笃定?#33151;?#30495;。可外面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已经追了上来,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伸手怒指着小萝卜头。


                  “钟小六,你别以为你跑?#27599;?#25105;就拿你没办法。快把我们家鸡蛋还给我。”鸡蛋?他偷了人家鸡蛋?钟小花讶然地抬起眸子,环视一周之后,却了然一笑,心底那种无力的感觉越发沉重。


                  这个用茅草搭成的家,家徒四壁,要?#35009;?#27809;?#35009;矗?#24403;真穷到掉渣。可穷归穷,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做,这是她前世之所以能够纵横商界的根本所在。






                  钟小花秀气的眉头蹙起,抿唇,有些不悦。“去,拿了人家鸡蛋快还回去。”钟小六摇头,清澈的眼睛如同清晨的露珠,耀人夺目。


                  “我没有!我没有偷鸡?#21834;?#36825;个鸡蛋是我捡来的。”


                  “胡说!我们家鸡窝里面的鸡蛋今天早上被人摸走了你就这么?#30473;?#21040;一个鸡蛋?你骗谁呢!赶快给我,不然等到?#19994;?#22238;来,我让?#19994;?#25549;死你!”


                  她冲着钟小六挥?#23588;?#22836;,让钟小六惊恐的后退一步,却依旧死死地咬着嘴巴,梗着脖子嘴硬。“我不管,这是我自己捡到的鸡?#21834;?#20320;就是让你爹过来打我一顿,这?#19981;?#26159;我捡到的。”


                  小姑娘气的站在门口骂骂咧咧地戳人痛处。“哼!果然是个野种,就知道偷鸡摸狗。”钟家除了几个小娃子之外没有男丁,所以被骂野种这几乎是大家的底线。






                  钟小花心生怒气,不过一个鸡蛋而已,可没有?#30422;?#36825;件事情却是整个钟家的逆鳞,也是她的软肋。她弓着腰劈手夺过他手中的鸡蛋,递给门口的小姑娘。


                  “给你,拿走,拿走。”钟小六眼睁睁地看着小姑娘拿着鸡蛋冷哼一声,得意洋洋地离开,整个人?#33151;弧巴邸?#30340;一声哭了出来。


                  “阿姐,我恨你。我再也不?#19981;?#20320;了!”说完,拔腿?#22242;堋?span style="letter-spacing: 0px;box-sizing: border-box;">钟小花有些不悦地揉揉眉心,重新躺在床上枕着胳膊沐浴阳光。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这世界上哪里有?#35009;从?#36828;呢?而且,不?#19981;?#23601;不?#19981;叮?#22905;也不见得多?#19981;?#36825;小萝卜头。







                  她现在要想却是自己究竟要怎么回去!这里没电脑,没电视,?#35009;?#37117;没有!况且,如果她不回去,她那么大的商业王国怎么办?


                  可钟小花却没有想到,一连等到晚上天色黑沉,钟小六还没有回来。“小花,你见小六回来了吗?#31354;?#23401;子究竟哪里去了?”大姐钟小草进门,将一碗甜水递给她,皱眉询问。


                  钟小花眨眨眼睛,该不会因为自己今天做的那件事情,他跟自己赌气吧?可那?#25351;?#33258;己没关系,毕竟是那小萝卜头自己先偷了人家鸡蛋的,这样的孩子就得好好教训一下。俗话说,小了偷针,大了?#21040;?#21834;!


                  这样一想,她淡了脸色,冲钟小草摇摇头。“或许办了错事,不?#19968;?#26469;了!你再等等,说不定他……”





                  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钟小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飞快地转身出门。钟小花心里面也很是复杂,这个家徒四壁的家,竟然连个鸡蛋?#23478;?#21435;偷,真的是……


                  前世自己穷到去卖血的时候,也绝对不吃嗟来之?#22330;?/p>


                  她正想东想西的时候,就听外面传来一个陌生女人洪亮的大嗓门。“钟家嫂子,在吗?你瞧瞧你们家小六做的?#35009;?#20107;情?看?#27425;?#20204;家囡囡的?#28526;?#25376;成?#35009;?#26679;子了?”


                  ?#35009;矗?span style="letter-spacing: 0px;box-sizing: border-box;">钟小花简直不敢置信地掏掏耳朵,小六?挠脸?“花婶子,你搞错了吧?我们家小六肯定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


                  钟小草看着花婶子强势的牵着囡囡进门,不由原地站定,皱眉?#24202;怠D盖?#30524;睛看不见,长姐如母,家中一应大小的事情几乎她全部承担,花婶子冷笑一声,?#35835;?#33258;家女儿往前面狠狠一推,嗓门更大了不少。






                  “不信的话你看看。难道我们还来这里胡乱告状不成?我不管,你们今天必须要给个说法。”囡囡脸?#19979;?#26159;血条印子,也不敢哭,只是欲泣不泣地看着钟小草,一脸的委屈。


                  “囡囡,乖,你告诉小草姐姐,你跟小六怎么发生争执的?他又是怎么挠你的?没事,你说出来,如果是小六错误的话,我一定让他给你赔礼道歉。”


                  花婶子冷笑一声,双手叉腰往门口一站,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她提高了嗓门。“要?#35009;?#36180;礼道歉?我们不要赔礼道歉。你看看,我们家好端端的姑娘被抓成这样了,以后还怎么得了?万一那个毁了相貌呢?还怎么嫁个好人家?”


                  她说着说着,直接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伸手不断拍打着自己的大腿。“哎哟,我可怜的囡囡,这以后可怎么得了?#21487;?#22825;不长眼啊!怎么就这么不公平?”


                  钟小草到底是小姑娘家,看到这一幕,半是羞愧半是恼怒地站在原地,红了脸颊。就算她再能干,可面对这?#21046;?#22919;,还是......







                  屋内正在摸索着缝缝补补的钟氏也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皱眉询问。“小草,这外面是怎么了?”钟小草飞快地扔下手中正砍着的干草,急忙过去扶住?#30422;?#30340;胳膊,摇头。


                  “阿姆,没事的。只是小六和囡囡发生?#35828;?#20105;执而已。您放心吧,我能处理好的,我扶您进去。”地上正哭闹不休的花婶子抹了一把脸,飞快地窜出来拽住了钟氏的衣服袖子。


                  “我说钟家婶子,你不能这样?#20142;?#24515;啊!你是看不到啊,我们家囡囡让小六给挠成?#35009;?#26679;子了!”屋子外面正哭闹不休,屋里面躺着养伤的钟小花也忍不住了!


                  她之前决定给出一个鸡蛋息事宁人,可不代表真的愿意对方?#33258;?#20182;们头顶上拉屎。她艰难地从床上起身,然后扶着土墙一步步地走到门外,眯眼看着这里的一切,她紧皱了眉头。


                  那小姑娘脸上有几条伤痕,可这才几岁的小孩子,长长也就没?#35009;?#20107;情了!最关键的是,对方摆明了就是来讹诈的!







                  可是这家当真好穷,没有?#30422;祝?#21482;有一个瞎眼的?#30422;?#19981;说,下面却还有六个?#24515;?#22899;女的小萝卜头。换言之,这个家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如果有,那无疑是雪上加霜。


                  “不!不是这样的。是她先欺?#20309;遙?#25105;在草丛里面找到一个鸡蛋,可她偏偏要说是我偷了他们家的。是她先欺?#20309;摇!?span style="letter-spacing: 0px;box-sizing: border-box;">门口,?#33151;?#20256;来钟小六那中气十足的声音。


                  众人顿?#34987;?#31070;看过去,就见钟小六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愤怒地握紧了拳头盯着这边,只是四岁的小萝卜头而已,却看起来气势非常。


                  花婶子先是一愣,然后转头朝自家已经呆滞的女儿看了一眼,脸色微微一变,然后飞快地抬高了下巴。


                  “哼!那又怎么样?我们家鸡蛋就是没了一个,不是你偷的是谁偷地?”看着?#30422;?#20026;自己撑腰,小姑娘也抬起下巴,愤怒地对着钟小六吼道。






                  “对,就是你偷的。就连你二姐姐都知道是你。她还亲?#32844;?#40481;蛋给我了!”她在?#30422;?#30340;瞪视下缩缩脖子,鼓着嘴巴看了一眼门口的钟小花,想要祸水东引,一脸得意。


                  钟小草?#33151;?#24819;到了?#35009;矗?#33080;色一变,瞪着钟小花,气的脸色发红。“小花,真是这样的吗?”?#23478;?#33606;钗的钟氏也拿着鸡蛋疑惑地朝门口“看”过去,她犹豫一下,淡笑着安抚钟小六的情绪。


                  “怎么了?鸡蛋是怎么回事?小六,不要撒谎,我们拿了就是拿了,给他们还了。如果真没拿的话,有人看到你捡鸡蛋了吗?”


                  钟小六飞快地点点头,拔腿就往外面冲。“有!有!有!”没过一会儿,他一阵风地重新拐了回来,只是身边还站着一个正流鼻涕的小男孩。


                  “虎子,你告诉你阿姆,今天我是不是捡到一个鸡蛋?”

                   

                   

                   




                  虎子?跟这位花婶子是母子关系?钟小花瞪圆了眼睛,唇角不由弯了弯。


                  “是啊!你不是说鸡蛋你要?#27809;?#21435;给你二姐补补身体吗?所以我就没要,然后我回家在我们家鸡窝里面?#35009;?#20102;一个。真好?#28020;!?/p>


                  他根本不明白外面这剑?#20116;?#24352;的气?#30504;?#21453;而舔舔唇?#29301;?#19968;脸馋样!花婶子尖叫一声,高大的身体直接朝自家儿子扑了过去,伸手就开始在他屁股上揍。拳拳到肉,一点都不带偷工减料的。


                  钟小六吓得愣怔在原地,而钟小草急忙上前去劝解。


                  只有钟小花站在原地,目光直直地看着门口头大身子小的小萝卜头,她脑海中还回荡着刚刚虎子说过的?#21834;?#40481;蛋要?#27809;?#21435;给二姐补补身体!






                  好像有?#35009;?#19996;西在心中激荡,钟小花只感觉自己眼眶发热,眼睛泛酸。所以,这就是家人的感觉吗?从到这里之后,她就一?#27605;?#24323;的小萝卜头,拿了鸡蛋只为了给自己补身体?


                  是了!


                  拿到鸡蛋之后他没有去找?#30422;祝?#21364;来找了自己,可惜她却……眨眼之间,花婶子扔下自家虎子之后,开始矛头对外。


                  “那也不?#23567;?#23601;算是我们家囡囡错了,可你们小六也不能上手抓脸吧?我们要赔偿,一定要!”她伸手拽住自家闺女,强势地抬起对方的脸给大伙看。门口,已经围上了不少看热闹的乡邻。


                  钟小草皱紧了眉头,看着鸡笼子里面还在啄食的鸡,有些心痛的闭了闭眼睛。







                  “那不然,花婶子,给你们捉一只……?#34987;?#36824;没有说完,就见钟小六扑了过来,伸出又短又细的胳膊挡在鸡笼前面。


                  “不行!坚决不?#23567;?#25105;们就只有这么几只鸡了!如果给了花婶子,那我们以后怎么办?二姐腿还没好,没了鸡怎么有鸡蛋?”


                  钟小草有些?#21507;?#22320;去拉小六,场乱顿时?#39029;?#19968;团。钟小花伸手擦擦自己脸上的泪水,?#33151;?#24594;喝一声。“够了!”


                  大家停手,整个场面鸦雀无声,大家?#36861;?#22909;奇地转头朝她看过去。


                  “花婶子,说到底你就是不甘心囡囡的?#28526;?#25376;花了呗。”

                  花婶子闷热感对上钟小花那亮闪闪的眼睛,只觉得心底发憷,可转头看到他们家养的鸡,冷笑一声,眼中的贪?#27867;?#19981;掩?#24013;?/p>







                  “是又怎么样?”钟小花单脚朝他们的战场跳过去,直接走到钟小六面前,伸手捏着他的后颈,直接将人拖到花婶子面前,再将囡囡重重地往前面一?#19969;?/span>


                  “来,他挠了你,你现在也来挠他!”围观的众人此时?#35009;?#30333;了钟小花的意思,顿时哄笑一声。花婶子有些挂不住脸,愤怒地瞪着钟小花开口。


                  “如果我们家女儿因为这个毁了容貌,找不到如意郎君怎么办?”钟小花没有搭理她,反而笑眯眯地看着囡囡。


                  “你不愿意动手是不是?”囡囡怯生生地点点头,将自己往?#30422;?#36523;后缩了缩。不知道为?#35009;矗?#22905;总觉得现在小花姐姐很可怕!


                  钟小花眉头一挑,冲着仰头看自己的钟小六扬扬下巴。“你自己挠!你是怎么挠囡囡的,你就自己怎么挠回来!只许多不许少!”







                  钟小六闻言眼睛一亮,只要挠了就能护住自家一只鸡,挠了也行啊!他?#31258;隙?#20316;麻利地在自己脸上挠了几下,脸?#19979;?#19978;渗出了血印子。


                  钟小花嘴角狠狠地抽动几下。这孩子,用得着这么实?#19979;穡?#33457;婶子气的伸手指着钟小花,恼恨地抬高了嗓门恨恨地开口。


                  “我不管,反正你要赔偿。”钟小花双?#21482;?#33016;也学着对方的样子,只是脸上始终笑眯眯的。


                  “那我也要赔偿。你们家囡囡要嫁如意郎君,我们家小六还要娶一个如花似玉美娇娘呢!再说,小六的伤势可?#25545;?#22241;重,到时候因为这些伤疤没办法考状元,怎么办?”

                   

                  考状元?外面围观的人群开始发出嗡嗡的议论声。

                  虽然此时脸颊生疼,可眼睛发亮的钟小六抬眸看着钟小花,一脸?#24352;濉?/p>







                  “你简直胡?#26376;?#35821;!就凭着你们家小六……”花婶子也被她?#30475;?#22842;理给弄晕了头,还想要说?#35009;矗?#23601;听钟小六压低了声音冷笑一声?#25112;?#20102;她的耳边。


                  “你信不信,今天你抱走一只鸡,明天你家囡囡毁容的消息就会传遍附近的十里八村?”


                  ?#35009;矗?span style="letter-spacing: 0px;box-sizing: border-box;">花婶子倒吸一口冷气,惊骇地后退几步,瞪圆了眼睛看着钟小花,却见对方依旧笑眯眯地看着她,刚刚那番话就像是一句梦呓。她脸色变了几变,到底还是熄了心思。


                  “哼,看在囡囡的面子上这次就算了,下次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而钟小花却眯眼一笑,叫住了人,然后?#24895;?#38047;小六。


                  “小六,去将我屋子里面那两个鸡蛋给囡囡和虎子拿去吃了。到底这俩孩子今天也受累了。”钟小六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钟小花,然后倒腾着小?#21364;游?#23376;里面翻出来两个鸡蛋冲囡囡和虎子递过去。






                  眼看着自家没心没肺的儿?#26377;?#39640;?#38378;业?#20030;着鸡蛋冲出去,花婶子也不好绷着脸,尴尬地冲着她们扯扯唇角。


                  “花婶子,我们家孩子多,如果以后再出现这种事情,您多担待。?#32972;?#20154;嘴软,拿人手短,花婶子摆摆手,飞快地应承下来,面子给了,里子也有了,现在不走还更待何时?钟小草瞪了钟小花一样,出门将外面围观的村人赶走,这才狠狠地送了一口气。


                  “二姐,你真的太厉害了!”花婶子泼妇一样的人,在整个村子里面是出了名的不讲理,可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二姐给教训了!


                  钟小花摸摸他的脑袋,有些尴尬地笑笑。可下一秒,小家伙直接转移了话题。“二姐,你说,我真的会做状元郎吗?”虽然他小,还没有走出去,可是听村里面那些老人们说,状元?#23665;?#26469;都是有大造化的人!未来都是要吃香的喝辣的。


                  “是不是?#19994;?#20102;状元郎,二姐可以天天吃鸡蛋?阿姆也能找大夫看眼睛?”场面,一?#26412;?#35879;下来。







                  钟?#19979;?#26159;紧闭的眼睛朝他们这边“看”过来,声音恼怒。

                  “钟小六,你给我进来!”钟小花不明所以地看着?#30422;?#20851;了门,然后就听钟小草无奈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你?#30340;?#25552;?#35009;?#19981;好?非要说?#35009;?#29366;元郎?阿姆不?#19981;?#25105;们能够读书?#36466;郑?#20320;忘了吗?”不?#19981;叮?#20026;?#35009;矗?#25454;她所知,这才是古代众多寒门子弟鲤鱼跃龙门的唯一方法和途?#19969;?/span>


                  毕竟,士农工商摆在这里!出去搂猪草的几个弟弟高高兴?#35828;?#36827;门,打断了钟小花的?#20102;肌?span style="letter-spacing: 0px;box-sizing: border-box;">“大姐,?#27425;?#25235;到了?#35009;矗 ?/span>


                  钟小五兴奋地拎着手中的东西进门,一张黢黑的脸上就能看到那熠熠闪光的双眸。“我们小五真能干!”


                  钟小草眼睛一亮,看着小五手上拎着的长条的泥鳅,不由快走两步。四姑娘钟小碟伸手捅捅小五的胳膊,冷哼一声,不悦地翻了个白眼。







                  ?#20843;?#35828;是你抓的?分明是三哥给我们做的东西,我们两个人一起抓的。”被当场拆穿的小五也不懊?#30504;?#21482;伸手将东西塞进大姐的手中,笑眯眯地点头。


                  “大姐,你快收着,给二姐去灶房做了吃,完了二姐的腿就好了!”钟小草欣慰地伸手摸摸小五的脑袋,轻轻地点点头。


                  “好!小五真?#28020;!?#30475;着这一切的钟小花莫名有些触动,眼圈微红的她闭上眼睛,心?#24515;?#20010;地方正在?#26469;?#27442;动。


                  他们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的二姐早就已经魂归地府?自己只是一个寄生的生魂?如果知道了,必定要伤心难过的吧?


                  “二姐,你怎么哭了?是不是腿又疼了?我扶着你进去躺着好不好?”钟小三仰头看着钟小花的眼泪簌簌而下,吓了一跳,急忙开口。







                  钟小花伸手紧紧地搂住钟小三,将人抱在胸前,开始闭上眼睛嚎啕大哭起来。众人?#36861;?#26397;她围拢过来,七嘴八舌地安慰着。虽然词不达意,可是那关心的眼神却牢牢地印在钟小花的心底。


                  许久之后她才吸吸鼻子,擦擦眼睛,抿了唇瓣看着他们,郑重其事地开口,像是宣告。“从今以后,我就是你们的二姐,亲二姐。”钟小草没想到等了许久就听二妹说?#35828;?#36825;个,顿时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开口。


                  “你该不会前几天撞到的不是腿,而是脑子吧?都让让,都让让,小三和小碟你?#21069;?#40481;草给剁了,大姐马上去做饭。至于小五,你陪着你二姐吧!”分工结束之后,大家四散开去。


                  看着大家各司其职的钟小花有些过意不去想要过去帮忙,却被?#32454;?#25191;行姐姐任务的钟小五给拖回了房间里面。


                  “二姐,你要好好休息,才能好?#27599;臁?#22823;姐说我们家没钱看病,所以只能挺着。”小五伸手将潮湿的被褥盖在钟小花的身上,小大?#35828;?#24320;口。







                  钟小花却透过屋子的窗户看着外面两个小孩子忙碌的样子,?#37027;?#23588;其复杂,这在现代社会的话,他们还是刚刚一二年级的小学生,可在这里已经开始承担养家糊口重任了!


                  她冲着钟小五挥挥胳膊“你放心,等二姐好了,一定让你们每天每天都能吃上好东西。”钟小五并不相信,可还是点点头。


                  大姐说过,有点希望还是好的,万一就实现了呢?

                   

                  可这一躺,就是快一个月的时间。每天就像是一个活死人一样躺在床上,不管她怎么哀求,怎么耍弄阴谋诡计,最终的结果都只能乖乖的躺在床上。


                  从刚开始的陌生到现在的熟悉,也只不过用了短短的一个月时间而已。如今,她甚至感觉,自己就是钟小花。







                  只是,一直让她意外的,却是阿姆对于读书人的看法,尤其禁止他们全家读书。而只要自己一谈到这个话题,不是阿姆甩袖离开,就是大姐将她拽走。


                  清晨,大姐带着小三和小蝶出门去买绣花用的东西,而最小的两个小家伙扔给了钟小花。“小五、小六,收拾东西,二姐带你们上山。”他们这个村子背后是一个高大的山峰,听说往深了去里面有狼、熊瞎子之类的东西,可她想在外面转转应该没事的。


                  小五小六这些天跟钟小花混熟了,尤其听着钟小花每天晚上睡觉之前给他们讲的那个猴子的?#36866;拢?#31616;直将她奉为神明。


                  “二姐,我们走吧!?#27604;?#20010;人背着竹篓站在高大的山峰面前,钟小花忍不住心底有些激动。前世自己小时候也在饥一顿饱一顿的环境下长大,?#21487;?#21507;山就是他们村子的习惯,可后来等到自己有钱了,她?#35009;?#26377;忘记攀爬的习惯。


                  “走,朝着目标,出发!”虽然小五小六还并不明白?#35009;?#26159;目标,?#35009;?#26159;出发,可并不代表他们不清楚钟小花的手势。在她一声令下之后,他们飞快地拔腿朝前冲。







                  钟小花紧抿着唇瓣,眼睛发亮地看着面前出现的一种有一种东西,最后眼睛一亮,被面前的?#21543;?#26898;给吸引了。


                  她动作麻利地将他们全部摘了下来,却听小五有些好奇地看着她。


                  “二姐,你摘下这些东西干嘛?又不能?#28020;!?#26449;子比较穷,大部分能吃的东西他们都尝试了一遍,而钟小花手?#24515;?#30528;的东西,他们从头吃到根部,完全不能?#28020;?#38047;小花冲着他们神秘一笑。


                  “?#28982;?#22836;姐姐给你们做了东西吃,你们就知道了!”小五有些不以为然,倒是小六欢呼一声,也跟着开始摘东西,三个人奋力合作,飞快地将这一片?#21543;?#26898;给摘完了。


                  而等到钟小花看到树林里面那枯木上长着的东西之后,兴奋的欢呼一声,直接朝着他们身出了爪子。






                  “二姐,那个不能吃,有毒的。?#34180;?#23567;五一直跟着哥哥姐姐们往山里面跑,外围的很多东西他们都知道。钟小花诧异地看着自己手中的东西,冲他们摇摇头。


                  “不!怎么会?你们说的那些有毒的东西是野蘑?#21073;?#20294;是这些是木耳,木耳啊!”这可是木耳,木耳啊!想到?#19988;?#20013;的木耳蛋花汤,钟小花舔舔自己的的唇瓣,只感觉胃中空空,越发饿了!


                  小五小六看着钟小花依旧坚持自己的想法,顿时有些无奈地对视一眼,只能放任她将东西带回去,毕竟回去之后大姐还是要挑挑拣拣的。


                  钟小花不管小五小六在自己身后的?#29399;蹋?#33258;己自顾自地开始往前面跑,就像是进入了藏宝库一般。“二姐,你是不是上次摔下去的时候摔傻了?#31354;?#26681;本就不能吃啊!”


                  钟小花眨眨眼睛,看着自己手心里面红彤彤的小果子,就像是看到了金子。






                  “你们说这个也不能吃?你们都没有吃过吗?”她伸手抓着小五小六,连声询问,那张泛黄的小脸此时布满了激动的红?#24013;?#30524;看着小五小六再次摇头,钟小花欢呼一声,飞快地招呼他们。


                  “你们给我捡点,越多越好,?#28982;?#21435;之后二姐给你们做好吃的东西。保证你们吃了一个还想要吃第二个。不,不能吃,我们要卖钱的。”


                  小五小六对视一眼,看二姐颇有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两人小大人一般的叹息一声,开始认命地往筐子里面放东西。


                   “二姐,筐子已经满了,怎么办?而且你不是说要?#38405;?#20010;黑色的蘑菇吗?现在不要了?”钟小五好奇地看着钟小花,眼中满是疑惑不解。


                  钟小花这些天跟他们在一起,多了几分亲?#29301;?#20063;少了前世的淡漠和孤僻,伸手摸摸小五小六的脑袋,冲着他们挤挤眼睛。







                  “当然要吃啊!只是我们可以把这些东西藏起来,等到晚上我们再来这里运走。”


                  “二姐,我们大大方方拿下去就好。毕竟这些就算是?#27809;?#21435;喂猪,猪都不?#28020;!?#23567;六有些为难地开口。钟小花嘴角狠狠地抽搐几下,有些无力地点点头。


                  “好,好,好。算是你们说的对。但是我不想给别人知道。这是要拿出去卖钱的,等卖了钱之后,你们才有肉吃,有新衣服穿。”而不是穷到只为了一个鸡蛋都会大闹一场的程度。


                  想到那个鸡蛋,钟小花伸手摸摸小六那跟身子并不相符合的脑袋,微微一笑。“等到我们有钱了之后,我们就能买很多东西。说不定还能送小五小六去读书,到时候?#20960;?#29366;元,娶个公主回来。”小六突然红了脸,有些忸怩地看着钟小花,黑白分明的瞳孔满是好奇。


                  “二姐,这究竟要怎么卖啊?听狗子说,要去跟夫子念书地话,需要交很多束脩的。”狗子是隔壁卖肉王屠夫家的儿子,长得?#25351;?#21448;?#24120;?#26126;明比小五大几岁,却偏偏?#19981;?#36319;小五玩。听说收了庄稼之后就要送去城里面跟夫子读书了。







                  钟小花伸手?#21890;?#20182;的鼻?#28023;?#21704;哈一笑。“没事,二姐说了让你去,一定可以的。”钟小六也跟着重重地点点头,看着钟小花满是?#20999;?#30524;。


                  他还记得上一次,二姐大战花婶子的事情,简直太厉害了。毕竟花婶子在他们整个村子女人里面都是数一数二的,只要谁说起花婶子,肯定不敢招惹。而那天的事情,直接让钟小六将钟小花推上了神?#22330;?/p>


                  小五却不管那么多,毕竟他比小五还要大一点,可二姐说了让小六去,自己呢?所以只仰着头,扯着钟小花的袖子连声说道。


                  “二姐,二姐,那小六去念书了,我也能去吗?我也想去。”钟小花低头看着这两个?#20040;恐?#30524;神看着自己的小家伙,顿时脸上起了笑容。“好!好!好!都有,都?#23567;!?#22905;伸手将两个小家伙抱在怀里面,拿了?#21543;?#26946;去喂给他们吃,等一个个酸的不行的时候,她这才扬声笑了起来。


                  原来,有亲人是这么一?#25351;?#35273;!前世她见了小孩子,只有一?#25351;?#35273;,那就是?#24120;?#21508;种?#24120;?/p>







                  钟小花和小五小六他们将地上刚刚掉下来的山楂给捡完了之后,又瞄上了树上那红艳艳的果子。她将身上的裙子用草绳子给捆在一起,然后小心翼翼地爬上了树,可没想到,?#21543;?#26946;树已经好多年了,太高她根本就够不着。


                  所以她囧囧有神地在小五小六那崇拜的目光中下来,在附近找了个长长细细的枯树枝,开始往下面打。可这样做也有弊端,毕竟打下来的很多都被打坏了,影响美观。


                  “二姐,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现在天都快黑了,而且我也饿了。再晚一点的话,大姐和阿姆会担心的。”小五看着他们堆成了小山的山楂,只感觉自己上当受骗了。这还是那些猪都不吃的山楂,这怎么能卖出去?


                  “好,好,好!没想到我们家有大姐这个管家婆,还有你这个小管家公。我们现在?#28982;?#23478;,?#28982;?#22836;我们再跟大姐说说,一起来把这些全部给搬走!”钟小花心里面做着?#20040;?#31639;,可现实很残酷。






                  “你真是异想天开,你知道糖有多贵吗?我们家里面都快揭不开锅了,哪里有那么多糖给你造?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去山上打点草,喂喂我们家的鸡,还能多下几个鸡?#21834;!?/p>


                  钟小草看着钟小花面前成筐子的?#21543;?#26946;,嘴角狠狠地抽搐几下,有些无奈地开口。钟小花皱眉,有些不敢置信。


                  “大姐,那些糖很贵吗?有多贵?”她还是没有死心,糖很贵的话,她可以把价钱再往上面提高一点。“很贵,买一斤糖的钱,差不多够我们买十斤盐了。”钟小花翻了个白眼,有心开口想要说她几句,可生怕打击了钟小花的积极性,也只能闭上了嘴巴。


                  倒是里屋里面听着他们说话的钟氏听到他们的话,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


                  “小花,你姐姐说得对。家里面现在越来越难了,其实都是我的错,如果我的眼睛还好好的,至少可以帮着绣花换点钱。”钟小花闻言飞快地摇头,再摇头。







                  “不,只是我考虑地不周到而已,没事的,没事。”


                  “哼,?#35009;?#19981;周到,阿姆,您去里面坐着,别听小花在这里胡咧咧。她也就是三分钟热度而已。”而刚刚从外面跑进门的钟小五却飞快地冲了进来,站在钟小花面前替他?#24202;怠?/span>


                  ?#20843;?#35828;二姐三分钟热度了?二姐今天还说等赚了钱让我们都去跟夫子念书,到时候考状元呢!”


                  “?#35009;矗俊?#38047;氏惊怒的拔高了声音,满是眼白的眼睛死死地看着这边,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胡闹!我们家的孩子,不念书,不做状元。”她没说自家孩子考不上,而只是不念书,不做状元。可钟小花却没有意识到,只是搂住有些吓傻了的小五冲着钟氏开口。






                  “阿姆,为?#35009;矗?#22763;农工商,您看?#27425;?#20204;现在这都揭不开锅了。而?#19994;?#24351;们都大了,没钱怎么可以?再说,难道您不盼望着他们飞黄腾达吗?”她有些不敢置信,这古代人的思想都是这样吗?


                  小富即安的思想她虽然也能理解,可他们家现在这是家徒四壁,和小富?#31383;不?#30456;差很大一段距离。


                  钟氏没想到钟小花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气的脸色铁青,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住口,你给我住口!”她脸色扭曲,冲着钟小花高声喝到。


                  其他人包括钟小草都有些吓傻了,屋子里面寂静一片,她们还从来没见过从?#27425;?#26580;和蔼的阿姆竟然会有这样暴怒的一面。


                  “阿姆……”钟小花缓缓的朝着钟氏走了过去,有些奇怪地看着她。


                  “是不是,有?#35009;?#38590;言之隐?”

                   

                  为?#35009;茨盖?#19981;让孩子入?#32781;?/span>

                  请点击阅读原文

                  《独宠将门农女》

                  作者:宁?#20154;? 

                  状态:已完结

                  类?#20572;?/strong>励志 甜宠

                   

                  锦娘说:其实看开篇几章,锦娘是拒绝接受女主穿越前是个集团总裁的,而?#19968;?#26159;靠着自己做到总裁的孤儿(没有任何家庭势力可以依靠)

                  而在最初几章的表现,让我怀疑她的公司?#23567;?#38598;团”然后是给没几人的公司的那种

                  不过,后期剧情展开之后,女主的表现还是可以的,没有太过小白,在女性受到歧视的年代,她选择扮成男人去做事情,而不少直接以女性的身份,毕竟在歧视的背景下,女性去抛头露面不会顺利的,那种顺利的基本就是理想化了。

                  关注锦文公众号,更多好文等你来

                  点击阅读原文,精彩内容等你看

                  为?#35009;茨盖?#19981;让孩子入?#32781;?/p>

                  请点击阅读原文

                  推荐
                  福建省彩票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