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h8lq"><tr id="oh8lq"></tr></div>
              1. <dd id="oh8lq"></dd>

                  “孩子們說,爬也要爬回北上廣。”

                  錦文小說 錦文小說

                  作者/甘北

                  本文作者:甘北

                  我們總愛在社交網絡上吐槽過年。

                  無聊、沒WIFI,穿大棉襖,還要面對長輩親戚無休無止地催婚、催生、催二胎。

                  我們習慣性地把自己,跟上一代隔閡開來。仿佛那片沒有霓虹的鄉土,代表的就是落后、貧窮、粗魯的文化符號。

                  就連過年都成了硬性任務,眼巴巴地熬完這段假期,就能投入北上廣自由廣闊的天地了。就在剛剛,我還在朋友圈看到了一篇名為《爬也要爬回北上廣》的文章。

                  田埂、雞籠和三姑六婆,似乎注定與理想、自由、隱私這些詞無緣。

                  所以年輕人們都在逃離。

                  可對于老年人來說,過年又有什么不同的意義呢?

                  今天的文章,是三個不一樣的年味故事。相信你在其中,能看出許多人的影子。 


                  “父母走了,兄弟四個沒有年了。”

                  這個春節,張家四兄弟都沒有回家。

                  大前年父親走了去年母親也走了,兄弟幾個跟鄉土的情誼,仿佛就在一瞬斷盡了。沒有父母的老家,早沒有回去的必要

                  老家的墻面剝落了大半,廚房的灶頭熏得漆黑,早幾年兄弟們就謀劃著,湊一筆錢給房子翻新,可拖到如今,父母都不在了,房子依舊是老樣子。

                  倒不是沒錢,而是心不齊。

                  老大家做生意,家底厚實,老二老三家負擔大,就想要大哥多出錢。老大心里冤,總不成我有錢,就活該被你們訛?

                  他把話撂出來,你們出多少,我出多少,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老二和老三聽了這話,一下就泄了氣。房子翻新少說要十幾萬,每戶得拿出三四萬,這對普通工薪階級來講,不是要命嗎?

                  于是能拖就拖。

                  哥哥們都拖了吧,老四自然閑得樂呵。他本就不想掏這份力氣。

                  他雖是最小的,可父母從小就不待見他,就連結婚,老倆口都沒份像樣的聘禮。平時討了便宜的哥哥們不急,他急啥?

                  就這樣,這事耽誤了。直到父親走了,又直到母親走了。

                  春節不回家,是四兄弟商量好的。

                  早在節前,就通過了電話。老大說,有筆款子還沒收回,就不回了。老二說,妻子幾年沒回娘家了,得陪她回去看看。老三說,小兒子剛滿月,受不了舟車勞頓。老四啥都沒說,既然哥哥們都不回,他回去干嘛?

                  春節就這么張燈結彩地來了。

                  現在的年味,越來越淡了。今年鞭炮禁得更嚴了,連除夕都沒點響動。城里家家戶戶閉著門,歡喜和熱鬧都是單調的,跟往常沒什么區別。

                  電視上的春晚,播了一年又一年,今年又多了幾張生面孔,聽孩子們說,那是當紅的誰誰誰,可自己一個都不認識了。

                  坐在軟塌塌的沙發上,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從前的過年滋味。

                  父親母親在廚房忙活,兄弟妯娌們在客廳打牌,一家子十幾口,一張桌子都坐不下……

                  這樣的光景,是再沒有了的。

                  父母不在了,兄弟們就沒有年了。

                  再過幾年,骨肉至親的兄弟,怕也不怎么聯系了吧。

                   

                  “沒人關心我做了幾道菜。”

                  51歲的趙姨,第一年做了婆婆。

                  兒媳婦是外省人,只會說普通話。趙姨便操著那口夾生的普通話,跟她噓寒問暖。總有那么兩個詞說錯,鬧了不大不小的尷尬,兒子就在一旁打斷:“媽,你扯這些干嘛?”

                  趙姨不討沒趣了,就去廚房做菜。她便是再老,也摸得清這點行情——時代早變了,婆婆不該使喚兒媳了。

                  兒子給她買過一臺手機,她閑暇時也上網,知道年輕里背地里是怎么討論婆婆的,什么“月子之仇,不共戴天”,又有什么“婆婆想把自己吃過的苦,全給兒媳吃一遍”。

                  她雖然不明白現在的年輕人怎么了,但她珍惜這個家,更不愿讓兒子夾在中間難做人。

                  于是,一桌子八大碗,趙姨從早忙到晚,殺雞、宰鵝、勾芡、擇菜,她一聲不吭悶頭干,連個下手都不敢喊媳婦打。

                  她怕一聲使喚,婆媳間的仇怨,就此結下了。

                  說一千道一萬,過年,難為的都是女人。

                  男人們吃酒打牌,呼朋引伴,女人們是要把骨頭忙散架的。客人來了一撥又一撥,煮菜做飯,洗碗洗筷,全是趙姨在忙活。

                  好不容易弄好了飯,親朋好友往桌上一坐,竟連張多余的凳子都沒有,趙姨端著碗,跟親戚們寒暄:“我站著吃,站著吃也是一樣的。”

                  就這樣,趙姨站著吃完了飯,又笑著送完了客,便獨自地捧著那一堆杯盤狼藉,往廚房去了。

                  不知道為什么,那個瞬間,她覺得人生格外地孤獨。

                  可轉瞬又想,都這把年紀了,還孤獨什么呢,惹孩子們笑話。

                  老了,腰肢壯了,皮膚松了,臉上長老人斑了,51歲的趙姨,成了眾人眼里的一個符號。

                  家的符號,母親的符號,婆婆的符號,誰也不再去細究,這符號曾有過怎樣的青春歲月,又曾是誰的女兒,誰的妻子,誰眼里明媚動人的心上人。

                  人們甚至忘了,趙姨年輕時是個美人,還寫得一手好字,門口的春聯,就是她寫的哩!

                  什么都不重要了。現在的她,就是趙姨。一個退出所有舞臺的老年人。

                   

                  “下次再見,該是下個春節了吧!”

                  這個春節,秦姨特別開心。

                  兒子、兒媳、女兒、女婿、孫子、外孫都回來了,大眾和豐田往門口一停,鄉下的老房子頓時有了光彩。

                  她在老家養了點雞,還有兩只大土狗,如今都成了孩子們的玩具。大外孫一吃完飯,就追著狗跑個不停。小孫子也不甘示弱,拿著一根小木棍,一邊捅雞窩,一邊扯著嗓子喔喔叫。

                  孩子們臉上的笑,是天真的,張揚的。秦姨見了也高興,恨不得把家里的寶貝都掏出來,全塞兩個心肝手里。

                  那一刻的人生是圓滿的。從前吃了多少苦,都不去計較了。

                  對老人而言,人在,家就是興盛的。

                  為了這點熱鬧氣,她扎扎實實地準備了兩個月。衛生間的熱水器壞了,年前特地找人修過的。去鎮里買了一臺洗衣機,孩子們回來用得上。還有棉被、拖鞋、毛巾、牙刷,秦姨通通買了新的,齊齊整整地碼好,就為了這短短的七天。

                  可孩子們年初五就說要走。

                  秦姨失落地站在屋子中間,一個勁地問:“不是初七才上班么?”

                  孩子們都有自己的理由:走遲了,要塞車的。再說,還得給領導同事拜年去呢!

                  秦姨說,好吧,走就走吧。還有明年呢,又不是不回了。

                  于是初四晚上,她就開始張羅孩子們回城的東西。

                  土雞蛋是多多益善的,兩個孫兒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城里買的哪有鄉下養的好?兒子愛吃臘肉,女兒愛吃糍粑,還有米、面、油、蔬菜,能備多少,就都備著吧。孩子在外面,一年到頭回不了家,這些就是家的味道。

                  都說兒行千里母擔心。

                  秦姨這輩子最遺憾的事,就是兒子和女兒工作的地方,都離家太遠了。實在太遠了,足足四、五百公里,開車都要大半天呢。

                  距離擺在那里,再孝順的孩子,一年又能回家幾次呢?

                  下次再見,該是下個春節了吧!

                  秦姨心里舍不得,便翻來覆去睡不著。可天還是要亮。

                  第二天一早,大眾要走了,豐田也要走了。孩子們在車里揮手,喊著“奶奶再見”“外婆再見”,秦姨扒在窗戶邊叮囑:“要聽爸爸媽媽的話,多吃點飯……”

                  隨后,家門口留下兩道長長地車痕,這院子,徹底靜了下來。

                  秦姨的年,就在年初五這天,過完了。


                  -甘北原創-


                  作者簡介

                  甘北,你的情感閨蜜,我有一間大房子,活夠了就去死。我還有一個公眾號,寫男歡女愛,也寫世情冷暖,歡迎你來做客。微博:甘北Lily,個人公眾號:甘北(ID:ganbei1990)。新書《你喜歡,不如我喜歡》,正在全網熱售中。

                  .▼.

                  記得關注錦娘喲


                  (圖片來源于網絡,侵刪)


                  推薦
                  福建省彩票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