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h8lq"><tr id="oh8lq"></tr></div>
              1. <dd id="oh8lq"></dd>

                  只因这件事情,所有的亲戚都排斥我,包括我的父亲......

                  锦文小说 锦文小说

                  从淇河站下车,再乘大客,两个小时后便能到达塔家县——一个三线城市里的落后小县城。


                  赵枣儿下车时,正是下午五点整。冬日的太阳落得早,遥遥地,可以看见县城里星星点点的灯光,远远近近,或明或暗,透着些微的冷意。


                  没有人来接她,赵枣儿只好掏出?#21482;?#25320;出堂妹赵可喜的电话,但电话里只有“嘟、嘟”的忙音。


                  皱了皱眉,赵枣儿收起?#21482;?#25353;捺下心里的?#35805;玻?#21521;前走去。


                  上午的时候赵枣儿接到了赵可喜的电话,可喜只说了一句:“姐,快回来吧,爷爷要不行了……”


                  后来赵可喜又说了什么赵枣儿一句也没听进去,只觉得脑?#28216;?#21985;的,直到这一刻,才有了几分真实?#23567;?/span>







                  说起赵枣儿的爷爷赵大匡,赵枣儿是又?#20174;?#24597;。


                  赵家祖上曾出过有名的道士,那些通天的本事传到赵大匡手里时所剩无几了,但凭借着这手艺,赵大匡在塔家县有极高的威望。许是因为血缘的关系,赵枣儿生来可以看见鬼,体质极为敏?#23567;?/p>


                  走在熟悉的道路上,回忆扑面而来,赵枣儿极力克制自己不去张望,但脑海里总会浮现各种各样的画面——那颗树上曾有个吊死鬼、往那边走是有水鬼的井、跑跳嬉戏的鬼孩子……那都是曾经赵枣儿看到过的东西。


                  但那都是曾经,现在的赵枣儿已经不能看见鬼了。确切地说,自六岁时被鬼“咬”了以后,赵大匡压制了赵枣儿的命格以来,赵枣儿就再也没有看到过鬼。那之后,赵枣儿也很少回到塔家县来,但今夜,竟有很多居民一眼认出了她。







                  “是老赵家的那闺女吧……?”

                  ?#21834;?#26159;吧?”


                  “就是她,”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对周围的?#35828;潰骸?#20320;看她的耳朵……”


                  敏感地捕捉到“耳朵”两个字,赵枣儿忙拨了拨头发,遮住自己的右耳。幼时遇到的那只鬼,把赵枣儿的右耳耳垂咬掉了一小块,细看便能看出两边耳朵的不同。


                  当时的“鬼咬人”事件在不大的县城里闹得沸沸扬扬,时隔这么多年,还有人能一眼认出她来。


                  赵枣儿朝那个男人走去,礼貌地唤了一句:“二叔。”


                  赵二叔有些尴尬,“回来了?”


                  “嗯。”赵枣儿点头,看着两辆警车驶入县城,呼啸而过。

                  “你爸呢?”






                  赵枣儿看着警车消失在拐角,回答道:“我还没跟我爸说。”

                  “嗯,”赵二叔搓了搓手,“算了,一会儿看到你三叔三婶,你好好劝劝他?#21069;傘!?/p>


                  赵枣儿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没听明?#20303;?/p>


                  不是说爷爷快不行了吗?而且三叔一家不是与爷爷老死不相往来了吗?说来也古怪,可喜就是三叔的女儿,怎么爷爷出事了,却是可喜打电话通知她的呢?


                  “可喜呢?”赵枣儿?#23454;饋?/p>


                  “你到?#23383;?#19981;知道?”赵二叔神情古怪地看了赵枣儿一眼,“喜儿死在你爷家里了,都死了三天了!”


                  赵枣儿一震。死了三天?那她早上接到的电话是……






                  “说是凶杀案呢,死得特别?#36965;?#36830;市里的警察都来了。”赵二叔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听说一屋?#21451;?#21681;都是知道的人,你爷干那行当,迟早是要被恶鬼索命的……”


                  赵枣儿脑子里?#20197;?#31967;的,告辞了二叔,匆匆往爷爷家跑去。


                  果然,方才疾驰而过的那两辆警车,便停在院子外头。除此以外,还有两三辆车,把赵家小院围了个水泄不通。


                  县长陈述梁站在门口,正与两个身材高挑的男人说话。


                  左边的穿着皮夹克,一身黑。利落的短发,明朗的五官,举手投足有几分痞气,正神情严峻地说着什么。






                  右边的男子则穿着一件黑色的立领风衣,头发微长,神情温?#20572;?#40763;梁上架着一副金属细框眼镜,看起来温文儒雅,不时地点头表示赞同,穿过人?#28023;?#20182;一眼看见了赵枣儿。


                  “闲杂?#35828;?#31105;止入内。”站在警戒线外的警员拦住走近的赵枣儿,硬邦邦道:“请?#35828;?#40644;线以外。”


                  “我是……”赵枣儿还没想好怎么介绍自己的身份,陈述梁却看见了她,快步朝她走来。


                  “枣——儿?”


                  “梁叔,是我。”


                  陈述梁松了口气,向身边两位男子介绍道:“吴警官,庄教授,这是赵大匡的大孙女儿。”






                  “你好,F市公安厅刑警一?#28216;?#28009;霆。”穿皮夹克的男子朝赵枣儿点点头,而戴眼镜的儒雅男子则礼貌道:“蔽姓庄,庄祁。”


                  “你、你们好。”赵枣儿有些不知所措,“梁叔,我爷爷呢?”


                  “枣儿你别急……”陈述?#27827;?#30097;地看向吴浩霆。


                  吴浩霆了然地接过话头:“赵小姐,请问您最后一次见到你爷爷赵大匡是在什么时候?”


                  “去年夏天。”


                  “据居民们的说法,赵大匡可能已经失踪半个月了,你知道你爷爷可能去哪吗?”


                  “不知道,爷爷他,从来不离开这里……”赵枣儿蹙眉,心里的?#35805;?#36234;来越重,“爷爷出什么事了?可喜呢?”





                  吴浩霆用探究的目光扫视赵枣儿,“我听说赵小姐您在F市工作,来这里也要小半天吧?怎么突然回来了呢?”


                  “我接到了可喜的电话。”赵枣儿揪紧了衣角,?#35805;?#22320;往院子里看,她听到了院子里突然传来的痛哭声,妇女的哭?#20811;?#24515;裂肺,听声音像极了三婶。


                  “赵可喜小姐已于三天前遇害,遇害地点就在这幢房子里,”吴浩霆盯着赵枣儿,似乎在考量她话里的真实性:“你是什么时候接到被害者的电话的?”


                  被害者?


                  这个词让赵枣儿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地回答道:“今天早上……”


                  吴浩霆与庄祁对视一眼,庄祁不着痕迹地摇摇头。






                  与吴浩霆不同,庄祁并?#20999;?#35686;,而是F大的副教授,研究的是冷门的东方古代哲学,囊括?#35828;饋?#20315;、儒等文化领域,但与常规的学术不同,风水阴阳、降妖除魔,才?#20146;?#31041;研究的侧重点。除了老师,庄祁的另一重身份是天师,在某些圈子里,庄祁的名气十分响亮。


                  本来查案与庄祁没有什么关系,只是这起案子太过于不同寻常,以至于吴浩霆看了一眼现场后,便返回F市把庄祁接了过来。


                  吴浩霆和庄祁眼神交流的同时,陈述梁一脸后怕地看着赵枣儿。他在塔家县近十年,太清楚赵家的故事了,他知道赵枣儿不是会说谎的人,那电话,一定是鬼打的!赵可喜就是那个鬼!


                  赵枣儿抖着手掏出?#21482;?#20294;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早上的通话记录。






                  “怎么会?”赵枣儿反复开关机,“早上那个明明就是可喜……”


                  “枣儿?是枣儿吗?”一位妇女被人掺着扶了出来,看见赵枣儿用力瞪大了眼睛:“你快帮帮可喜,你可以看见她对不对?你跟你爷爷一样的!”


                  “三婶。”赵枣儿感觉喉咙烧得慌,要说可喜的电话让她疑虑?#35805;玻?#19977;婶的话则吓到了她:“我看不到的,三婶你别……”

                  妇女甩开扶她的女警,?#35828;?#36213;枣儿身上,瞪着肿成核桃的眼睛,厉声责?#21097;骸?#24590;么会?你要是看不到,赵家还有谁能看到?!


                  你就行行好,告诉你婶婶,我可怜的喜儿怎么会变成这样……


                  啊——我的喜儿啊——!”


                  妇人?#27832;?#39039;足,坐倒在地,嚎啕大哭起来,赵枣儿不禁退后一步:“我真的……”






                  “姐。”赵枣儿僵住了身体。“姐,你能听见我吗?”


                  豆大的汗一下子从赵枣儿额上滑了下来。她瞪大了眼睛,朝四周看去。


                  ——没有,没有可喜的身?#21834;?#20294;她的的确确,听到了赵可喜的声音。


                  几乎是一瞬间,吴浩霆和庄祁?#22836;?#29616;了赵枣儿脸色煞白的异样,吴浩霆皱眉,庄祁却回头看向院子,若有所思。


                  让吴浩霆震惊的案发现场是一个封闭的密?#36965;?#34987;害者被一根钢筋状的黑色物体贯穿胸口,钉在了墙上。屋内的所有墙体包括地面和天花板,都被人用狗血画满了奇怪的符咒。






                  这样的情?#25105;材压?#21556;浩霆会想到庄祁。庄家?#20146;?#39740;除妖的大家,庄祁天赋异禀,十八岁以天师出道,已有十一年了。从陈述梁的话?#20982;?#31041;了解到赵大匡在塔家县的地位,人对赵家又?#20174;?#24597;,但人们不知道的是,赵大匡,确是曾经名震一时的驱邪师!


                  数年前庄祁曾与赵大匡有过一面之缘,对这位气场强大的老人印象深刻。赵枣儿身为赵大匡的孙女,周身非但没有一丝赵大匡的气息,反而干净得不可?#23478;欏?/p>


                  庄祁收回视线,把目光重?#36335;?#21040;赵枣儿身上——看?#20973;?#24908;古怪的赵枣儿,似乎是个普通人而已。


                  赵枣儿猛地一抬头,正好对上庄祁的眼睛,赵枣儿?#30446;?#32458;绊道:“我、我能不能,进去看看?”





                  赵可喜的声音一直在赵枣儿耳边回响,她手心里全是濡湿的汗,腿?#20146;?#21457;软,赵枣儿狠狠掐了自己一下,但赵可喜的声音没有消失。


                  她不停地重复一句话:“姐,爷爷快不行了……”


                  赵枣儿的要求让陈述梁倒抽一口凉气,但吴浩霆却十分镇定,几秒?#24760;?#21518;便点?#35828;?#22836;:“走吧。”


                  院子还是赵枣儿熟悉的那个样子,但到处都透着几分诡异。


                  庄祁走在赵枣儿右边,他看见赵枣儿身上有什么一闪而过,像风吹烛火时的火光扑闪,庄祁顿了顿脚步,感到一股寒气冒了上来。


                  赵枣儿打了个寒颤。





                  ——姐。

                  ——姐……

                  ——爷爷快不行了。


                  赵可喜的声音一直萦绕在耳旁,赵枣儿紧紧握着拳头,跟着吴浩霆走进了屋子。


                  白炽灯亮起,照亮了一室的血红。


                  到处都画着奇怪的符号,密密麻麻,电视机上、花?#21487;稀?#27801;发?#21916;?#20960;上,地上、天花板,没有一处空隙。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恶臭,是血和一股难以言明的味道。


                  南面的墙上用现场痕迹保护线围了一个人形出来,在胸口的位置,墙体上有一个洞,吴浩霆指着那个洞道:“被害人就被钉在这里,贯穿胸口。”






                  赵枣儿瞟了一眼,只觉得头皮发麻,她脸色煞白,突然意识到那股难闻的味道是赵可喜的尸臭,胃里一阵翻滚,捂着嘴跑出屋子,蹲在院子里吐了起来。


                  吴浩霆示意一名警员跟上去,自己则凑到庄祁旁边:“看出什么了?”


                  庄祁就站在南面的墙体前,这面墙下放了不少坛子罐子,沿着墙根摆放得整整齐齐,墙上挂了几张老张片,相框上也被人用血画上了奇怪的符号。


                  “你仔细看,这些符号都是差不多的,但其中大概有九个不同的样式。”


                  “这代表了什么?”

                  “这样的符号不多见,它们是一种阵符。”

                  “阵?”






                  “嗯。”庄祁掏出?#21482;?#25293;下墙上的符号,又去看墙上的那个孔洞。“这种阵被?#20982;觥?#22234;灵阵’,被锁在阵中的灵魂将无法从这个阵?#21009;?#33073;。凶器呢?#20811;?#21435;化验了吗?”


                  “还没有,”吴浩霆唤人把凶器拿进来,有些不自在地四处张望:“你的意思是说,被害者,额,她还在屋子里?”


                  “不,”庄祁收起?#21482;?#25343;出白手套戴上,“恰恰相反。这个屋子里没有一点魂灵哪怕鬼邪的气息,十分干净。赵大匡曾经是十分有实力的天师,我刚刚进来前?#22836;?#29616;了,在房子四周本来就布下了结界,可以使魂灵不近。”


                  “我还以为只要你问一问受害者,就可以结案了呢。”吴浩霆似是而非地玩笑道。






                  “不是所有鬼都会滞留,?#35789;怪?#30041;也不一定会留在案发现场,所以依靠鬼魂破案绝对是行不通的。”庄祁也笑笑,他接过警员递来的凶器,眉头又重新皱了起来,“这是斩魂剑,被斩魂剑伤了的鬼只有一个下场——魂飞魄散。”


                  “剑?这根钢筋?”吴浩霆也皱起眉,果然他还是难以理解。


                  他与庄祁从高中相识?#20004;瘢?#22826;清楚好友的本事了,虽然他自己看不见,但是跟着庄祁,他也算是经历过一些常人无法想象的事情,早就对科学的唯物主义产生了怀疑。


                  “那赵可喜是已经魂飞魄散了吗?”

                  “八成。”







                  庄祁掂着手里的凶器,一米多长的斩魂剑分量不轻,这是用上好的乌钢?#35328;?#30340;,通体黑得发亮,上头?#37096;?#30528;繁复的花纹,庄祁的指尖在上头一寸一寸摸过去,最?#36213;?#36317;离底端一指长的地方摸到了一个“赵”字。


                  “是赵大匡吗?”吴浩霆见庄祁盯着那个“赵”字看了许久,不由得?#23454;饋?/p>


                  庄祁摇摇头,看向院子里蹲着的赵枣儿:“姓赵的可不只一个。”


                  赵枣儿把胃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还是止不住地干呕。赵可喜的声音?#38553;闲?#32493;,声音也越来越小,赵枣儿瞥了眼去给她拿水的警员,小声道:“喜儿——?”


                  “姐,是我。”






                  “这是怎么回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赵枣儿抽搭着说不出话来,“我看不见你,你在哪里?”


                  “我哪儿也不在,姐,”赵可喜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姐,爷爷快不行了,你要快点……”


                  “快点什么?喜儿?喜儿、喜……”


                  “赵小姐,你在跟谁说话?”


                  庄祁略带冷感的声音吓了赵枣儿一跳,一个激灵从地上蹦了起来,“没有,没有。”


                  庄祁一挑眉,他分明听见赵枣儿对着空气喊死者的名字。庄祁朝赵枣儿方才看的方向看去,墙角对着许多大大小小的罐子,东边还种了颗小矮树,院子不大,一览无余,没有人,也没有鬼。


                  “你看得到鬼吗?”庄祁问。






                  庄祁长得帅气,语气又和?#28023;?#19981;似吴浩霆总有些咄咄逼人的意味,但赵枣儿对这个问题没有任何好?#23567;?#22905;牵强地笑了笑:?#30333;?#35686;官误会了,我什么都看不到。”


                  “方才被害者家属说,除了赵大匡,赵家只有你……”


                  “是三婶误会了。”赵枣儿打断他,低头?#39318;?#33258;己的手?#28014;?/p>


                  “你爷爷的工作,你了解得多吗?”庄祁从去而复返的警员手里接过水,拧开瓶盖后与一包纸巾一并递给赵枣儿,“不要紧张,只是简单问你?#29238;?#38382;题。”


                  “谢谢。”赵枣儿接过水喝了一口,凉凉的矿泉水滑过喉口,庄祁和善的语气让她不自觉地放松下来,?#29240;?#36947;的。整个塔家县,只有爷爷?#20146;?#36825;个的——驱?#21834;?#25417;鬼,但平日里邻里有个头风脑热?#19981;?#26469;找爷爷。”






                  庄祁点点头,“死者赵喜儿是你的……?”

                  “是我堂妹。”


                  “你说早上接到了她的电话,是吗?”


                  赵枣儿露出迟疑的神情,而后在庄祁鼓励的眼神下点?#35828;?#22836;,“是,但通话记录没有了。”


                  庄祁没有细?#23458;?#35805;记录的事,“你和赵喜儿关系如何?”


                  “挺好的,她比我小五岁,其实往来不多,过年的时候会见一次。”


                  庄祁点点头,又指着院子里的那些瓦?#23596;实潰骸?#36825;些罐子?#20146;?#20160;?#20174;?#30340;?”


                  “药酒。”赵枣儿道,“爷爷喜欢自己酿药酒喝。”







                  “明白了,谢谢你的配合。”庄祁拍拍赵枣儿的肩膀:“还请节哀。”


                  庄祁站在赵枣儿的右边,赵枣儿下意识地侧了侧身子,躲开庄祁的手,随?#20174;?#24847;识到自己动作的?#22238;#?#21482;好小声道了谢,转身走出了院子。


                  吴浩霆一直在一旁关注两人的互动,看见赵枣儿跑走,有些吃惊。“这是怎么了?”


                  庄祁轻轻“啧”了一声:“她不简单。”


                  “什么意?#36857;俊?/p>


                  “赵大匡本事不小,传闻赵大匡没有传人,但我看他孙女儿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对于行走道上的人而言,被拍肩膀,是一件十分忌讳的事情,人的肩上有三盏灯,?#24615;?#30528;人的命数、气数、和运数,若是被有心人拍灭了哪怕只是一盏,也不可谓不冤。尽管这三盏灯不会被随便?#21335;ǎ?#20294;不少人很是忌讳拍肩膀。







                  “不能轻信,尚不知深?#22330;!?#24196;祁道,?#26434;?#24179;淡,听不出情绪。吴浩霆闻言若有所思。方才进屋时,他留心观察了赵枣儿的神情,不似作伪。


                  “算了,先问问她的不在场证明吧,既然没有死者的鬼魂,还是只能慢慢查了。”吴浩霆撸了把自己的板寸头,“幸亏这地方小,不然这样的案发现场肯定得轰动——现在不排除是仇杀,什么恶鬼寻仇我是不信的,最有可能的还是你们道上的人,这跟你最近在调查的事也有关系吧?你有什么线索记得跟我说。”


                  “没问题。”


                  两人一块往外走,庄祁还得赶回去备课,吴浩霆便叫来一个小警员送他回F市,两人出了大门,又看见了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的赵枣儿。






                  “她有自言自语的习?#25784;俊?#21556;浩霆又瞅了一眼,正好与赵枣儿对视,赵枣儿尴尬地笑了下,又匆匆转身走开。


                  “她在跟人说话。”


                  “什么,谁?”吴浩霆并没有看到所谓的那个人。


                  “赵可喜吧。”


                  庄祁似轻描淡写地丢下一句,便上车离去了。


                  ?#26263;?#31561;!你刚刚不是说……”吴浩霆站在原地,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屁股,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小程——!你去给那位赵小姐确认下不在场证明,东子,跟我走咱两去……”


                  “老大!那位赵小姐不见了。”小程急急回应道,吴浩霆闻言向四下里看去,不知何时,赵枣儿已经消失了。


                  “去?#36965;?#24555;!”


                  赵枣儿其实并没有走远。赵大匡的房子在小县的北面,这里的住户并不多,沿着街道往下走,才渐渐多了几分人气。


                  塔家县是一个边?#21040;?#20026;平整的城镇,二十年前赵大匡在县城边缘布下八卦阵,以佑塔家县安宁,二十年来塔家县变化也极大,但城镇布局却多多少少受到了这个八卦阵的影响,?#32469;?#26159;街道的分?#36857;?#20132;织成一个阵盘的模样。







                  赵枣儿走了二十分钟,到达了八卦阵的?#34892;模?#36825;是几条街的交汇处,坐落了小县里最大的商场——一个二层楼的小百货。


                  赵枣儿记得爷爷说过,气起于四面,汇于中,这是一个?#34892;?#28857;,也是一个最大的?#20982;?#31449;,不论是滞留的鬼魂还是来往冥界的阴差,一定都会路过这里。赵枣儿便想在这儿等,等赵可喜出现。


                  她看不见鬼已经很多年了,爷爷赵大匡怕她命太轻,迟早会被鬼冲了,给了她一颗守命珠,压制了她的命格。十八年来赵枣儿不曾取下守命珠,也不曾见到过、听到过鬼,可喜的声音固然让她害怕,但只要一想到方才看到的场景,赵枣儿便觉得喘不上气来。







                  三婶说的没错,爷爷下落不明,如果她?#37096;?#19981;见,那么赵家没有人能够看见了。赵枣儿摸摸衣领下的守命珠,凝神感受四周的动静,如果可喜有什么话一定要传递给她,她绝不能因为害怕就视而不见。


                  ——现在,她是唯一可以听见可喜的人。


                  夜色浓郁,小县城的夜晚没有什?#20174;槔只?#21160;,百货楼亮着灯,但四周没有一个来往的行人。从街头到街尾,整条路只有赵枣儿一个人。


                  在路灯照不到的角落,黑色的阴影像有了形体,慢慢翻涌着,似乎在酝酿着什么,但若是凝神去看,也不过一团黑罢了。


                  赵枣儿隐隐感觉到有一道目光。

                  “喜儿?”她尝试着呼唤。

                  没有人回应她,连阵风都没有。

                  ——可喜消失了。


                  赵枣儿能否?#19968;?#29239;爷?

                  请点击“阅读原文”


                  书籍信息

                  《为你掌灯》


                  作者:将进酒


                  状态:已完结


                  标签:甜宠 悬疑

                  明明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并?#19968;?#26159;有家学渊源的主角,他的长辈都不教他几招保命手段,这种设定真的是让人难以理解啊,就算不想让主角在这行里混,但保命手段学一点总没问题吧,而且主角还是那种命格轻的,不是更加应该学吗?

                  但是看到男主收女主为?#38477;?#30340;时候,我表示了理解,好吧,这样啥也不会的遇上精通的确实,很甜美。

                  赵枣儿能否?#19968;?#29239;爷?

                  请点击“阅读原文”

                  推荐
                  福建省彩票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