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h8lq"><tr id="oh8lq"></tr></div>
              1. <dd id="oh8lq"></dd>

                  他跪求把自己救出深渊的女子,让她献出生命,只为......

                  锦文小说 锦文小说

                  如果真的有来世,

                  来世的你还是不是你?

                  来世的你

                  还会选择爱上我吗?

                  本篇预计阅读时长

                  8min

                  第一章 初识

                   

                  浮漪是天界药祖座下的一株仙草,自小被他当亲闺女养,待化作人形,就正式定了师徒关系。

                   

                  这日,药祖将她唤过去,捋着?#20316;?#31505;眯眯地道:“浮漪呀,医者父母心。这父母心总得有对象才能?#22836;擰?/p>

                   

                  浮漪打断他:“说吧,您这又拿了谁家的好处,却不想办事?”

                   

                  药祖沉默了下,半点尴?#25105;?#26080;地接着道:“为师老胳膊老腿的,为小伤小病跑一遭实在太过要命。所谓弟子服其劳,喏!”

                   

                  金色流云的拜帖,?#20146;?#22825;帝的?#25509; ?/p>





                   

                  要说起来,这事也挺让天宫没颜面的。前些日子战神姜铮在南天门渡劫,太子昊璋端?#35828;?#29916;子过去凑热闹。谁?#19978;耄?#22810;迈了半步,踏入了天劫范围,被一道给劈了!

                   

                  当时南天门电闪雷鸣,黑云压阵,众人看不清情况,只道姜铮厚积薄发,雷劫威力大了些,哪能想到九天玄?#30528;?#30340;是两个人?

                   

                  等雷消云散,姜铮固然渡劫失败不好受,太子却是被劈掉了半条命!

                   

                  好在天宫灵药不少,?#36824;?#33041;灌下去,倒也救了回来。可九天玄雷中带有天道之力,劈出来的伤口难以愈合,太子疼得不?#23478;场?#22825;帝没辙,只得一道拜帖发来了药祖这里。

                   

                  浮漪脸色怪异,不知该如何评价这事。





                   

                  天宫这届太子,略蠢!

                   

                  浮漪收好药祖给的灵药,跟着天宫使者腾云驾雾去了太子宫?#23567;?/p>

                   

                  仙草葳蕤,藤蔓爬满了一侧墙壁,淙淙流水自青石窗台下穿过,水光云影?#36710;?#26408;格窗一片通?#28014;?/p>

                   

                  这太子还是个雅人。

                   

                  裸了狰狞背部的青年,伏在床上哼哼,露出半张清隽侧?#22330;?/p>

                   

                  浮漪走进看了下,又伸出葱白食指戳了戳伤口,在青年疼得弹起,即将翻脸时,微笑着道:“这天道之力可是好东西。若殿下能炼化收为己用,能顶几十年的苦修呢!”

                   






                  ?#21543;叮俊标?#29835;掏了掏耳朵,一脸的“你在逗我?#34180;?#20182;怒,“它把我折磨成这样,我还得耐着性子炼化它?你知道多疼么?”

                   

                  浮漪脾气甚好,但笑不语。

                   

                  ?#21387;?#24072;父时常跟她吐槽,这届太子忒?#31185;?/p>

                   

                  天帝一听有好处,立马忽视了儿子的疼痛,下了口谕要昊璋听大夫的。

                   

                  瞅着没人的时候,昊璋冲浮漪龇牙咧嘴:“好你个小丫头片子,你给我等着!”

                   

                  浮漪指导着昊璋炼化掉十分之一的天道之力,而后拿出几朵夜灵花,跟使者解释:“这花能助人迅速入眠,你每天给他服一朵。”

                   

                  昊璋又疼又累,大汗淋漓,瘫在床上也没了刚才的气势,?#38378;?#24471;跟只落水大狗似的。

                   





                  浮漪辞别后,又去几处山头玩了一遭才回药祖殿。

                   

                  ?#25112;?#27583;,药祖劈头就问:“你给太子服了多少夜灵花?”

                   

                  “一天一朵啊!怎么了?”浮漪不解地看他。

                   

                  “不学无术!一知半解!半瓶子不满!”药祖痛心疾首地看她,糟心地磨牙,“是一天一瓣!昨日太子宫来报,昊璋那小子?#20011;?#30561;了四日了!”

                   

                  浮漪张大了嘴,她为求效果,给的好像都是年岁最久的九瓣夜灵花吧?四?#31449;?#26159;三十六瓣,不会吃死仙……吧?

                   





                  事情搞成这样,药祖只得亲自出马,花了三个时辰,帮昊璋将天道之力全部炼化,然后留了浮漪照顾他。

                   

                  浮漪看着昏睡不醒的昊璋,惴惴不安,这位又?#31185;?#21448;蠢的太子会不会报复刁难她?

                   

                  原本,她已做好了伸头挨一刀的准?#28014;?#35841;?#19978;耄?#26122;璋醒来后,伸个懒腰,居然很满足地喟叹:“真舒服呀!”

                   

                  浮漪眨眨眼,笑眯眯地弯腰看他:“你看,我没骗你吧?本神医医术还是很好的!”

                   

                  本是怜香惜玉,故意安慰她的昊璋,震惊抬头,感慨:“姑娘本体是石头吧!”

                   






                  第二章 算计

                   

                  说来也是神奇,之前二人还互相嫌弃,自打昊璋醒来,两?#35828;?#25104;了无话不谈的朋?#36873;?/p>

                   

                  这日,午后阳光正好,浮漪炒了两?#35848;?#26524;,坐窗边跟昊璋闲聊:“好歹也是个太子,怎么能蠢成这样?人家战神渡劫,你跟着凑什么热闹?要我说啊,劈成?#22266;?#20063;是你自找的。”

                   

                  “我不好受,他就好受了??#26631;?#29835;披了薄衣,?#30475;?#19978;磕着干果,面上露出了诡异莫测的笑,“你知道天劫一旦开始,范围内的人,都被算为渡劫者,而且威力是按渡劫者的实力来的么?”

                   

                  浮漪顿时笑了:“那威力才增加到哪啊?你十重初级,人家战神可是十重巅峰,渡完劫就是十一重。”

                   

                  天界实力划分,从一重到十二重。但十二重只是传说,天帝十一重就?#20011;?#31283;压诸天了。

                   






                  “他想得美!?#26631;?#29835;懒洋洋伏在床上,挑眉看她,“我事先服?#35828;?#33647;,暂时有?#24179;?#21313;重巅峰的仙气存量。”

                   

                  浮漪张大了嘴,这相当于两个十重巅峰威力之和啊!?#21387;?#35265;过的都说,那日劫云遮天蔽日,颇有末日之象。

                   

                  昊璋又奸笑:“我在劫云边缘,不是重点关照对象。而且丹药?#20011;?#28040;化殆尽,他们查也查不出。”

                   

                  浮漪默默为战神掬一把同情泪,被这么算计,怪不得失败了都找不出原因!

                   

                  她忍不住问:“你跟战神有仇?”

                   

                  “他算?#25343;?#23376;战神!??#26631;?#29835;忽然恼火,“他那以身补天的师父风越,才当得起战神之名!”

                   





                  浮漪揉了揉额头,忧郁地望着他。

                   

                  昊璋恹恹趴回去,哼唧:“我姐追了他五百年,这人不拒绝也不答应,就这么钓着她。要你,你能忍?”

                   

                  浮漪设身处地一想,咬牙切齿:“渣渣必须死!”

                   

                  昊璋满意了,顺手赏了她一对护身灵珠。

                   

                  堂堂战神渡劫失败,总得给个说法。狴犴查来查去没查到原因,?#34850;?#35828;昊璋虽是变数,影响也不该?#21069;?#22823;才对。

                   

                  天帝自然不希望儿子是罪魁祸首,待得到如此答复后,他反而放心了,派人押着刚能下地的昊璋前去战神宫赔礼道?#28014;?/p>

                   

                  “礼贤下士罢了!?#26631;?#29835;边换衣服,边撇嘴,“若他们真认为跟我有关,我父君反倒不会认了。”

                   






                  屏风外,浮漪甫一见到正经起来的他,倏忽愣住了。

                   

                  身如修竹,眉飞入鬓,眼尾微微上挑,眸子清而亮,薄?#28966;?#20102;盈盈笑意。纯白绣金龙的太子常服剪裁合体,广袖收腰,举手投足间尽显雍容大气。

                   

                  好一个天宫太子!

                   

                  “怎么,是不是沉迷于孤的风采气度不能自拔??#26631;?#29835;挺直腰板,笑睇浮漪。

                   

                  浮漪红着脸啐他一口。

                   

                  昊璋临出门,又折回来,取了一柄短剑别在腰间。

                   

                  玉木剑鞘,同时带了玉的温润与木的质感;?#31354;?#22914;秋水的一泓,就这样敛入鞘中,唯余一抹赤红剑穗随风飘舞。






                   

                  “这是……”浮漪有一瞬的失神,无端觉得有几分眼熟。

                   

                  昊璋怀念地抚摸剑穗,叹息:“风战神所赠。此生大憾,不能与她并肩携手。”

                   

                  “噗!”浮漪笑意盈盈横他,“姜铮大你几十岁,尚是风战神弟子。你才多大,居然敢肖想长辈!”

                   

                  昊璋一?#22330;?#23572;等凡人,哪懂本太子之心?#34180;?/p>

                   

                  浮漪没跟着昊璋去战神宫,不知详情如何。只知道昊璋出来时春风得意,战神宫却是煞气笼罩了三日才散,可见那边是被气得狠了。

                   







                  第三章 ?#25276;?/p>

                   

                  风神祭那晚,浮漪去给昊璋送药,却扑了个空。

                   

                  伺候他的侍女猜测:“殿下可能去裂空山了吧?每年风神祭他都去的。”

                   

                  裂空山,据说是当年风越以身补天的地?#21073;两?#36824;残留了一道横亘千里的?#21387;取?/p>

                   

                  浮漪只得转道去了裂空山。

                   

                  裂空山寸草不生,唯有亘古不散云堆积其?#23567;?#20113;幕?#30171;梗?#32763;滚不休,仿佛被朔风吹了千万年,又仿佛在酝酿瓢泼大雨。

                   

                  昊璋素衣散发,正执了乾坤壶往嘴里灌酒。也不知是喝了多少,整个人都现出明显的迟滞。

                   






                  “你不要命啦!”浮漪劈手夺过酒壶,没好气地训他,“我辛辛苦苦给你调理身体,你就这么糟蹋吧!”

                   

                  昊璋斜倚在?#21387;?#36793;的山石上,瞳孔失焦,半晌才揉了揉眉心,应了声:“浮漪呀?你没去跟她们一起放河灯么?”

                   

                  “她们?”浮漪不解。

                   

                  “对呀,你们仙子们不是每年都去银河给风战神放灯祈福么??#26631;昏把?#22836;看着云幕,不可遏止地笑了开来,“她生前,都在逼她以身?#36710;饋?#35828;她是女娲后人,理应守护祖先留下的天,留下的地,留下的生命。从来都没人问过她愿不愿意!”

                   

                  笑着笑着,双眸中就多了团雾气。

                   

                  浮漪不想去谈以前的事,觉得这地方压抑得厉害,让她很难受。

                   






                  她艰难地拽起醉太子,嘟囔:“她愿不愿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要不愿意配合,我不介意把药调苦一倍。”

                   

                  若是平时,一听这威胁,昊璋铁定死不要?#36710;?#36180;笑求饶了。然而今天,他却只是笑笑。

                   

                  两人?#24590;?#36215;身,风卷起云层,雾气散了些,浮漪正好看见?#21387;?#23545;面站了个人。那人背对着他们,朦朦胧胧看不清楚。

                   

                  “那是谁?”浮漪脱口而出。

                   

                  昊?#30333;?#30524;蒙眬瞟了眼,嗤笑:“还能有谁?肯定是你们那位英明神武、光辉伟岸的姜战神!”说着,他又高喝,“现在来假惺惺的作甚?玩什么师徒情深?当年你逼她的时候,怎么就不愧疚!呵,不就是怕众仙知道?#34915;?#24773;愫,坏了你的前途么?既除后患,又得了战神之位,多好!”

                   







                  “你醉了!”浮漪连忙呵斥,唯恐姜铮听了去,又影响天宫的和?#22330;?/p>

                   

                  浮漪跟哄小孩似的,将昊璋连拖带拽弄回了太子宫。

                   

                  “你们太子醉了,我去给他弄点?#20011;?#27748;,你?#26085;?#39038;着他。”浮漪随口?#24895;?#20102;侍女,就要离开,然而,袖子却被扯住了。

                   

                  “别,别走……?#26631;?#29835;躺在床上,大睁着双眼,央求,“别走!我不想你死……阿越……”

                   

                  浮漪一滞,心口有些?#27900;?#30340;痛。

                   

                  她想到了昊璋那柄玉木剑。

                   

                  她支开了侍女,坐下来,拂开他额?#21543;?#21457;,轻声道:“死者已矣,你又何必纠结过往?#21487;?#29916;,她是你的长辈呀!”

                   






                  浮漪甚至在想,也许,对于昊璋来说,风越?#25104;?#25165;是最好的结果。否则,不是痴恋一生,就是暗?#24403;?#38706;,为仙不齿。

                   

                  翌日清晨,浮漪采了不少奇葩回来,路过昊璋的窗台时,顺手也给他插了几朵。

                   

                  “哟!这年头连花都学会走窗户了??#26631;?#29835;也不知是何时醒的,正倚在床上,吊儿郎当地望着她,嘴?#38738;?#20102;一抹笑,?#25216;?#28201;暖和煦,全然没了昨夜的颓丧。

                   

                  浮漪顺口就啐他:“这可不是某人醉成狗的时候了!”说完,她就后悔了。人说当面不揭短,她这可不是直戳他心窝嘛。

                   

                  昊璋倒是不在意,只是笑了笑,招手让她进来,压低了声音问:“我昨夜,可有说什么?”

                   






                  浮漪眼珠了转了转,摆出一?#36710;?#32431;无辜:“你倒是说了不少,可醉话?#38126;?#19996;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还吐字不清,谁有那耐心去听!”

                   

                  昊璋长长地“哦”了声,没说信,也没说不信,看神态还挺满意。

                   

                  宿醉过后,难免头疼。昊璋喝?#35828;?#28165;酒,状似无意地问:“我记得药祖多年前曾得了株碧血草,养活了么?”

                   

                  浮漪眼中浮现出了古怪的色彩,有些讪讪:“啊,活着呢!”

                   

                  昊璋低着头,似乎在整理措辞,半晌才接着问:“她,长得好么?”

                   





                  浮漪弯下腰,将头伸到他面前,玉指指向自己:“看我,碧血草在这儿。”

                   

                  昊璋先是?#31561;唬?#32487;而失手摔了酒壶。

                   

                  瓷器与青石地板相击,混着泠泠的水声,清越而悠扬。

                   

                  他指尖颤抖,半晌,才稳下心神,低头敛去了情绪,轻笑道:“啊,你都这么大了呀!”他蓦然懒洋洋往床上一靠,似笑非笑,“说起来,当年还是我把你种过去的。来,叫声爹爹听听!”

                   

                  浮漪二话不说,拎起枕头就砸得他?#21834;?#20146;娘?#34180;?/p>

                   






                  第四章 过往

                   

                  鉴于浮漪的暴力倾向,没多久,药祖就召回了她。

                   

                  走那天,许久未出现的昊璋过来送行,极随意地将那柄玉木剑抛给她,笑:“瞧你这道行,也不知修哪里去了,拿着护身吧!”

                   

                  浮漪?#31561;唤?#36807;,讷讷:“这个,不是她送你的么?”

                   

                  昊璋懒散一笑:“?#20011;?#19981;重要了。你也说了,仙哪,寿命太长,得学会遗忘。”

                   

                  不知为何,这有点没良心的话,浮漪听了竟很受用。

                   

                  药祖殿常年笼了薄雾,奇花仙草遍地,自然,殿前阵法也是极?#21568;?#30340;。

                   






                  浮漪刚从云头落下,正要去回忆那几乎忘光的解法,就听殿内传来一声嘶声怒吼:“你给我滚!你害她上辈子还?#36824;唬?#36830;她这辈子都不放过!她神格都给你了,也按你的意?#23478;?#36523;补天了,你还想怎样?”

                   

                  浮漪手一抖,指尖微光顿时熄灭,解了一半的阵法,闪了几闪,黯淡了下去。

                   

                  她疑惑地挑眉,那个老无赖居然?#19981;?#21457;真火?谁这么荣幸?

                   

                  忽然,殿前浓雾劈开一条通道,先是一条长腿迈出来,而后是纹满?#23596;?#30340;黑甲,猩红披风扬起一抹弧度,直到此时,浮漪才仰头看清此人长相。五官深?#36427;?#24102;着锋锐之气;薄唇紧抿,完全看不出?#25165;?/p>

                   

                  那人冷冷看了浮漪一眼,忽而一皱眉,想说什么,但凭空一双云手就将她扯进?#35828;鈧小?/p>

                   







                  浓雾聚合,将药祖殿封得严严实实,摆明了关门?#28251;汀?/p>

                   

                  黑甲男子失神地回望,半晌,沉默离去。

                   

                  药祖犹带怒气,胡子一翘一翘的,跟浮漪絮叨:“这?#19968;?#32769;不地道了!你可离他远点,嗯,得那么远!”边说,老头边?#28982;?#20102;一通。

                   

                  浮漪一头黑线:“银河也没那么宽吧?”

                   

                  药祖从银河联想到牛郎织女,又联想到两人是恋人,再联想到富家女与凤?#22235;?#30340;悲剧,继而更怒,张口就是火气:“你就是单一辈子,他也别想再碰你一丢丢叶片!”

                   

                  浮漪抹了把脸上的口水,淡定提醒:“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药祖一怔,继而苦口婆心地给她描绘了一个恶心渣男的形象。

                   





                  来的这人,不巧正是被昊璋痛骂过的姜铮姜战神。他是风越唯一的弟子,据说两人还有些?#29992;?#20851;系。但百年前,苍天开裂,火雨神雷灭世,天界一众神仙束手无策。最后不知是谁,想起?#35828;?#24180;女?#24202;?#22825;的传说。于是,众仙的目光就瞄准了女娲唯一的后人风越。

                   

                  其实补天不一定要女娲后人,但实力必须得高。当时仙力最高的有两位,一是风越,二是天帝。天帝作为三界共主,哪怕是只没实力的吉祥?#38126;?#20063;不能以身犯?#30504;?#37027;么重担还得风越来挑。

                   

                  原本众仙轮番去战神宫串门,也只是旁敲侧击,谁都不敢强逼。

                   

                  直到有一天,姜铮走到风越面前,?#38376;?#36330;下,极认真地说:“师父,唇亡齿寒。这是您先祖留下的遗产。”

                   

                  风越怔怔看他半晌,唇角倏忽带出一点笑意:“好,我去。”

                   




                  药祖殿中,浮漪蓦然心口一痛,又酸又涩的滋味涌上眼眶。

                   

                  她忽然就理解了昊璋的悲愤,有徒如此,也许是天界的大幸,却是风越的不幸。

                   

                  不知是不是这几日听多了风越的事情,这晚,浮漪枕着玉木剑睡觉时,做了个梦。

                   

                  衣?#31036;?#35099;的少年,倔强跪在白衣女子面前,“砰砰砰”磕了三个头。女子扶起他,笑眯眯道:“行过拜师礼,你就是我风越的弟子姜铮,再不是所谓的罪奴姜十二。”

                   

                  很多年后,风越拈花在手,笑吟吟看向姜铮:“铮儿,你?#19981;?#20160;么样的女孩子呢?为师帮你提亲。”

                   

                  满脸冷漠的青年淡淡瞥她一眼,一声不吭继续练剑。

                   






                  半晌,他忽然以剑拄地,低声怒吼:“你在嫌弃我?我天赋差,进步慢,你觉得我给你丢脸了是么?巴不得快点把我打发出去!”

                   

                  “铮儿,我不是那意思!”看着姜铮愤然离开的背影,风越讷讷,“我只是想问,你喜不?#19981;?#25105;这样的……”

                   

                  “风战神!”一直躲假山后观望的锦衣少年跑过来,眉眼弯弯,拉住了她,“我?#19981;?#20320;呀!”

                   

                  风越转忧为喜,戳着他的脑门笑:“你个小屁孩,懂什么呀!”边说,边顺手解下腰间玉木剑塞给他,“送你啦!去玩吧!”

                   

                  一?#38382;?#24180;过去,裂空山雷火漫天,天空黑洞高悬。

                   







                  风越站在山巅,看着姜铮苍声道:?#25353;?#27492;以后,我再不能护你。今后的路,就靠你自己了。”

                   

                  姜铮仰头看着她,?#38376;?#36330;地,默默磕了三个头。

                   

                  在风越看不到的地?#21073;?#28014;漪却能看到,太子昊璋死死攥着玉木剑,脸色苍白,眸中带着隐忍的痛楚。

                   

                  不知为何,浮漪蓦然难受,有种想要站在两人中间,遮挡住昊璋视线的冲动。

                   

                  药祖殿夜凉如水,浮漪?#36361;?#30528;醒来,看着外面飞舞的萤火虫,两行清泪潸然而下。

                   






                  第五章 危机

                   

                  不知从何时开始,天界开始流传起“浮漪乃风越转世”的说法。

                   

                  昊璋来药祖殿探望浮漪时,对此大大嘲笑了番:“你是有人家那头脑,还是有人家那实力?连……”他瞄了眼脖子以下的部分,?#27490;荊?#37117;比人家小。”

                   

                  浮漪二话不说,拎起药锄就将他追杀得哭爹喊娘。

                   

                  昊璋?#29992;?#25296;骗了不少药祖殿的珍藏,吃饱喝足临走时,叮嘱浮漪:?#30333;?#36817;天界正跟魔族开战,你没事别出去,太乱了!”

                   

                  “那你还出来!”浮漪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帮他把战利品打包。

                   

                  “这不想你了么!?#26631;?#29835;笑嘻嘻?#25112;?#22905;,却被浮漪扇了个小巴掌,“死一边去!你心中只有你的阿越!”

                   






                  尴尬的气氛忽然笼罩了二人,浮漪眼神躲闪,低头将包袱装了拆,拆了?#21834;?#26122;璋定定看着她,良久,才勉强扯出一抹笑。

                   

                  有些事,不能说透,透了就容易伤人。

                   

                  心不在焉的后果就是,昊?#30333;?#22823;半天了,浮漪才发现这货把太子宫的令牌忘在了药?#38126;?#20272;计是刚刚打闹时扯掉的。

                   

                  想想某人被自己宫中阵法阻隔在外,面阵思过的美好画面,浮漪撑不住笑了,连忙揣上令牌,腾云驾雾往天宫赶。

                   

                  这一路上,时不?#26412;?#30475;到拖家带口搬迁的小仙,?#32423;?#36824;能看到小股作战的仙魔军队,魔气与仙气纵横往来,的确跟以往不一样了。

                   

                  浮漪心不在焉地飞着,没堤防一张罗网兜头朝她罩下,被逼落地,而后就是重重阵法笼罩了她。

                   







                  她心中一?#29275;?#25300;出玉木剑,胡劈乱?#24120;上В?#27809;什么作用。

                   

                  “哟,这就是风越转世?”一个头生犄角,背负双翼的魔族队长奸笑着转出来,“听说晋升十二重永恒的法子只有风战神知道,我家主上困在十一重多年,说不得得请您走一趟,说道说道了。”

                   

                  浮漪大急:“哎哎哎,别呀!我不是风战神转世,就一株仙草而已!”

                   

                  魔族队长摇了摇硕大犄角,明摆不信:“药祖可是神农徒?#38126;?#25361;剔得紧。若你只是一株普通仙草,他至于这般疼爱?别逗了!”

                   

                  怎么还扯不清了?

                   





                  浮漪心累,她是转世,也不知道怎么晋升十二重永恒啊!

                   

                  魔族队长不容她辩解,十分?#25512;?#22320;就?#35782;印?#25252;送”她?#36175;?#20013;军帐。

                   

                  魔主是个习惯狡兔三窟的主儿,他的中军帐自然也真真假假十?#29238;觶?#30452;到把浮漪都绕晕了,那个队长才带着她在一个很不起眼的偏将帐中落下。

                   

                  脸色苍白的玄衣男子,其实很年轻。明明是夏天,他偏偏裹了厚厚的狐裘,走一步喘三喘:“风战神,天界当年逼你补天,你们之间早没了情义。你不欠天界什么,但天界欠你一条命。你不想?#21482;?#26469;么?”

                   

                  浮漪不敢吭声,说多错多,快死的人,对希望?#25512;?#23545;绝望可就未必?#25512;?#20102;。

                   

                  魔主自顾自说道:“风战神,你知道是谁传出你转世的消息么?”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是你的好徒弟,姜铮呀!”

                   







                  浮漪?#33151;?#25260;头,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

                   

                  “你看,你也不信吧?”魔主笑得很是愉悦,“可我信了呢!姜铮受困于天?#24120;?#34429;然你临死前将神格传给了他,省了他参悟大道的精力。但不行就是不?#23567;?#20320;看,一到十重就显出颓势来了吧?他不能进阶十一重,更跟永恒无缘。若说这世上有人知道如何永恒,想来只有掌管生命的女娲后人了吧?”

                   

                  浮漪骤然浑身发凉,?#21387;?#39764;族会盯上她,姜铮逼死风越还?#36824;唬?#23621;然还想从她这里挖掘秘密。当真是狼心狗?#21361;?/p>

                   

                  浮漪在这一?#36427;?#24819;到的,居然是风越?#25104;?#21069;,昊?#25226;?#20013;隐忍的痛楚。

                   

                  ?#26412;?#32773;迷旁观者清,也许,昊璋早就明白,姜铮之于风越,只是一场无望的付出与等待!

                   







                  第六章 决绝

                   

                  ?#23433;还?#20320;信不信,我确实不知。”浮漪抬起脸来,露出一抹疲倦的笑,“当年盘古身开?#29030;紓?#20063;不敢说自己永恒。”

                   

                  魔主定定看她半晌,意识到她没说谎,骤然翻脸:“那你就去死吧!”

                   

                  一时间?#25163;心?#27668;暴涨,?#32972;?#28014;漪而来。

                   

                  浮漪手结法印,昊璋赠的两颗护身灵珠盘旋着守护住她。

                   

                  她一度真的以为自己会交代在这里。

                   

                  “休得猖狂!”

                   

                  滚滚魔气中,忽有一线青光破空而来,独属于昊璋的清啸才紧随而至。






                   

                  魔主瞳孔倏?#21796;?#32553;,匆促迎战。

                   

                  姜铮悄无声息在他背后降落,长剑无声?#23604;?#21050;向其后心。

                   

                  此战,魔主重伤而逃,魔族大军溃败三千?#38126;?#20877;也组织不起有效的反击。

                   

                  “抱歉,利用了姑?#38126;?#35753;你受惊了。”姜铮音?#21183;?#20919;,道歉也带着股冰冷的味道。

                   

                  战后沙场,一片?#22681;澹?#28014;漪攥着玉木剑,看着渐走渐远的姜铮,忽然问:“你总这样权衡?牺牲小我,保全大我?#30475;?#26469;不跟当事人商量?”

                   

                  姜铮停了下,没说?#21834;?/p>

                   

                  浮漪强笑了下:“铮儿,这种牺牲,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







                   

                  姜铮霍然回头,震惊地看向她:“真的,是你?”

                   

                  “原来你不知道?”浮漪接口道,而后笑,“你不知道是我,随便编了个似是而非的人去骗魔主,就为了通过我去找出他真身所在?你是不是觉得,牺牲那么株小仙草,少走许多弯路,很值得?”

                   

                  姜铮倏忽无言以对。

                   

                  直到浮漪转身,将与他擦肩而过,他才突然开口:“我既用这法子,自是能保你安全。魔主渡劫失败,是几百年来最弱的时候,错过了这个机会……天界将死伤惨重。”

                   

                  “不重要了。”浮漪与他渐行渐远,淡淡的声音随风而来,“姜铮,你又抛弃了我一?#21361; ?/p>

                   

                  姜铮闭了闭眼,原来,她都想起来了。

                   






                  昊璋正靠在山石上把玩两颗护体灵珠,眼前忽然一暗,浮漪龇着一口小白牙问他:“你怎么会过来?”

                   

                  昊璋犹豫了下,小声问:“你?#25351;醇且?#20102;?”

                   

                  浮漪笑笑,这还要拜那柄玉木剑所赐。大概昊璋都不知道,?#22681;?#19978;?#24615;?#20102;风越一道神识,随着昊璋看了多年世事。

                   

                  昊璋无端矮了几分,?#33510;?#20102;半晌,才讷讷:“我……我好像误会姜铮了。”他别开了眼,不敢去看浮漪。

                   

                  姜铮其实一早就知道他渡劫无望,当时也只是最后的尝试,却不想被昊璋横插一杠子。他自然知道昊璋怪他,甚至在纵容这种责备,刻意将双方不和的事情透露给魔主知道。

                   






                  魔主此前受过重伤,又渡劫失败,伤势不比姜铮轻多少。他提出,以永恒十二重的法门作为?#29486;?#22522;础,两人共?#33905;?#30028;。

                   

                  姜铮假意同意了,并前去药祖殿套话,自然遭到了药祖的驱逐。他顺口就编了浮漪乃风越转世的事情,说得真真假假,让人无从考证。

                   

                  魔主率军攻入天界,一天三变窝,姜铮想袭击都没个目标,直到魔军盯上了浮漪。

                   

                  昊璋回太子宫的路上,被姜铮截住,要他帮忙锁定浮漪的位置。昊璋当?#26412;?#25077;了,顾不得愤怒,就带他找了过来。

                   

                  昊璋掰着手指,?#25487;掏?#21520;:“他好像,是真的,能拿命换天界太平。”

                   

                  浮漪笑吟吟地看他:“那么,你怎么能锁定我的位置呢?玉木剑和灵珠早就被魔主屏蔽了,那不是你能突破的。”

                   






                  昊璋脸色倏忽红得跟煮熟的虾子似的。

                   

                  他怎么能锁定?

                   

                  因为浮漪的本体碧血草,就是他拿自己的血喂了三个月,才成活的!

                   

                  当年风越以身?#36710;溃?#26122;璋在裂空山徘徊了半年,才搜集到了一丝半缕神识。他小心地将其融入碧血草中,带去了药祖殿,在药祖的指导下,硬是跟老天抢来了一丝转世的机会。

                   

                  那时,药祖告诉他:“逆天改命,必受天?#30784;?#22826;子,你此生可?#21796;?#38454;十一重的机会了。”

                   

                  “没事,反正打架用不着我。?#26631;?#29835;守着碧血草,眼神温和,“不能威震天界,那我就安静做个吉祥物好了。”

                   






                  从那以后,昊璋再也没去看过碧血草。他有意识地将天宫与碧血草分离开来。

                   

                  风越死于重?#21361;?#20182;不想碧血草也天生就有责任。

                   

                  “哦……”沙场上,浮漪眼中浮现出一点笑意,“那你还真是,我爹呀?”

                   

                  昊璋立即本能察觉出危机,二话不说,抱头鼠窜:“我开玩笑的啊啊啊啊——”

                   






                  后记

                   

                  三月之后,魔主驾?#28291;?#39764;界大乱。

                   

                  姜铮率天界大军悍然杀入魔界,一口气屠了魔主座下十二大将,逢魔必杀,斩草除根,最终力竭而亡。

                   

                  消息传回天界,众皆哗然。有骂姜铮残忍的,亦有夸他果决的,最终都随着身死道消,盖棺定论。

                   

                  浮漪送了他最后一?#36427;?#36825;个男人,身无长?#38126;?#19979;葬时,怀中只抱了一柄剑——风越送他的拜师礼。

                   





                  昊璋低头看浮漪:“想哭就哭吧。”

                   

                  浮漪怅然眺望苍莽青山,喃喃:“你说他怎么不懂呢?时光,?#19981;?#20937;的啊!”

                   

                  “我懂。?#26631;?#29835;眸中仿佛敛了无尽山水,“我对风战神是倾?#21073;?#21487;?#38405;恪?#28014;漪,我不想做你爹,想做你……夫君。”

                   


                  一枕时光凉》

                  作者:云川纵  

                  状态:已完结

                  类?#20572;?/strong>甜宠 传奇

                   

                  锦娘说:这短篇,男女主都挺好的,男主?#24471;?#20294;专情,女主?#20498;?#20294;洒脱;而且女主也算是来世的仙,前面的恩恩?#20054;?#20063;随着前世消散了。

                  锦娘想评价的是姜战神这个人....这个仙

                  从故事中我们能得知,姜铮原先是罪奴,后来被女主的前世风越战神收徒,风战神倾心他,但为了天界安定他跪求风战神?#23433;?#22825;?#20445;?#20043;后风战神陨落,他坐上战神位,利用女主前世身份钓出并重伤魔王,导致魔界大乱,他?#26102;?#25915;入魔界收割后战亡

                  看起来是不是很渣男?但男主结尾对他的评价是“他好像是真的能拿命换天界太平。”

                  确实他的结局也体现了这点,他有多?#19981;?#22899;主前世我不清楚,但他或许更想成为救世主,这可能是他罪奴经历导致的,他害怕失去已有的,所以他跪求女主,所以他天资不高也想用神格冲击十一重,最后选择战死,我觉得他是意识到自己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因为曾经只属于他的爱,?#20011;?#23398;会爱自己爱跟好的仙了。

                  好吧,以上只是我的个人看法吧~

                  本文转载自《超好看?#21545;又?/span>

                  关注锦文公众号,更多好文等你来

                  点击阅读原文,精彩内容等你看

                  想要了解更多详情

                  请点击“阅读原文”

                  推荐
                  福建省彩票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