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h8lq"><tr id="oh8lq"></tr></div>
              1. <dd id="oh8lq"></dd>

                  01:時光與你都恰好 | 甜蜜日常轟炸,紙短情長的甜蜜告白書《喜歡的另一個名字是你》

                  小說閱讀榜 小說閱讀榜

                  《喜歡的另一個名字是你》

                  作者:蘇秦歡



                  【正文約4600字  閱讀預估5分鐘】



                  第01期:時光與你都恰好

                  Chapter 1

                  1

                  先生下班提了一箱橙子回家,說是同事送的。

                  我還沒來得及細問,他剛帶的一個叫趙鷗的實習男生,就主動把“背后的故事”詳細生動地告訴了我。

                  事情是這樣的:

                  “葉琪琛,有人送了我幾箱橙子,你拿兩個嘗嘗!”

                  同事新來沒多久,大大咧咧直接提著箱子進了先生的辦公室。

                  見先生一頭霧水,新同事猛地一拍額頭:“我又給忘了,你向來最討厭這些。”說完就要走。

                  先生有條原則是“無功不受祿”,十分之堅定。

                  可是他竟然叫住了新同事:“橙子嗎?給我幾個吧,謝謝。”

                  新同事和趙鷗:“……”

                  新同事:“你……喜歡吃橙子啊?”

                  據說先生當時被實習生的案例分析氣得仿佛全身上下都冒著黑氣,而那一瞬間卻突然笑了,低著頭的樣子好像還有點害羞,然后說了一句:

                  “我太太喜歡。”

                   

                  2

                  跟先生遛狗的時候遇到一個賣盆栽的小姑娘,以下是他們的對話:

                  “先生,買盆多肉吧。”

                  “不用了,家里有一株大的。”

                  “先生,這個很好養的。”

                  “我們家那個也很好養。”

                  “先生,很便宜的。”

                  “哦,那算了,我們家那個很值錢。”

                  我不明所以:“是你家還是我家啊?”

                  反正新家里沒有。

                  先生笑而不語,捏了捏我的臉。

                   

                  3

                  跟先生去郊外看桃花。

                  天朗氣清、惠風和暢的一片好光景,對于在辦公室憋久了的人來說當然是樂不思蜀啊!

                  我指著清澈的湖水喊先生:“好多鵝啊!”

                  然后……然后大家突然安靜下來了,還悄悄地用怪異的眼神偷看我,還笑。

                  先生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從身后抱住我,說:“葉太太,那是鴨。”

                  “……”

                  先生還在懷疑我的專業:“你真是學中文的?”

                  “……”

                  “‘春江水暖鴨先知’沒學過?”

                  溫馨提示:葉先生,葉太太被你嚴重戳傷了自尊心,短時間內拒絕跟你說話!

                   

                  4

                  先生下班回家,見我坐在沙發上愣神,問我在想什么。

                  我老實回答:“在想怎么跟Boss說我明天想翹班。”

                  先生笑了:“那想好了嗎?”

                  我“噔噔噔”跑到他面前——

                  “Boss!明天我想請個假,你高興不?”

                  先生愣了兩秒,冷笑:“很好,如果你的真實目的不是請假,而是要氣死他,然后篡位的話。”

                  “或者……Boss,看在你那么帥的分兒上,請允許我明天翹班吧!”

                  先生把我湊上前的腦袋推開:“據我觀察,他應該沒有那么膚淺。”

                  “要不我簡單一點,直接跟他說我明天不想上班?”

                  他牽著我往客廳走:“你干脆辭職得了。”

                  我不高興了,不高興就不想讓他牽了:“那怎么辦嘛?現在趙小蝸難得約我一次!”

                  “你哄我啊!我高興了就幫你想辦法。”

                  “……”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興高采烈地去和趙小蝸會合了。

                  因為……先生跟Boss說我在衛生間滑倒了。Boss給我批了一周的假,千叮嚀萬囑咐先生一定要好好照顧我。

                  先生撒起謊來臉不紅心不跳,端著杯子一邊感謝領導關心,一邊承諾一定不讓領導失望。

                  我在他臉上親了一口,滿意地出門了。

                  當然,一切都是有代價的,后面的五天,我差點沒在家里憋出毛病!好不容易恢復上班,我拎著包走出家門時恨不得轉兩圈,這時,先生善意提醒,戲要演得真一些。

                  到了單位門口下了車,我就扶著老腰龜速前進,回頭時,見先生一本正經沖我豎了豎大拇指,而我只想對他豎中指!

                   

                  5  

                  被同事軟磨硬泡帶去燙了個鬈發。因為我的頭發比較多,發型師說要打薄一點再燙,那樣比較有蓬松感。該同事正在熱戀期,對周圍的一切都是熱情、信任的,對上她的星星眼,我深吸一口氣:上吧,你總不能讓我少個頭出去!

                  三個小時后,先生直接來店里接我去商場,小蝸的女兒過百日宴,我提議去看個鐲子啊平安鎖啊什么的。

                  一路上,先生竟然沒對我的新發型發表任何評價!

                  Why?難道比我想象中要好看?還是說學心理學的人承受能力完全不是我等凡人可以比擬的?

                  反正我盯著后視鏡看了一路,怎么看怎么別扭。

                  直到我挽著他的手臂進了一家珠寶店,滿室的珠光寶氣晃得我眼花,在服務員齊刷刷的“歡迎光臨”過后,先生突然笑了一聲:“真像。”

                  “像什么?”

                  “二婚來買戒指的。”

                  我:“……”

                  我就說怎么那么別扭,敢情是顯老啊!

                   

                  6

                  無限作死“女蛇精”和無敵正經“假直男”的日常——

                  先生在書房工作,我在臥室看書。

                  中途我捂著心臟撞進書房:“不行了!萌得我心尖尖疼!”

                  可能是“萌”字說得比較輕,先生猛地站起來,兩步上前拉開我的手:“怎么了?怎么會疼?你別動,呼吸。”

                  說完好像還有把我平放急救的意思。

                  我不得不反應過來:“哎哎哎!沒事兒沒事兒!”

                  先生:“……”

                  我察言觀色,識時務地奉上傻笑。

                  他不理,暗暗松了口氣。

                  我摸摸他的心臟:“這可能是我們二次元少女常用的說法,就是太萌了,心都要化了的意思。”

                  先生……撒手走人。

                  我把他帶倒的椅子扶起來,坐在上面準備思考“哄人計劃ABC”。

                  他突然又進來了:“秦歡。”

                  “啊?”

                  我扭頭,確定他氣消了許多。

                  剛想起身,他已經走到我身前蹲下,抬手摸我的臉:“真的沒事兒?不騙我?”

                  “真沒事兒啊!我又沒有什么心臟病史……”

                  我愧疚了。

                  他皺眉:“剛剛你嘴唇都白了。”

                  “嗯,因為我今天沒涂口紅啊。”

                  “……”

                  他扭頭笑了:“我在生氣啊。你能不能不要跑題?”

                  那,回歸正題?

                  我抱住他,鄭重道歉:“我錯了。不會有下次了。”

                  他嘆了口氣,手掌在我背上拍了拍。

                   

                  7

                  我弟跑來我們家打游戲,我在旁邊看書。

                  先生在書房外忙碌,一下問“秦歡,你那雙白色鞋子的另外一只去哪兒了”,一下問“秦歡,蜂蜜罐的蓋子你又扔哪兒去了”,一下又問“秦歡,你能把洗衣機里的衣服晾一下嗎”。

                  我先是仔細回憶了一下,發現實在想不起來都丟哪兒去了,就想將功補過,把最后一個問題解決了,可惜剛直起腰,但還是沒敵得過懶癌發作,便遵從本能又倒了回去。

                  腳步聲越來越近,我索性閉眼裝睡。

                  “蘇秦歡!”

                  門被推開,我確定前兩個字是忍無可忍的語氣,最后一個字卻差點沒說出口。

                  “少辰,少辰!聲音小點。”

                  先生壓低聲音安排好我弟,再躡手躡腳走到我身邊把我抱起來,送回房間的床上。

                  給我蓋好被子,最后嘆了口氣:“睡吧,睡著就不亂來了。”

                  噗,我差點破功。

                   

                  8 

                  我的很多朋友都說先生帶我就像是帶一個孩子。

                  是這樣的,先生他呢,性格的確是沉穩、理智、淡定,可是有些時候,他也很像小孩子啊。

                  比如有一次我們倆在家,我趴在茶幾上畫畫,他在沙發上看書,跟我隔著三四米的樣子。

                  我就說:“哎,你過來。”

                  他看了我一眼,有點呆:“干嗎?”

                  “過來嘛!”

                  “不。”

                  “嘖!”

                  我裝生氣,埋頭不理他。

                  他放下書,走過來坐在我旁邊,以為我要他看我畫的畫。

                  結果我反手鉤著他的脖子親了一口——

                  “嘿嘿,回去看書吧。”

                  他愣了幾秒,回去了。

                  過了半小時,我去冰箱找酸奶,剛合上門,一轉身,只見他站在我面前。

                  “你也要嗎?”

                  他搖頭。

                  “那你干嗎?”

                  “我過來了。”

                  “我沒叫你過來呀!”

                  我不解。他一動不動,沒辦法,我踮腳親了他一下,于是他又回去看書了。

                  一小時后。

                  我在書房貼畫,他又出現在我身后。

                  我:“不用幫忙。”

                  他不說話。

                  我反應過來,想默默繞開他,卻被他伸手一攔。

                  我翻白眼:“先生,這就沒意思了啊。”

                  我說完就想硬闖,他笑了一聲,抓住我的腰自己低頭親下來。

                  我剛要發作,他的手機響了,便淡定地轉身接電話去了:“Hello……”

                  之后老蔣跟我聊天,問今天我們家有什么喜事兒。

                  我說:“沒有啊。”

                  老蔣不信:“騙誰呢?葉琪琛我可太了解了!只有在心情極好的時候接電話才會說hello,正常情況下就——說!”

                  “……”

                   

                  9

                  “先生,他們都說你對我特別好,你怎么對我那么好呢?”

                  “你是我老婆,我不對你好對誰好?”

                  “哪有對老婆那么好的啊,簡直是小情人的待遇!”

                  他笑了:“小情人還沒來。”

                  “啊?你還真想找小情人啊?”

                  這畫風不太對啊!

                  “小情人還沒來,來了,會在這里。”

                  他的手掌覆在我的小腹上,溫熱無比。

                  “秦歡,我只喜歡過你一個人。我不知道什么才叫對你好,什么又叫不好,我做的一切都是本能。如果不好,你一定要提醒我……”

                  “沒有,沒有!”

                  我打斷他,撲上去把他壓在沙發上,臉貼近他的脖子。

                  “你最好了!”

                  他摟著我的腰,笑得有些無奈,又有些如釋重負:“那就好。”

                   

                  10  

                  我寫論文的時候,先生對我特別特別好,大事小事全往自己身上攬,端茶送水削水果,我要是不小心趴在電腦前睡著了,他還負責輕手輕腳抱我回床上……總之,后勤工作做得十分到位。

                  等我忙完他開始寫報告后,我就……待在朋友家,待在大嬌家,待在蘇老師家,總之,就——是——不——回——家——

                  難得兩次在家,我說我陪你吧,就坐在他旁邊玩手機,過了幾分鐘,頭就開始一點,再一點,于是他就讓我回房間睡了。

                  我回到房間把門一關,立馬開心地在床上滾來滾去地玩手機,等意識到他關燈準備進門了,我就把手機往床頭柜上一扔,鉆進被子里,假裝被他吵醒的樣子哼兩聲。

                  有次他動作太快了,我沒來得及,手機砸在了肚子上。為了掩飾心虛,我迷迷糊糊問:“你忙完了啊?”

                  他低聲問:“是不是吵醒你了?”

                  我就故意委屈巴巴地點頭:“嗯。”

                  結果他拿起我的手機:“不好意思,順便把你的手機也吵醒了。”

                  “……”

                  沒辦法啊,只能耍賴了,我拿回屏幕還滾燙的手機丟回床頭柜,不太敢看他:“不是,是空調溫度開太高了熱的,哎,我都說了不用那么高你還不聽!”

                  他頓了幾秒,說了句好,然后就把空調溫度調低了,嘀嘀嘀嘀響了好幾聲。這天氣才入春啊大哥……

                  于是作死的我就被凍得睡不著了,又不敢吭聲,就使勁往被子里縮,往枕頭里縮,最后聽見旁邊的他嘆了一口氣。

                  算了,算了,我迅速挪過去把他抱緊:“你也沒睡著?你冷是不是?不怕,我抱著你!”

                  他不說話,伸出手去拿了遙控器,嘀嘀嘀嘀幾聲,溫度又上去了。

                  然后,沉默啊沉默……

                  我只能再次主動開口:“你剛剛沒睡著在想什么呢?”

                  “想著這次一定要忍住給你個教訓!”

                  嗯,語氣十分確定是兇巴巴的。

                  “那,結果呢?”

                  “結果不是顯而易見嗎,沒忍住。”

                   

                  11

                  某天我們家的車限號,我只能跟先生打車去參加聚會,結束的時候,已經差不多十點半了,路過的公交車上一個人也沒有,我一時興起拉著他沖上去。

                  車子啟動后,他一直扭頭看我,我莫名其妙:“你看我干嗎?”

                  他突然笑了一下,側臉在一閃而過的街燈中或明或暗,看不太真切。

                  一眨眼的工夫,他突然低頭親下來。

                  我瞬間僵住。

                  他絕對不是在外面會放肆親密的人。

                  我倆看電影沒親過,逛漫展沒親過,泡溫泉也沒親過。

                  “你還記得我們剛在一起的時候……”他問我,手指還停在我的耳后,有意無意地摩挲。

                  “有一次我們去你們學校做辦講座,你正好要回家,而老蔣要搭我的車,你不好意思,我就讓老蔣把車開走,我跟你坐公交車回去的。”

                  老蔣是先生的同事兼好友。

                  我順著他的思路認真回憶,然而實在過去太久了,腦子亂成一團。

                  “那天你感冒了,一上車就縮成一團睡了。我坐在旁邊,看了你一路。那天我就特別想這么做,可是當時我連給你披一件外套的勇氣都沒有。”

                  他好像并不在意我是否記得,自顧自地往下講,聲音有一半被夜風吹散,跟他的臉一樣,讓人著迷。

                  “我知道,你當時特別不適應我的存在,不適應我們之間的關系。秦歡,那是我第一次后悔去美國。我問自己,那么多年,我都錯過了些什么啊,我差一點就找不到你了。”

                  我抬起胳膊抱住他,卻說不出一句安慰他的話。

                  他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這么脆弱的神情,我深感無措和無力。

                  “秦歡,我對你的感情不是補償,甚至不是習慣,而是我最早最重要的計劃,時長是一輩子。”

                  他親了親我的耳朵,似乎是為了讓我聽清,特意放慢了語速。

                   

                  12

                  午覺醒來,發現本應該在書房的先生竟然坐在床邊。驚訝過后,自然是開心的,我伸了伸懶腰,故意碰到他的肩膀。

                  他扭頭,見我醒了,笑著把腿上的電腦放在床頭柜上,轉身握住我的一只手腕,瞇了瞇眼:“簟文生玉腕,香汗浸紅紗。”

                  “……”

                  看吧,這個人就是這樣。不背兩句詩好像別人不知道他讀過書似的。

                  我剛想翻個身不理他,沒想到他動作更快,一個俯身,兩只手臂撐在我的肩膀上,恰到好處地把我困住。

                  接著開始咬我耳朵:“夫婿恒相伴,莫誤是倡家。”

                  “夫婿恒相伴?”

                  “嗯,夫婿恒相伴。”



                  -end-


                  精彩內容請看后續

                  討論連載內容更有機會獲得贈書哦~

                  連載次日榜榜會在留言中公布獲獎粉絲


                  推薦
                  福建省彩票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