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h8lq"><tr id="oh8lq"></tr></div>
              1. <dd id="oh8lq"></dd>

                  老狼、高曉松、水木年華……懷念中國音樂最偉大的校園民謠時代

                  加零姐 加零姐

                  點擊上方藍字“加零姐”關注,歡迎把文章分享朋友圈

                  《加零姐(jialingjie6)原創內容禁止未經許可的轉載,轉載及合作請郵件[email protected]聯系。歡迎把文章分享至朋友圈》

                  這兩年民謠越來越大眾,越來越紅,可惜,好像,沒有越來越好……


                  當然,走紅的民謠歌手中,不乏一些人很優秀。他們將民謠帶給了普羅大眾,但提到民謠,姑娘、遠方、翅膀、新娘、彷徨、迷茫,還有大理、成都和麗江,大家的腦海里基本逃不出這些“文藝”的詞兒。


                  民謠并不是這個時代的產物,相信在很多70、80后生人的青春記憶里都有那樣一首《一生有你》、一首《同桌的你》、一首《白樺樹》……但90后、00后沒有經歷校園民謠的黃金時代,這代人成長起來的時候,校園民謠已經式微了。


                  沒有詩句、沒有遠方,請允許我們一起懷念中國音樂最純粹而偉大的校園民謠時代,那些刻在我們青春記憶里的名字,水木年華、老狼、高曉松、葉蓓、樸樹……



                  老狼:彪悍勇敢又簡單溫暖,他是詩和遠方




                  老狼在70后、80后人眼里,是青春歲月的標簽、是校園愛情的代言人,在那個“彪悍勇敢又簡單溫暖”的年代,老狼的歌聲總充斥著“詩和遠方”的理想。


                  1990年老狼和高曉松第一次見面,他以“比崔健還高三度的嗓音”征服了高曉松,成為了“青銅器”樂隊的主唱。再然后,畢業晚會上,二人合力的一首《同桌的你》火遍了整個中國。


                  老狼的歌聲永遠溫暖純真,鋼琴聲如流水,令所有聽眾的心都沉浸在往事中,漂浮無依。似乎再也沒有那樣的一首歌,能在它響起第一個音符的時候永遠充滿著過去的回憶,關于青春的散場以及時光的不往復。


                  談到青春,老狼說,“我們曾經年輕過、純潔過,經歷了風風雨雨,現在覺得,老了也挺好。”


                  從1989年開始玩樂隊至今,28年過去了,他從校園歌手變為貼心奶爸,青春的懵懂和朦朧漸漸從他身上褪去,成熟的思考和對人生的理解,越來越多地融入到老狼的生活和作品中。



                  高曉松:路走了四十四年,方向卻不止一邊




                  而提到老狼,人們就會想到高曉松。


                  高曉松很大程度上是一個青春符號,你再也找不出把青春寫的如此唯美而且憂傷的人了,他的歌詞里都是"山坡"、“青草”、“姑娘“,他的《戀戀風塵》、《青春無悔》、《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鋪的兄弟》等描寫校園的歌曲,仿佛揉碎了時光放在里面。


                  那些作品陽光、溫柔、有一種苦澀的甜蜜,充滿了青春易逝的脆弱和令人心悸的美麗,即便現在拿出來聽,都感覺的到一股上世紀80、90年代的風情。


                  現如今,他寫書,參加綜藝和各類演講,如果看過高曉松在各個節目講述“白衣飄飄的年代”,便會發現他當年彈琴寫歌,似乎都是為了追求姑娘。他的表達,更像是一場盛大的荷爾蒙抒情,而不是藝術家對作品的執著。


                  就像他在《曉說》開篇說道:路走了四十四年,方向卻不止一邊。行裝偏愛黑色,內心卻仍是此間少年。即使那個校園民謠的時代已經過去,高曉松也不再是現代音樂的一份子,但他的青春與內心的悸動,永遠留在歌聲里。



                  葉蓓:那個唱《紅蜻蜓》的小姑娘擁有了自己的生活




                  葉蓓,校園民謠時代的女神,被老狼、高曉松、許巍疼愛的小妹妹,唱了《紅蜻蜓》、《回聲》、《白衣飄飄的年代》等無數膾炙人口的經典作品。


                  而從2008年開始,葉蓓卻選擇回歸生活,她說:“那種以藝人身份為主的工作,突然讓我覺得不是很真實。那種生活,好像跟上街買菜、做飯、看電影的日常有一些遙遠,所以就覺得失去了一些挺重要的樸實,有點可惜。”


                  于是,葉蓓真的過上了她心中真正的生活。只是偶然她會在微博曬出曾經那段歲月,那段有音樂的日子。



                   樸樹:做不出自己滿意的音樂沒勁 




                  一臉胡茬的文青模樣,說的大概就是樸樹吧,2004年,憑借專輯《生如夏花》,獲得了幾乎所有的華語音樂獎項,紅遍大江南北。少年成名,臉上卻不見絲毫傲氣,十年如一日的滄桑和深沉。


                  他把他的傲氣,他的桀驁不馴全部獻給對音樂的堅持,成名后的他選擇沉寂,漸漸淡出,少有動態,樸樹說做不出來自己滿意的音樂沒勁,把心沉下來才能做出好音樂。


                  前年樸樹上了《跨界歌王》節目,他在節目上很認真的說因為籌備新專輯拍MV很需要錢,聽到這話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之唏噓不已。



                  水木年華:一生有你,一生有音樂夢




                  “多少人曾愛慕你年輕時的容顏,可是誰能承受歲月無情的變遷”,正如水木年華《一生有你》中的歌詞一樣,沒有人能承受歲月的變遷,而音樂可以,現在聽水木年華的歌,還是有種打從心底的滿足感,他們的歌仿佛自帶魔力,緩緩地唱進你的心里,像一壇陳釀歷久彌新。直到如今,他們也依然是國民心中最受歡迎的組合之一。


                  不少人會問水木年華這些年到底在干什么?為什么感覺消失在大眾的視野中了?其實這倆人做的事情是真不少,就是有點低調得過分了,盧庚戌這些年努力嘗試用電影傳遞音樂理念,2014年他執導了一部青春電影《怒放之青春再見》,口碑很好,可惜音樂人的世界里少有“炒作”的字眼,所以電影被埋沒了。


                  而繆杰這些年一直做公益,他花了近三年的時間,打造了一個助農團隊,建立了一個體系健全的助農平臺,前后幫助了全國幾十個縣鄉的困難戶度過難關。不僅如此,繆杰還親自走進許多貧困地區,為助農志愿者們創作助農歌曲,還拿出100萬解決紅棗滯銷的問題。


                  在這個有些浮躁的音樂快餐時代,他們似乎一點都不擔心自己會被時代遺忘,大概是因為他們的音樂夢想燙的發亮,只要會發光,終究會讓大家看到吧。


                  據悉水木年華在年底即將舉辦他們的“一生有你”演唱會,不知道是否會有一大波人會去為青春、為情懷、為音樂買單嗎?


                  今天,有人覺得民謠變好聽了,有人覺得民謠不小眾了,也有人覺得民謠變成了年輕人無病呻吟的發泄,我們發現過去的這些年,民謠越來越新潮,人們覺得這些新一代的民謠歌手擁有拯救音樂的洪荒之力,然而,翻遍樂庫,好聽的還是就那么幾首。


                  我們聽著《同桌的你》從稚嫩到青蔥,我們聽著《一生有你》從青春邁向成熟,這些歌曲既是音樂作品,又是詩作,是散文,是情書,是青春年華里的無效信,是崢嶸歲月里的詠嘆調,水木年華、老狼、高曉松……他們創作的樂曲有太多濃烈的生命情懷和感情傾瀉,讓我們每每聽聞,想起的都是載著歡聲笑語的歲月,盡管那些歲月已經過去,曾經的風景不在,陪在你身邊的人亦不在,可他們的歌聲留給我們的永遠明媚而簡單。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來了又還,可知一生有這些歌曲陪在你身邊,懷念水木年華、老狼、高曉松、樸樹、葉蓓……懷念中國音樂最偉大的校園民謠時代,那個時代最熠熠生輝的歌手們,你們聽到了嗎?聽到請回答!

                  點擊下方藍字,查看近期熱文。
                  什么?文章和包貝爾拐跑郭京飛組成“三賤客”,TF老boys真的解散了?

                  《中國新說唱》這次舞臺在大學?愛奇藝Real沒什么不敢玩的!
                  果然是“名導收割機”!《我就是演員》里她一個動作就讓許鞍華贊嘆
                  從青澀校園到未來電音,汪蘇瀧的音樂進化就是不克制的兇猛!
                  喜提雅漾代言的你們“現”男友,為質感演員代言也完全OK!
                  推薦
                  福建省彩票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