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h8lq"><tr id="oh8lq"></tr></div>
              1. <dd id="oh8lq"></dd>

                  還有一起?冰釋前嫌的不止強奸案,還有故意殺人案!嫌疑人只判了……

                  新浪新聞 新浪新聞

                  一名16歲的初二學生強奸了17歲的女生

                  檢察院介入調解

                  雙方居然“冰釋前嫌”

                  男生家長還給檢察院送來了錦旗

                  同一檢察院還曾促成高中生故意殺人案和解

                  最終嫌疑人緩刑三年……


                  近幾日,河南省平頂山市魯山縣人民檢察院通過官方微博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是《魯山一初中生一時沖動犯錯 檢察官介入下雙方冰釋前嫌》。



                  但細讀文章就會發現,這個案件恐怕不僅不宜“冰釋前嫌”,反而是讓人感到冰冷刺骨:這是一起強奸未成年少女案件。


                  初二學生強奸少女

                  經檢察院調解賠償萬和解,家人送錦旗


                  魯山縣人民檢察院的文章說,小趙今年16歲,是魯山縣某中學初二學生。暑假里,小趙和17歲女孩小花強行發生了性關系。724號,魯山縣人民檢察院作出批準逮捕的決定。


                  根據文章,承辦案件的檢察官韓昊要“最大限度的關注未成年嫌疑人的成長”,深入了解小趙的家庭成長環境,對小趙進行心理疏導。小趙寫下悔過書和致歉信,希望能夠得到被害人小花的諒解,也希望自己能夠早日回到學校繼續上學。


                  于是,辦案檢察官將雙方的父母叫到一起,聯系當地調解委員會對雙方進行和解,“一切都以有利于孩子的成長為先”。最終,雙方父母“冰釋前嫌”,自愿簽訂了和解協議書,小趙家長賠償了小花父母8萬元。


                  文章原文


                  同一檢察院還曾促成高中生故意殺人案和解

                  嫌疑人緩刑三年轉學



                  無獨有偶,魯山檢察在今年3月發布了一則喜報,稱“選送的李某某故意殺人案入選全省未檢十大精品案件”。該案系因校園欺凌引發的故意殺人案件。魯山檢察在辦理該案時,積極促成雙方當事人和解,經協調將嫌疑人轉入另一所高中就讀,并提出緩刑的量刑建議,法院最終判處被告人李某某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



                  強奸案嫌疑人已回學校上課

                  被害人小花染上傳染性疾病 


                  魯山縣人民檢察院的檢察官趕在9月初開學之前,將小趙的強制措施由逮捕變更為取保候審,小趙得以在開學時回到了學校。小趙的母親給檢察院送來了錦旗,上書“執法為民、盡職盡責、情系少年、傾心相助”。


                  據早前平頂山市檢察院消息,受害人小花因為這次侵害染上了傳染性疾病,急需治療。在魯山檢察院的這篇文章里,小花“狀態平穩,成績也比較穩定,更是說出我想讓小趙當面向我道歉


                  是不是和稀泥?

                  檢察機關:正在調查


                  文章發表后,迅速被網友大量轉載,網友質疑集中在:強奸未成年少女,這種刑事案件是不是和稀泥?檢察院有沒有調解權力?這是否起到不好的示范效應?


                  針對以上質疑,昨天晚上,有記者多次撥打文章作者的電話,一直是接通但無人接聽的狀態。


                  平頂山市人民檢察院宣傳處負責人則回復稱,已經注意到這個輿情,正在調查。


                  文章可能來源于檢察好故事征集評選


                  有網友猜測,這篇跟公眾的常識明顯相左的文章,可能來源于正在開展的2018年全河南省檢察機關“河南檢察好故事”征集評選活動。該活動征集作品體裁包括新媒體體裁和傳統媒體體裁,要求故事能夠準確生動地反映本地區檢察工作亮點和成效。


                  這篇文章、乃至這個案子是不是為迎合這個活動“邀功請賞”的后果?昨天晚上,有記者多次嘗試聯系河南省檢察院,電話長期處于“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的狀態。


                  資深刑事律師:

                  強奸不能“和解”檢察院程序違規


                  資深刑事律師劉昌松明確表示,刑事和解不適用于強奸這種嚴重的刑事案件,何況還是強奸未成年人這種性質尤其惡劣的案例。


                  劉昌松指出,刑事和解只適用兩類案件:一類案件是民間糾紛。強奸罪是一個很重的罪,是不能適用和解的。第二類可以和解的,就是過失犯罪,強奸案很明顯是典型的故意犯罪。按照這兩類來看,這個案子肯定不能放到這里去的。


                  劉昌松同時指出,魯山縣人民檢察院的調解程序也存在嚴重錯誤。法律規定檢察官在刑事和解里面直接扮演一個主持者、擔任一個和解協議的制作者,而不是說把它交給一個人民調解委員會這么一個調解機構,由他們去做。“檢察官在旁邊成為看客了,那就不對了。”


                  劉昌松律師也指出,公眾對檢察院發布的這一信息可能也有誤讀,認為刑事和解就是刑事結案方式了。雖然目前沒有獲得檢察院方面的解釋,但是按照法律程序,應該并不是這樣。


                  他注意到,這個案子檢察院最后是把逮捕的強制措施變更成了取保候審,這個案子就并沒有完。它只是為后面的從寬處罰奠定了一個基礎。


                  劉昌松律師認為,本案最終很可能先作出附條件不起訴,待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小趙在考驗期經受住了考驗,就會作出不起訴決定,這是對未成年犯的一種特殊結案程序。


                  一起未成年人被強奸的案件

                  這樣的處理是否真的合情合理?

                  相信檢察機關能給出解釋,打消輿論的疑惑。


                  來源:中國之聲,魯山檢察

                  更多新聞


                  ●高鐵霸座一家三口大聚齊,法律要在保護巨嬰的路上越走越遠嗎?

                  ●男子持斧入室砍人被反打致死,法院:反打者防衛過當

                  ●霸座男&霸座女,網友:在一起……

                  ●請8個人吃一頓飯花了40萬!誰這么有錢?

                  推薦
                  福建省彩票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