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h8lq"><tr id="oh8lq"></tr></div>
              1. <dd id="oh8lq"></dd>

                  大廠男孩、梅溪湖36子,粉絲代稱與錄制地結合,折射怎樣的行業現象?

                  娛樂新觀察 娛樂新觀察


                  導  語

                  馬欄山坡姐、梅溪湖36子、大廠男孩、大島男孩……近年來,隨著電視平臺和視頻平臺綜藝節目版圖逐步擴大、粉絲力量與日俱增,節目錄制地點延伸出了新的時代寓意。



                  作者| 岸芷

                  來源| 清娛

                   

                  3月5日,《創造營2019》官博發布宿舍圖片,上下鋪形式的高低床、雙排洗手池,這樣硬核的宿舍形態調侃是“富養女窮養兒”。隨后#創2宿舍是軍訓大通鋪#、#創1創2宿舍對比#、#創2是選真正男子漢嗎#等話題相繼上了熱搜,引發網友大量討論。

                    


                  據相關路透稱,《創造營2019》目前已在青島東方影都星光島上開啟封閉式訓練,“沒有淘汰制,靠票數公演,不能公演的去軍訓拉練,每天跑星光島一圈”,參與節目的練習生們也因此被稱為“大島男孩”。這也是繼大廠男孩、梅溪湖36子之后,又一與錄制地點結合衍生的綜藝節目團體名稱。


                   

                  近年來,隨著電視平臺和視頻平臺綜藝節目版圖逐步擴大,節目錄制地點延伸出了新的時代寓意。從某種意義來而言,綜藝節目的出圈不僅僅是有利于收視率、話題度以及帶貨能力,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錄制地區的品牌建設。 

                    


                   馬欄山的出圈

                  觸發節目錄制地點網紅化的

                  “羊群效應”



                  綜藝節目與地名相結合的鼻祖,當屬將“馬欄山”揚名四海的《快樂大本營》。 因主持人謝娜在湖南電視臺《快樂大本營》欄目中的臺詞“我是馬欄山、馬欄坡、馬欄鎮、馬欄村的馬小姐”而讓馬欄山這一地理名稱廣為人知。此后,馬欄山也成為了《快樂大本營》在節目環節當中的一大特色元素,諸如,馬欄山運動會、馬欄山演唱會、馬欄山F4、馬欄山健身房等等趣味性的主題名稱,讓“馬欄山”這一地名深入人心,成為湖南衛視的一大地標。

                   

                  近年來,憑借著地緣優勢,“馬欄山”逐步從《快樂大本營》滲透到其他節目里,不僅是在節目中“口口相傳”,更是以場景或者節目元素融合到內容當中。近期播出的《女兒們的戀愛》中,杜海濤在馬欄山的一家超市購物,被稱為“馬欄山節儉男孩”,除此之外,在此前的《年味有FUN》中,杜海濤和主持人在馬欄山的粉店吃粉展現湖南文化。《我是大偵探》第一期的故事背景則是架空在馬欄沙漠,可以說,“馬欄山”元素是湖南廣電、芒果TV 以及旗下藝人的一大標志。


                   

                  而如今,馬欄山的名頭不僅僅局限于綜藝節目當中。2018年6月25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正式批復同意在湖南省設立中國(長沙)馬欄山視頻文創產業園,從2018年至2022年,湖南省政府、長沙市政府決定分別每年投入5億元,共計50億元,納入財政預算。爭取用3年時間將馬欄山文創園打造為活力盎然的園區、精明增長的園區、綠色生態的園區、產業高端的園區、成就夢想的園區“五個園區”建設,“北有中關村,南有馬欄山”這句話也成為了傳媒界廣為流傳的口號。從一個百變的“綜藝梗”到國家級廣電產業園的坐落地,“馬欄山”迎來了它的高光時刻。

                   


                  “馬欄山”的紅火引發了“羊群效應”,部分綜藝也在嘗試讓錄制地名成為節目的標志符號,甚至還引申到了粉絲文化當中。筆者根據這一現象,深入分析綜藝節目對錄制地點的綜合拉動效應。 

                   


                   與飯圈文化相融

                  形成鮮明的品牌拉動效應


                   

                  近年來,隨著綜藝節目體量的增大,電視臺傳統的攝影棚場地面積已然滿足不了錄制需求。節目制作團隊開始“走出去”策略,尋找合適的錄制地點。比如,一向都在長沙本地錄制棚內節目的湖南衛視在制作《幻樂之城》之時,也去到了千里之外的無錫。此后,《高能玩家》《演員的品格》《智造將來》《以團之名》陸續而來,坐實了“無錫綜藝錄制根據地”之名。


                   

                  隨著節目的走紅,節目錄制地點也成功出圈成為了粉絲們的“打卡地”,還將其融入了飯圈文化。湖南衛視近期收官的《聲入人心》因在長沙梅溪湖國際藝術文化中心錄制,參與節目的36名演唱者被合稱為“梅溪湖36子”,女粉絲們則自稱“梅溪湖女孩”,在春節期間,不少到長沙旅游的“梅溪湖女孩”們在微博上分享打卡經歷,讓梅溪湖繼馬欄山之后成為湖南長沙又一座綜藝地標勝地。


                   

                  無獨有偶, 《偶像練習生》第一季因在廊坊市大廠回族自治縣錄制,粉絲們則自稱“大廠女孩”。在“大廠女孩”們的眼中,大廠不僅僅是一地名,甚至還有“造星工廠”之意,故而網友對練習生們的別稱為“大廠男孩”,而這些男孩們在其他綜藝節目中也會提及大廠,甚至在給餐廳菜品定價時,還會以大廠的價格作為參考。

                   

                  飯圈文化中融合地名元素,頗有幾分武俠小說中占山為王之感,比如《射雕英雄傳》中桃花島主黃老邪,《倚天屠龍記》中峨嵋派和武當派等等,不過,目前大廠男孩和梅溪湖36子派別之間尚無紛爭。梅溪湖36子、大廠男孩在節目結束之后,都自帶長尾效應。《偶像練習生》結束之后,大廠男孩們升級為“出廠男孩”真正深入娛樂圈鍛煉。而《聲入人心》之后,“梅溪湖36子”又裂變為阿龍川菜館、云次方、深呼晰等。


                   

                  當錄制地點融入飯圈文化,也就是意味著與明星、粉絲長久捆綁,曝光度大大增加,并隨著網絡話題發酵,從飯圈名詞逐步出圈為大眾所知,形成地區品牌印象,一方面有利于當地影視基地的發展,另一方面也為當地旅游業務的開發沉淀人氣和口碑,這也是坐享了粉絲經濟的一番紅利。

                   

                   

                   粉絲經濟效應之下

                  對當地旅游經濟具有拉動效應


                   

                  根據CBNData《報告》顯示,基于個人興趣的旅游形式日趨流行,以探索美食、藝術人文為目的的旅行占據興趣旅行的主導;相比之下,90后、95后年輕人在影視綜藝IP游、追星游的偏好顯著。實地探訪熱門影視劇、綜藝節目的取景地成為青年用戶旅游新潮流。



                  如今綜藝節目對地區知名度的拉動作用,已然從室外真人秀擴大到了棚內節目。此次《創造101》第二季的錄制地點一經曝光,就有網友開始對其周邊酒店交通設施進行考察,制作錄制現場追星攻略,聯動當地旅游景點同步曝光,對于星光島知名度的增長是具有巨大的意義。

                   

                  確實,綜藝節目的火熱催熱了一大批的旅游景點。早年間,《爸爸去哪兒》讓靈水村轉變而成游人如織的網紅村莊,也讓當年赴新西蘭的中國游客量比同期增長了27%,讓長隆動物園成為了眾多綜藝節目、影視劇集的取景地;而因《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這一劇集的播出,讓橫店影視城的拍攝盛府和寧遠侯府的原址成為游客們打卡的景點。


                    

                  由此可見,除卻節目本身的商業價值,其后續的社會影響力以及飯圈文化的長尾效應對地區宣傳和經濟拉動發展上存在一定的正向價值。但值得注意的是,被開發的新型影視基地能夠借助綜藝節目的傳播力度、粉絲經濟擴大本地旅游資源的知名度,尋找新的經濟開發點,但也應立足長遠,遵守行業規則,合理開發周邊旅游潛能,切莫讓“東北雪鄉事件”重蹈覆轍。



                  推薦
                  福建省彩票31选7走势图